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陵渡> 修真小說> 拜師九叔> 第一千二百八十三章:夜談
    外麵,一陽子和高英師徒離開後,亭子中,林天齊和九叔也聊了起來,久別重逢,都十分高興,也有著說不完的話,互說這些年的事情。

    “當初帶著小潔她們到昆侖山安排小潔她們沉睡之後,弟子試著衝擊過長生境界,但是終究受末法所限,未能完全踏出最後一步,不過雖未能徹底踏出最後一步,卻也讓弟子受益非凡,徹底明悟了長生之境,實力也到了堪比長生的境界,也才讓弟子有實力施展出神通靈魂降臨他界。”

    “降臨到魔法世界之後,弟子也得以擺脫末法限製,踏足到了長生境界,那片世界雖然修行環境和整體實力要遠優於我們這邊,但是修行功法體係方麵卻是要比我們這邊粗淺很多,原本弟子是想著等到主世界這邊世界開始晉升、靈氣開始複蘇之際再回來的,也沒料此次會提前醒來。”

    林天齊開口,將當年沉睡的事和這些年在魔法世界那邊的經曆以及自己如今的情況和此次醒來的事情都一一告訴九叔。

    “不過此次醒來倒也是一件好事,在之前醒來之後,我已經靈魂意識成功溝通到魔法世界那邊,並且標記了兩界之間的空間坐標,隻要等到魔法世界那邊的分神控製著身體來到這邊,我就能直接以空間真意打通兩界,到時候,師父你和小潔他們都可以先去那邊,提前擺脫末法限製。”

    九叔聞言也是微微頷首,臉上露出一種無比欣慰的笑容道。

    “當年你離開之時就和為師說,長生路遠,一個人未免太孤獨,希望為師也能陪著你,為師就知道,你肯定能夠成功。”

    對於林天齊,在感情上,九叔說句視如己出也毫不為過,一直都是視為自己的得意與驕傲,此刻得知林天齊如今的成就,心頭自豪欣慰自然也就不用多言,不過想到如今的情況,又止不住微微有些落寞遺憾道。

    “可惜,你師叔、師弟他們都已經不在了,否者的話,大家在一起肯定會更開心。”

    六七十年的時間,早已一切物是人非,早在當初林天齊沉睡之前,四目、千鶴、麻麻地、柳青梅等一輩人就已經相繼過世,而如今六七十年過去,就連許東升、秋生、文才他們那一輩人也都已經不在,甚至就許東升的兒子許陽,也都已經在十多年前就已經過世。

    其實在林天齊沉睡之後,許東升也成功踏足到了凝魂境界,但是可惜終究超脫不了人壽,死後塑神像聚香火也沒能成功。

    說到這裏,九叔臉上又止不住露出幾分落幕傷懷之色,長生雖好,但是看著身邊一個個熟悉的人相繼離世,卻也是一種巨大的折磨。

    林天齊還好,沉睡之後就到了異世界,不用這麽親眼一個個的看著身邊熟悉的一一離去,不需要經曆這種過程,所以心情還沒有多少受到這種煎熬,但是對於九叔而言,這些年看著一個個熟悉的人一一離世,不得不說是一種痛苦。

    “師父何須太過傷懷,我輩修道之人,他日登臨絕頂,掌生死、握輪回也不是沒有可能,待到那時,又何故擔心沒有再見之機。”

    林天齊則是寬慰道,心頭對於故人的逝去倒是沒有太大的傷感什麽的,因為隨著修為的越高,他越深刻的體會到——

    生死,不過等閑耳!

    如果是在魔法世界,他甚至現在就能逆轉一個人的生死,不過因為主世界這邊不是魔法世界,他還無法逆轉生死,但是林天齊知道,他現在還無法逆轉生死,隻不過是因為實力還不夠罷了,就算至尊不夠,那麽等到他踏足不朽之後,要逆轉生死也絕對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實際上,生死輪轉,一旦到了長生境界,生死二字就已經不再是多大的束縛。

    就像當初天魔濼所言的那樣,雖然長生還不是不朽不滅,但是世上卻絕不會有老死的長生,因為到了長生境界,雖然理論上壽命也還沒有徹底超脫生死不朽不滅,但是要想活下去,對於長生而言,方法簡直不要太多,原本魔法世界的那些神明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

    “弟子如今的實力也已經幾近至尊,再給弟子千年、萬年時間,踏足不朽未必沒有可能,到那個時候,將師伯師弟他們找回也未必是什麽難事,還有柳青梅師姑。”

    說到最後,林天齊有故意在柳青梅的名字上加重了語氣。

    “臭小子,敢拿你師父開玩笑!”

    九叔聞言頓時明白林天齊語氣中的戲謔之意,當即就是沒好氣的一瞪眼道,不過聽林天齊這麽一說,心中的傷感情緒卻也是減輕不少。

    “嘿嘿。”

    林天齊則是嘿嘿一笑,其實在心底深處,對於自己師父和柳青梅師姑之間的那段感情,他也挺無語的,明明彼此都喜歡著對方,但是愣是到最後一輩子了都沒有個結果。

    當然,林天齊知道這其中最主要的原因還是自己師父九叔自己太慫了,而且還是慫的過分的那種。

    隨後,師徒兩人又聊了半響,從彼此之間這些年的經曆見聞再到修行上的事情。

    一直足足聊了兩三個小時。

    這時候,一陽子從院門口走來。

    “師祖,師伯。”

    看到進來的一陽子,林天和九叔也是停止了交談,然後都是不約而同的向著道觀大門方向看了一眼。

    大門口,武學誠、李權勝、方耀三人帶著一眾武門核心高層候在門外空地上,後麵的整個階梯下周圍的街道都已經被戒嚴,依仗浩大。

    “我的個乖乖,師伯祖的地位能量也太大了吧。”

    旁邊的門口處,高英止不住被眼前的依仗給驚到,心頭暗暗驚呼。

    武學誠、李權勝、方耀等人則都是眼神有些忐忑的看向大門裏麵,心裏有些忐忑接下來的命運,擔心林天齊接下來的動作。

    雖然如今葉麟父子已經死亡,原本武門中葉家一脈的那些人也基本已經死的死、抓的抓,除了少數還在逃的漏網之魚,但是他們卻並不知道林天齊是否就會對此滿意,不知道林天齊是否還會遷怒,因為不知道,所以也心頭忐忑。

    當然,最主要的還是因為他們這些人都從沒有接觸過林天齊,對於他們而言,以往林天齊都隻是活在曆史中,關於林天齊的性格、為人、喜怒等等這些,他們都一無所知,處於一種未知狀態。

    而未知,往往也是人最可怕的地方。

    懷著忐忑的心情,一行人目光緊緊的盯著大門裏麵。

    不多時,就見剛剛進去裏麵的一陽子去而複返,身後也多了一個看起來二十來歲俊美至極的青年,一行人頓時神色一震,齊刷刷躬身道。

    “武門後輩弟子,拜見門主!”

    “師傅,師伯祖。”

    門口的高英也是立馬向著一陽子和青年恭敬道,卻是青年不是林天齊又是誰。

    林天齊目光也是看向一行人,淡淡道。

    “起來吧。”

    “謝門主。”

    一行人當即又聞聲謝道,直起身子,不過都還是微微低著頭,有些不敢直視林天齊,雖然此刻林天齊看起來儒雅隨和無比,但是之前都見識過昆侖山上林天齊的出手,所以對於林天齊,一行人簡直是畏懼到了骨子裏。

    林天齊也能清晰的感覺到一行人對於自己的畏懼,不過也並不在意,因為有時候,對於上下級之間,畏懼比什麽都管用。

    “道觀是清淨之地,不要打擾了,先離開這裏吧。”

    林天齊又開口道。

    和自己師父已經見麵也聊了幾個小時,該聊的也聊的差不多了,至於其他的敘舊後麵也有的是時間,所以此刻看到武學誠等人到來,林天齊也不打算繼續留在這裏了,打算先去將武門的事情處理一下。

    “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