風陵渡> 修真小說> 六渡之逆斬蒼穹> 第六百九十四章 好生之德
    楊宇將西華玉婷等人的態度看在眼裏,麵上不由閃過一抹微慍,繼而喃喃自語了一聲後轉身便欲離去。

    他的話語聲並不高,但在如今這種壓抑到極點的環境之下卻是顯得格外的突兀,以至於所有人都是將之聽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楊道友留步!”

    “楊先生留步!”

    在場的沒有一個是蠢笨之人,尤其是作為兩方大勢力年輕一輩中的絕頂天驕,西華玉婷與賴天彪更是人中的尖子,一聽楊宇這般言語哪裏還不明白對方的意思?所以立刻一改之前的態度,連聲挽留起來。

    “何事?”楊宇聞言緩緩地停下了腳步,卻是並未回頭,隻不過嘴角卻是微不可察的向上翹了翹。

    西華玉婷與賴天彪見楊宇沒有繼續離去,心中的大石方才放下了一些。通過這短暫的工夫,他們已然想明白了一些事情,不由暗罵自己之前真的是被那鬼煞陰厲迪給氣昏了頭了。

    對方這人雖然看似年輕,且修為也隻有固丹境巔峰的樣子,但他能夠隨同梁仌等人一路闖進雷王寶藏,且還在這個時間段出現在他們的麵前,又豈能是易於之輩?

    更何況此人之前現身的方式委實是詭異之極,就算是有著興海境修為的他們也都是未能提前察覺到絲毫,由此可見此人的實力絕對不會遜色於他們這裏的任何一人。

    在想明白了這些之後,他們二人的背脊不由一片冰涼,連忙掙紮著起身後向著後者深深一躬道:“在下等人有眼無珠怠慢了高人,還請先生恕罪!”

    “還請先生恕罪!”其餘眾人見兩位首領如此言行,如何還能看不出深淺,連忙齊齊跪伏於地大聲哀求。

    楊宇見狀這才緩緩的轉過身來,麵色淡然的看向眾人道:“罷了。楊某不過一介小修,遠遠談不上什麽高人,不過對付區區屍毒自信還是有著一些手段的。”

    他這話相當的真接,並沒有繞任何的彎子。而他之所以會如此行事也是深知此際時間緊迫,並不想將寶貴的時間浪費在彼此的勾心鬥角之上。

    西華玉婷等人見楊宇如此開門見山,自然是心中大喜,連忙再次深施一禮道:“還請先生救救我等性命!”

    “也罷,蒼天有好生之德,既然機緣巧合之下碰到了此事,楊某也不好袖手旁觀,便救助你們一次吧!”楊宇也不多說廢話,伸手自儲物袋內取出了一個人頭大小的透明珠子,托著來到了西華玉婷麵前。

    “按住此球,盤膝運功。”楊宇言簡意賅的說明了要求。

    西華玉婷何等的聰明,哪裏還不明白楊宇的意思,連忙就地盤坐下來,並抬起一隻左手抵在了那巨大的珠子之上。

    而就在她的手掌與珠子接觸的一瞬,原本精瑩透明的珠子中立刻便是多出了一條細細的黑線,顯然便是其體內的屍毒了。

    眼見孽龍珠果然有效,楊宇也是心頭一鬆。此寶他之前送給了玉柔兒,後者死後他雖將其取了回來但卻一直沒有用過,如今若非是時間緊急他還真的是有些舍不得拿出來呢。

    眼見孽龍珠內的黑線逐漸加粗加長,並最終相互纏繞變成了一小團黑霧不再增加後,楊宇明白這西華玉婷體內的屍毒已然是被盡數吸出了,這才收珠起身。

    “多謝先生活命之恩!”西華玉婷亦是適時的睜開了雙眼,感激的看向了楊宇。

    “運功調息片刻,當可無礙。”楊宇淡然的叮囑了一聲,便是帶著珠子來到了賴天彪的身旁,“該你了。”

    賴天彪早就注意著楊宇二人療毒的過程,一見後者走近連忙學著西華玉婷的樣子將手抵在了孽龍珠之上。

    如此楊宇接連出手,大約用了一柱香的時間終於是將此地將近二十人的屍毒全部解除幹淨,而他自己手中也已是多出了八粒指肚大小的屍毒丹。

    在做完了這些之後,楊宇終於是長長的出了一口氣,堂而皇之的受了眾人一番謝意之後便欲揚長而去。隻是還未等他離去,西華玉婷與賴天彪便是相互對視一眼後緊行幾步將他攔了下來。

    “先生一人上路難免孤單,遇到瑣碎之事亦是難免分身乏術。在下等人受先生活命大恩,如今無以為報,願隨之左右以效全馬之勞!”西華玉婷笑道。

    “是呀,受人點水之恩,當以湧泉相報。咱們受了楊先生這麽大的恩惠,自然是要為您做點什麽!”賴天彪生就一副虎軀,看似粗魯實則粗中有細,連忙也是表態道,“另外,在進入寶藏的五方勢力之中雷靈宗勢力最強,鬼王穀行事詭異、未測高深,咱們三方若是再各自為戰的話,別說獲得什麽機緣了,隻怕遲早會被他們吃的一幹二淨啊!”

    楊宇見二人這般表態,心中亦是不由暗自歡喜。他雖然不是十惡不赦的壞人,卻也並非什麽爛好人。之所以會出手救下這些人,無非也是為自己奪取寶藏中的機緣增加一些砝碼而已。如今這些人既然願意主動跟隨,他自然也是樂見其成了。

    “二位道友言之有理,那楊某便隨眾位同行一段。至於賴兄所言的聯盟之事,在下則需與梁大首領商議之後才能給予準確回複!”

    “如此甚好,那咱們就盡快上路吧!”見楊宇同意一起上路,無論是西華玉婷還是賴天彪都是喜出望外,連忙召集人手簇擁著前者一同進入了神雷宮的大殿。

    在進入了神雷宮之後,楊宇表麵上雖然與眾人談笑風生,但實則卻是小心萬分。因為在踏入大殿的那一刻起,他之前所感應到的那份潛在的危機感便是再次襲來。

    不過事到如今,他也不可能因為畏懼而有所退卻,隻能提高警惕的走一步看一步了。

    如此眾人一路小心地潛行,沿途見到不少的殘破幹屍,想來應該是被之前進入之人所殺的了。而至於這些幹屍所守護的寶物,他們則也是一件也未看到。

    由於沒有受到幹屍的阻撓,他們前行的速度也是並不太慢,約麽隻是小半個時辰的工夫,便是遙遙望見前方一大片銀光,以及在那銀光之前激烈大戰的上百道人影。

    “看來咱們來的還並不算太晚呢!”在見到那些人之後,楊宇的麵上不由閃過一絲笑意,繼而向著身旁的西華玉婷以及賴天彪道。

    “是呀,看來這些守衛的幹屍倒也並非是一無是處呢!”西華玉婷抿嘴一笑道。顯然能夠在這裏追上之前進入之人,她也是十分的歡喜。

    賴天彪聞言哈哈大笑兩聲道:“好,既然趕上啦那便過去看看,這一次可不能讓那兩個王八蛋再搶了先!”

    眾人自然明白他口中所罵的那兩個人是誰,所以再次看向前方的人群時,目中不免多出了濃鬱的恨意。

    眾人加快腳步,時間不長便是來到了那戰場的附近,隨後便是見到梁仌大首領長劍一揮之下斬下了最後一具金甲幹屍的頭顱。

    “哈哈哈,梁大首領真是好手段呀,駐守此地的二十具金甲幹屍隻怕有三成都是毀在你的手上吧!”雷無涯隨手收起了一把烏黑的鐵劍,捏須長笑道。

    “雷前輩過譽了,若論修為高深,梁某又豈能與您老相比呀!哈哈哈……”梁仌收劍而立,身周澎湃的氣勢也是隨之收斂,繼而豪爽的笑道。

    不過下一刻他的笑聲卻是嘎然而止,隨後虎目之中無法抑製的泛起了奇異的色彩,立刻大踏步的向著人群之外奔了過去。

    “楊賢弟,我就知道你一定會沒事的!”

    眾人見狀皆是不由一怔,隨後齊齊的向著梁仌走去的方向望了過去,旋即便是見到一群衣著不同之人正簇擁著一個俊逸的年輕人向著他們走了過來。

    “婷兒!”

    “天彪!”

    “楊兄弟,當真是你!”

    在見到來人之後,煉妖洞的西華鐵梅與胡爾魔牙傭兵團的大首領魔牙子也都是為之一喜。但與他們相比,更為驚喜的卻是顧家豹等四位仌劍傭兵團之人。

    他們可是親眼見到楊宇被關在了五行神雷宮的大門之外,如今卻是在這裏再次見到了後者,這如何能不令他們又驚又喜。

    楊宇再次見到梁仌等人自然也是心中大喜,旋即緊行幾步甩開身旁的西華玉婷等人後迎上了對麵大步走來的梁仌。

    梁仌上下仔細的打量了楊宇幾眼,見後者並未有什麽明顯的傷勢後才長長地吐出了一口氣道:“幸好沒事,否則老哥我還真是要後悔死了!”

    楊宇聞言心中一暖,連忙躬身一禮道:“小弟一時魯莽,讓梁大哥擔心了!”

    “無妨,無妨。隻要賢弟無恙,其他一切都是不在話下呀!哈哈哈……”梁仌大笑連連,顯然對於楊宇的回歸十分的高興。

    而就在此際,顧家豹幾人也是快速的趕了過來,團團將楊宇圍在中央籲長問短,喜悅之色溢於言表。

    在場其餘之人將此情此景看在眼中,麵上皆是不由閃過一絲詫異之色。對於楊宇他們並沒有多少認知,原本以為他隻不過是仌劍傭兵團僥幸活下來的一個小卒而已。可如今以梁仌等人對其展現出的態度來看,此人在團裏的身份恐怕並不一般。

    除了對於楊宇身份的詫異之外,眾人對於西華玉婷、賴天彪一幹人等的一同出現也是抱有極大的興趣。尤其是陰厲迪與範瀟二人在看向他們之時更是表現得極為的詫異。

    “嘿嘿嘿,沒想到還能再次見到諸位,本煞還真是意外的很呐!”陰曆迪向來猖狂,但這一次卻是真的有些吃驚了。

    他的獨門屍毒霸道絕倫,乃是他至為重要的殺手鐧之一,但凡中招者必死無疑、從無例外。豈料今日這些人卻是在中毒之後,再次活蹦亂跳的出現在他的麵前,豈能不叫他心中狂跳不已!

    “哼!有勞鬼煞惦記,閣下的照顧在下等人銘記於心,他日必將加倍奉還,還請閣下洗幹淨了脖子做好準備!”與陰厲迪的吃驚不同,西華玉婷等人看向前者的目光中則是充滿了憎恨,言語之間更是充滿了殺機。

    他們與前者往日無冤、近日無仇,卻是無端的受其迫害、險些身死道消,這等大仇怕是隻有不死不休了。

    隻是如今形勢特殊,雙方都有著長輩坐鎮,當場動手恐怕是多有不便,所以也隻能先說上幾句過場話痛快痛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