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陵渡> 修真小說> 封神問道行> 第883章 我是你爺爺
    正文

    此時,陳玄奘的取經團隊又壯大了。

    經過了大半年長途跋涉後,繼牛老大、豬老二之後,沙老三也加入了。

    玄奘在馬上道:“悟塵啊,前麵到什麽地方了?”

    隊伍裏沒有一個人做聲。

    但是眾人把目光投向了黑著臉的牛魔王。

    豬八戒捅了下牛魔王道:“嘿,師父叫你呢!”

    “閉嘴!”牛魔王惡狠狠道。

    哪怕是他的本名牛大力都比這個悟塵的法號好聽。

    因為都入了佛門,所以有天玄奘突然興起,要給他們統一法號,於是乎——

    這一路走來他們師徒間倒也和睦,反正和尚會念緊箍咒,他也不會主動的給自己找不自在,配合他不就完了嗎?

    隻是他不禁想起了四聖試禪心,那次要不是看出有點不對說不定他也心動了。

    要知道,那幾個小姐是真的美若天仙子。

    隻是後來他知道那是黎山老母、文殊、觀音、普賢菩薩變得以後,他後背都在發涼。

    尤其文殊普賢,兩個丫的男菩薩你居然變妹子來坑人,太過分了。

    得虧他老牛定力足沒有衝動啊!

    隻是不知他看上的那個小姐是誰變的。

    ——

    號山,枯鬆澗,火雲洞。

    紅孩兒坐在石座上麵,旁邊立著一根火尖槍。

    在他的洞府中幾個山神土地正苦著臉打掃衛生。

    還有十幾個小妖頭目回來。

    紅孩兒期待道:“怎麽樣?”

    “大王,實在沒有消息啊!”

    “我們的人問遍了方圓幾萬裏沒的妖怪,可是從聽過多寶大聖這號人啊!”

    “沒有?”

    紅孩兒神色一沉,嚇得所有人大氣也不敢出。

    “大王,我打聽到了。”

    這時一頭禿鷲妖高興的衝進來。

    紅孩兒忙道:“快說,快說!”

    禿鷲道:“我飛的比較遠,後來無意中遇到個狐妖,他說他曾聽過多寶大聖的名號。”

    “哦,在哪?”

    紅孩兒精神一振。

    “積雷山,幾百年前那積雷山的主人萬歲狐王過一萬大壽時大擺筵席,有幾位妖聖賀壽。”

    禿鷲妖說道:“後來有個自稱多寶大聖的不請自來,那時他在積雷山當差,所以記得特別清楚。”

    “積雷山?”

    紅孩兒皺了皺眉:“那兒的主人不是玉麵狐狸麽,什麽萬歲狐王?”

    積雷山和翠雲山離得並不遠。

    她娘經常說積雷山住的狐狸精不是個好東西,讓他沒事別去那裏玩。

    至於萬歲狐王他都沒聽說過。

    禿鷲妖尷尬道:“那老狐王過完一萬大壽以後不久就渡劫失敗,壽元耗盡隕落了。”

    紅孩兒:“……”

    不就過個壽麽,讓你丫的那麽招搖,現在好了吧?

    “畫像呢,畫像讓他看了沒?”

    紅孩兒的呼吸都有些激動的不順暢了。

    禿鷲笑道:“看過了,一模一樣啊,大王!”

    “哈哈哈,功夫不負有心人啊,天不負我。”

    紅孩兒激動起身拿槍道:“說,那個多寶大聖現在在哪?”

    “不知道!”禿鷲妖道。

    “你說什麽?”

    紅孩兒一個趔趄回頭咬牙道。

    “真不知道,那狐妖說後來鐵扇公主來賀壽,可是言語間與其它賓客起了衝突打了起來。”

    禿鷲妖驚恐的說道:“移山妖聖甚至要出手教訓鐵扇公主,就在緊要關頭,多寶大聖出手化解了矛盾與鐵扇公主走了……”

    “額……”

    紅孩兒咧了咧嘴:“原來他們是這麽認識的啊?”

    想起他老娘一言不合就動手的暴脾氣,的確很容易得罪人了。

    然後,英雄救美,美人傾心,最後以身相許?

    紅孩兒右手食指撓著嘴角,腦補出了一出大戲。

    再後來,美人懷孕,男人爽完不想負責任,所以轉身離開,隻留下一個女人孤苦伶仃撫養孩子長大?

    “這提起褲子不認賬的王八蛋。”

    紅孩兒惡狠狠道:“老子不找到你出口氣我就不叫紅孩兒。”

    一洞妖怪、山神嚇得戰戰兢兢。

    紅孩兒道:“還有呢,還有什麽消息沒有?”

    禿鷲妖搖頭:“就這麽多了。”

    “又是一場空。”

    紅孩兒歎息著坐下來:“也不對,總算是知道他們怎麽認識的了。”

    這時,一個小妖來報:“報,大王,外麵有妖怪求見。”

    紅孩兒隨意擺手:“帶進來吧。”

    很快,一個披著狼皮的身影一邊打量,一邊進來了。

    “紅孩兒還是出世了?”

    看到上方那個煙熏妝朝天辮的小孩,陸川一臉驚異。

    他隻是來做個本職工作而已,剛從蓮花洞那邊過來。

    前頭除了白虎嶺上的白骨精外黃袍怪是天上奎木狼,金銀角是金銀童子,烏雞國青毛獅子是文殊坐騎……

    看看,除了白骨精這個野生的妖怪以外,其他都是天庭和佛門安排好的啊。

    他一路走來路過號山,想起原來這裏好像有個妖怪叫紅孩兒,是老牛的兒子。

    不過現在老牛出家了哪兒來的兒子?

    故此他尋思著這裏要是沒妖怪的話再往這裏安排一路,沒想到這裏還是有個紅孩兒。

    “鐵扇公主嫁誰了?”

    陸帝君心中嘀咕。

    紅孩兒懶洋洋道:“你是誰?”

    “我是你叔……”

    說到一半陸川趕緊住嘴,唉,馬甲太多,記串了。

    “啥?你是我叔?”

    紅孩兒猛地坐起:“我還是你爺爺呢,想占小爺的便宜?”

    陸川:“……”

    狼皮下陸地君臉色發黑,敢跟本帝君這麽說話的你是頭一個。

    “在下淩虛子。”

    陸川麵無表情道。

    “找本大王何事?先說好這裏進來容易,出去可不容易。”

    紅孩兒又躺下來愜意的道:“先說好,如果你的事引不起本大王的興趣,那麽你就必須表演一個節目,如果能逗笑本大王才讓你走。”

    陸川:“……”

    節目?

    那你要看歌舞還是詩朗誦,還是真人格鬥啊?

    陸川道:“不知大王可知現在正有一個取經人向西而來?”

    “還是個十世修來的好人,吃一塊肉長生不老?”

    紅孩兒懶洋洋的掏掏耳朵:“這消息小爺幾年前就知道了,能不能換個新鮮的?”

    陸川驚訝道:“大王消息好靈通!”

    玄奘離這裏還有老遠,現在消息都傳遞這麽快了嗎?

    “別想蒙混過關。”

    紅孩兒哼道:“你的事說完了嗎?說完了就請開始你的表演。”

    “???”

    陸川一愣後深吸一口氣:“告辭!”

    既然你都知道了那我還來告訴你一聲幹什麽?

    還給你表演節目?

    我堂堂真武大帝、黑蓮聖使的麵子要不要了?

    陸川飛快的朝著洞口衝了過去。

    “攔住他!”紅孩兒大叫。

    不過一幫小妖怎麽可能是陸川的對手,隻是陸川沒下死手,所以全都被撞得東倒西歪。

    轟隆!

    厚重的洞門被陸川撞破,四分五裂,石屑紛飛。

    眾小妖、還有山神土地目瞪口呆。

    何方猛人,打破人的門就跑?

    “惡賊,狂徒,王八蛋,你敢壞我的大門……”

    本來隻想尋點開心的紅孩兒看到大門都被人拆了,這口氣哪裏咽的下去?

    提起火尖槍,化作一團火焰就呼嘯著衝出洞門朝陸川追來。

    紅孩兒大喊道:“死狼妖,有本事別跑,留下與我一戰。”

    “小鬼,幾歲了,乳臭未幹斷奶沒啊?”

    陸川不慌不忙的的飛著,還不忘回頭擠兌一下紅孩兒。

    “我……”

    紅孩兒氣的發懵,雙眼、雙耳鼻子都噴火了。

    隻可惜,在這樣的追逐戰中他的神通發揮出的優勢不大,很難克敵製勝。

    如果停下打起來最好。

    陸川哈哈一笑,不管怎麽樣這是鐵扇公主的兒子沒跑了,也算是個故人之子。

    這次等他給玄奘惹點麻煩以後,看在鐵扇公主的麵子上就別為難了。

    “我去也!”

    陸川身影一閃在天空中消失不見。

    “嗯?”

    紅孩兒一衝而過不見了陸川,不由吃驚的四下尋找起來。

    “那是……”

    突然,他看到前方一片祥雲托著一個瑞氣旋繞的道人從地麵升起朝著天空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