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陵渡> 修真小說> 吞噬神話> 第七百二十八章
    “咯咯,這小家夥兒真有趣,想必就是那所謂的色妖吧?”一位穿著粉色衣服的姑娘嬌笑道。

    聽了這話,那小金人卻是露出一副無奈的模樣,輕輕的搖搖頭,擺出一副高手寂寞的樣子,歎道:“本天才少爺不是你們口中的小、色、妖,我的名字叫做小龍人!”

    如果寧哲再此的話,便是徹底可以肯定這個小東西就是他的元神了。

    因為這小東西與寧哲交流的時候,便說自己的名字叫做小龍人。

    “小龍人,很可愛的名字嗎。哪有那些人說的那麽壞,咯咯…”

    一群***紛紛向著所謂的‘小龍人’圍來,嬌笑著對著他品頭論足。

    小龍人飛在眾女之中,倒是露出一副很享受的樣子。如果寧哲見到此狀,非得氣得吐血不可。

    想他一介高手,怎麽就會有如此不純潔的元神呢?

    其實,寧哲倒是忘了一點。那就是他身體中的龍族血脈。

    而龍族的天生習性便是好淫…

    碰!突然一聲響。

    就在小龍人得意洋洋之時,春風樓的大門卻是被一腳踢開,一群官兵衝了進來。

    隨著一群官兵的闖入,最後一名進入的那名手持法杖的中年男子便是當今的聖龍帝國國師柳天陽。

    “妖孽休逃!”國師柳天陽舉起法杖,便似巫師一般嗚嗚呀呀的念著咒語,跳著奇怪的舞蹈。

    那自稱為小龍人的元神不屑的看著柳天陽在那裏裝神弄鬼,咿咿呀呀的大叫著就飛了過去,伸出小腳就向柳天陽踹來。

    柳天陽看著小妖怪亂叫的飛來,露出不屑的笑容,不信他這小腳能將自己踹飛。

    “碰!”元神掄起旋風腿,一腳便將柳天陽踹出門外。

    那柳天陽打了幾個滾才停了下來,弄得鼻青臉腫。

    “沒點本事就別學人家巫族,丟人現眼。”元神小大人般的教訓著柳天陽,也沒了玩下去的興趣,便不高興的離開了這裏。

    而此時,不論是官兵還是那些女子,都是目瞪口呆的看著元神飄走。

    而這一次的事情被目擊者無限誇張散播,小龍人的威名在炎龍城已經無人不知了。

    “小龍人?”韓延鋒坐在客棧裏,旁邊坐著兩個常人看不見的靈魂體。聽著客棧中人正津津樂道的談論著關於小龍人的事情,韓延鋒與寧哲都覺得很是好笑。

    “哇,小龍人出現了。有家室的兄弟快帶著家室躲起來,還有,千萬別讓小龍人現十歲到四六十歲的女子,不然就慘了!”客棧外突然傳來一聲大叫,客棧中的女人便都嚇得驚慌失措,驚叫出聲,場麵一時陷入了混亂。

    聽著那人的喊聲,寧哲自己都覺得臉紅,十歲到四十歲…這元神還真是老少通吃!

    就在眾人慌亂之時,元神便一手拿著個饅頭,一手拿著一個烤雞,正吃的滿嘴流油,慢悠悠的飛進客棧之中。

    剛進客棧,就打了個飽嗝。看著元神進入,這些人都安靜了起來,一個個驚恐的看著這個小煞星。

    “咦,你們繼續你們的,都看著我幹嘛。咳,那個誰,怎麽還尿褲子了。哈哈,這妹子真不錯,來讓小爺親個…”聽著元神說出的一係列猥-瑣的話語,寧哲氣的靈魂直顫。

    這小東西,太不像話了!

    小龍人正調-戲著一個又一個的老少不一的女子,卻是隱約感覺到一股熟悉的氣息。

    小龍人左右看看,正好看到韓延鋒三人正怒視著他。小龍人小臉一紅,便灰溜溜的逃走了。

    “哼,你也知道臉紅?”寧哲的靈魂怒哼一聲,便追了出去。

    眾人莫名其妙的看著突然飛走的元神,但都是鬆了口氣,畢竟沒有這個小煞星的騷擾了。

    “哎呀,別追我啊。如今你我已經分離了啊,你是靈魂體,我是元神體,從今以後互不幹涉了啊。”元神一邊飛著一邊大嚷著,街上的人看著小龍人瘋似得一個人大吼大叫,都是不知所然。

    “你這個小東西,給我回來。你主人我還沒死透呢!”寧哲追逐著元神,哼道。

    “嗚嗚,再讓我玩會兒吧,等我玩夠了我就回去啦!”元神小臉一皺,可憐兮兮的說道。

    “少裝可憐,我不吃你這套!”寧哲笑了笑,便突然加快度將元神的小身子抓住。

    “哇,主人饒命!”元神大叫一聲,便妥協了。

    元神跟著寧哲回到客棧中,客棧裏的人見到這小煞星又回來便都不敢出聲。

    寧哲也是無語,元神做的事情實在太讓人氣憤了。

    將元神抓了回來,寧哲三人便離開了這裏。

    街上的人看見元神被韓延鋒帶走,並天降神狼帶著韓延鋒飛上天空。眾人皆是跪倒在地,大呼仙人降世收服了妖魔。

    回到仙山,鬼仙將寧哲的身體放入一座仙池之中浸泡著。

    寧哲的靈魂和元神都在一旁好奇的看著鬼仙施法。而韓延鋒在寧哲的囑咐下回到了妖族。

    鬼仙獨自為肉身施法,元神和靈魂也不敢說話打擾。

    就這樣三天時間過去,鬼仙才施法完畢。知道寧哲的疑惑,鬼仙便解釋道:“**已經沒有生機,所以我用這仙池的水注入體內一些仙氣。”

    “接下來,便是最重要的一步。你先回到**之中。”鬼仙對寧哲的靈魂說道。

    “恩。”寧哲點點頭,便跳進仙池進入**之內。

    忽然,寧哲睜開眼。想要離開仙池,卻是挪不動身體。

    鬼仙施法將寧哲的身體吸了過來,寧哲躺在地上,隻能眨著眼睛,連話都說不出口。

    見狀,元神竟然有些幸災樂禍,憋著笑身體不斷顫抖。

    “笑什麽笑,你這小家夥兒也給我進入本體裏麵去!”鬼仙看著那忍著笑的元神,冷哼道。

    元神不悅的撅著嘴,便不甘情願的射入了本體之中。

    但盡管如此,寧哲還是不能動彈。但他的身體卻是生了一些變化,當元神射入丹田之時。那已經停止的二十四顆星辰幻影便開始運行起來,其體內的真氣也在緩緩的恢複著。

    看著依舊不能動彈的寧哲,鬼仙說道:“雖然你體內的力量正緩緩恢複,但是卻沒有生機。因為你的靈魂充滿著死氣,隻有將你靈魂中的死氣煉化,你才算得上是真正的重生。”

    寧哲眨眨眼,仍然不能動彈也不能說話。

    “接下來便是重生的最後一步,也是對你最大的考驗。如果你挺不了這最後的一關,那麽便永遠不能獲得重生,成為天地間的孤魂野鬼不入輪回。”

    寧哲眨眨眼,算是回應了鬼仙。

    此時,鬼仙騎著飛天神狼帶著寧哲來到一座炎熱的仙山之中。

    這山雖然無火,但卻比下界的火焰山還要炎熱。進入山中,鬼仙對寧哲說道:“世間有許多奇火,而有一種火名為無生火。無生火無形無色,對於常人也無害處。但卻是可以焚燒靈魂。而接下來,我便會在這座奇火山中尋找無生火。隻有無生火才能除去你靈魂中的死氣,不過被無生火焚燒靈魂是極為痛苦的事情。雖然我可以保證你的靈魂不受傷害,但你也要忍住痛苦。不然你忍不住促使靈魂暈厥,那我也無力回天了。”

    寧哲眨眨眼,便被鬼仙帶入這片炎熱的大山中。

    鬼仙吸取著空氣中的無生火,收集一定的數量後便開始施法。

    隻見他手指輕彈間,一道無形之火便射在寧哲的身上。

    被無生火射中,寧哲卻跳了起來,這不是他刻意控製著身體,而是身體受不了那種疼痛。

    靈魂深處,寧哲挺著被烈火燃燒的痛苦,幾次欲要昏厥但卻堅持著挺了下來。

    此時,靈魂體上的幽然之氣正慢慢減少,這就意味著死氣慢慢消失。

    一天後,寧哲猛然睜開雙眼,雙眼中閃耀出兩團火焰。

    這兩團火焰便是被靈魂吸入的無生火,無生火被寧哲吸入之後便被他轉化為有形的化生火。

    化生火乃是無生火繁衍而出的火焰,這種火焰是靈魂體的克星。

    如果說無生火會令靈魂體產生撕裂般的疼痛,這化生火便可以直接毀滅靈魂!

    寧哲搓搓腳,揮舞著手臂,便露出喜悅的笑容,這一刻,他成功浴火重生。

    鬼仙看著寧哲順利重生,也是出乎了他的意料。

    他原本以為寧哲受不了無生火焚燒靈魂的痛苦,已經準備耗費自己的修為去修補他的靈魂,沒想到寧哲卻是堅強的挺了過來。

    “咳,不愧是張弛的後世,的確有著驚人的毅力。我的任務已經完成了,你我便在此處分別吧。”鬼仙笑著說道。

    寧哲對著鬼仙抱拳說道:“我寧哲會永記鬼仙前輩的再造之恩,將來必會回報。”

    鬼仙擺了擺手,笑道:“我不需要你報恩,隻要以後別來找我就好了。”

    “哈哈,鬼仙前輩保重!”寧哲笑了笑,便騎在飛天神狼身上向著遠處飛去。

    鬼仙看著寧哲離去,便也笑了一下身影一閃消失在這個地方。

    寧哲回到十萬裏山,來到了妖族勢力之中。當幾個與寧哲熟悉的妖王看到他回到這裏,竟是震驚的說不出話來。

    原來,韓延鋒害怕寧哲能夠複活的消息走漏出去被魔界之人知道,便沒有告訴任何人。

    星韻雖然也知道,但是她這些天一直呆在大牛的墳墓前並沒有與任何人交流。

    此時,寧哲正和千窮峰六大妖王講述著重生的經過,一道喜悅的聲音卻是傳了過來:“師弟!”

    寧哲看著韓延鋒歡笑著向著自己這邊走來,臉上露出一絲感動:“讓師兄擔心了。”

    “隻要你能夠安然重生我就會很開心了。”韓延鋒笑著說道。

    鐵大力看著這對師兄弟,笑道:“有我鐵大力在,到處都會有奇跡,死而複生!”

    “對啊,大力出奇跡嗎!”寧哲大笑道

    “哈哈…”對此,眾人也是相繼大笑起來。

    一番笑鬧之後,寧哲說道:“明日我便離開,諸位多保重。

    “哎,你這一走大家都有些不舍。這樣吧,大家今晚去我那裏,不醉不歸!”烈火王說道。

    深山,樹下,幾個人把酒暢談。

    深夜,瑟瑟成刺骨的寒。

    風嘶沙吟,狂吹亂舞,似雪的蒼白。

    蕭瑟的深山,寧哲等人聚在一顆參天古樹下,背著風,吃著烤肉,喝著烈酒,訴說著離別的話。

    然而,離別的前夕卻少了一個夥伴相聚。酒足飯飽之後,眾人便靠著古樹睡了起來。

    這一次寧哲的死訊被靈荼派知道,糊塗仙和韓延鋒也火速趕來,不過冰清不知道這個消息,是人們可以隱瞞。看著醉倒的眾人,寧哲輕輕一歎,悄悄的離開了這裏,來到遠處。

    寧哲望著那孤立的墳墓,看著依偎在墓前而睡的可憐女子,寧哲很是心酸。

    暮色成染,思緒成霜,如煙往事,宛如就在眼前。

    心事劃過指尖,蕩過風霜,輕敲記憶的音弦。

    歲月纖塵,陌上滄桑,絲絲縷縷細數留下的痕。深深淺淺,爬上額頭,續了滿頭華發,輕觸青澀的鬢角,便是滄桑的一抹。

    飲盡風霜,似酒般的苦澀。月光下墜,半掩遲暮下,那片淒清的冷。

    那抹瘦影,獨守孤寂的夜,空等那漫天煙沙散盡。

    日月變幻,仍舊守望到地老天荒的殘。

    夜,如水的寒涼,如煙的縹緲,更似清涼的秋,沾一指,便無眠。

    往日的回憶,如一指殘光,風過無痕。

    次日,寧哲帶著林蔭與韓延鋒和眾人離別。

    臨走前,林蔭與星韻說了些悄悄話。但是星韻卻沒有和他離去。

    寧哲看著眼前消瘦的人影,輕歎道:“別苦了自己,我們依舊是朋友。將來如若有麻煩,便去靈荼派尋我。”

    星韻看著眼前人,淒然一笑,卻是沒有多說。轉過身清掃著大牛的墳墓。

    哀莫大於心死!

    韓延鋒看著星韻淒冷的背影,心中多有不忍,萬般思緒化為一聲輕歎。

    飛天神狼飛了過來,寧哲帶著林蔭和韓延鋒,三人同時騎在飛天神狼的身上,飛上天邊,漸行漸遠。糊塗仙再次回到了靈荼派。

    當幾人的身影消失在天邊,墳前的倩影也是輕輕一顫,一滴晶瑩的淚水落在那悲涼的墓碑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