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陵渡> 修真小說> 武俠世界俠客行> 第八百六十九章 明月珠
    麵前的雄偉身影緩緩轉過身來。

    李俠客終於看清了他的麵容。

    這是一個中年男子,紫麵長須,身軀高大,濃眉鳳眼,雙目呈海藍色,猶如一波碧水,倒映萬千生靈。

    相比任道遠,此人多了幾分豪氣,少了幾分威嚴,多了野逸之氣,少了廟堂氣象,但是一樣的氣質出眾,一般的氣息深沉。

    他是李俠客如今極少數看不透的人之一。

    這便是孫全周。

    “我早就想見見你了!”

    麵前這位中年男子看向楊行舟,笑道:“小茜天天說起你,每次都把你誇的天下少有,我本來還不信,但是自從得知你的身份之後,我就不得不信了,如今還在人世間的虞淵族人,當今天下怕是隻有你一個人了,果然是天下少有!”

    他說話聲音清朗,令人不自禁的產生一種親切感,與傳說中那個槍挑三界無法無天的山海龍王形象完全不一樣。

    李俠客笑了笑:“如今虞淵族人之中,也就我一人在世,其餘族人到底在何處,晚輩卻也是不得而知。”

    孫全周擺手道:“坐吧。按理說,你是虞淵族人的後代,你喊我前輩,我無論如何是當不起的,可是你又與小女平輩論交,喊我一聲前輩,卻也合情合理。”

    他看了李俠客一眼:“不如我們平輩論交如何?”

    李俠客嚇了一跳,急忙道:“折煞晚輩了,我怎敢與前輩平輩而論?實不相瞞,我這次來伏龍山,是特意求婚來了!”

    “哦?我這伏龍山中女弟子眾多,你看上哪一個了?可有媒人作保?”

    孫全周豪氣道:“以李大俠的名聲地位,足以配得上我三合鏢局任何女弟子,你隻要看上了,老夫做主,隻要她們樂意,就將她們許配給你!”

    李俠客急忙彎腰行禮道:“多謝嶽父成全,小婿這廂有禮了!”

    “咦?你為何喊我嶽父?”

    孫全周怫然不悅:“李俠客,你看上的難道便是小女不成?”

    一股大力憑空生出,李俠客這彎腰行禮行到一半,竟然都沒能再繼續下去,整個人被一股大力包裹,難以動彈。

    “好厲害!比任太師的修為都要高出不少!”

    李俠客感受到這股大力,將孫全周與任道遠暗暗比較,發現這山海龍王任道遠的修為都要高明幾分,與自己竟然相差仿佛。

    可是李俠客乃是在無數小世界裏修行了無數年的,又接受過上清教主傳承的人,努力修煉了這麽長時間之後,方才有了如今的修為,可是孫全周一個大周世界土生土長的“土著”,竟然也能在不太長的時間內修行到了這個地步,這份天資可是比李俠客要強多了。

    不過如此天地,偶爾出現幾個妖孽人物其實也很正常,儒道佛魔四大宗門的開山祖師其實在孫全周這個年紀時,也都已經成就了無上境界,甚至有可能比孫全周還要恐怖。

    有些人就是天生了不起,強橫的沒道理,李俠客經曆過那麽多的事情,對此也隻是微感驚訝,並不怎麽吃驚,若是孫全周沒有他如今這個修為,那也太對不起他如今的名頭。

    既然孫全周不想讓他行禮,李俠客也不強求,順勢起立,態度端正道:“令愛聰明伶俐,為人落落大方,晚輩心儀已久,這次登門就想前輩將小茜許給我,成全晚輩。”

    孫全周笑道:“我生有三子一女,這小茜是我心頭肉,豈能說給就給?況且我已隱隱感覺這方天地不穩,日後必定崩塌,大禍臨頭之時,你可有力氣保護我的閨女?若是能,我或可考慮,若是不能,我要你這女婿何用?”

    李俠客心中駭然,如今便是任道遠都沒能感到天地間有崩塌不穩的情形,而這孫全周卻能說出這種問題來,可見此人神通廣大,感應靈敏,已經能推算出種種尋常高手難以知曉之事。

    正吃驚時,便聽孫全周繼續道:“剛才的問題你還沒有回答,你是虞淵族人,據說曾度過多次天地生滅,肯定對天地有一定的了解,便是你不知道,紅日道人也會知曉一點人族難知的事情,他知道,你自然也會知道。現在我來問你,這天地也還有多少壽元?”

    李俠客搖頭道:“這我還真不知曉,我也是剛知道此時天地不穩的事情,至於如何解決,還沒有想到好大辦法,此次前來,就是想要前輩將小茜許給我,待我日後找到消弭災禍的方法時,再來迎娶小茜。”

    孫全周轉過身,背對李俠客:“既然如此,你且請回吧。等什麽時候有本領消除這場大災時,你再來我伏龍山提親不遲!”

    李俠客:“……”

    他想了想,退出大廳,來到宅院之內。

    孫小茜走到楊行舟身邊,一臉害羞:“李大哥……你跟我爹爹談的怎麽樣了?”

    李俠客笑道:“你爹爹說了,隻要我能答應他一個條件,就將你許配給我。”

    孫小茜臉色紅的更厲害,低頭輕聲道:“什……什麽條件啊?”

    李俠客嗬嗬笑道:“不可說!不可說!”

    從懷裏拿出一枚明珠,虛虛拋出。

    這明珠離手之後,在虛空之中載浮載沉,大放光明,霎時間照亮整個伏龍山,如同一輪明月冉冉升空,與日月爭輝。

    “小茜,待到這明月珠從空中落下之日,便是我上山迎娶你之時。”

    他將一個錦囊遞給有點不明所以的孫小茜:“這百寶囊裏我存了三千法寶,威力不俗,日後若是遇到危難,這些法寶你留一部分,剩下的分給家人弟子一部分,還有一部分,替我轉交青城山。”

    孫小茜呆呆接過,仰頭看向李俠客:“李大哥,你要走了麽?”

    她對李俠客道:“我釀的葡萄酒,你還沒喝呢!”

    她語速飛快道:“你等一下,我去給你拿東西去!”

    片刻之後,拿來一個小袋子遞給李俠客:“這裏是我釀造的葡萄酒和我給你做的一件衣服,李大哥,我等你上山……”

    孫小茜看著李俠客的眼睛,伸手扯住他的衣角,低低道:“……來娶我!”

    李俠客心中一陣感動,這姑娘看著平時大大咧咧,其實冰雪聰明,這次自己來三合鏢局,還未說明來意,這姑娘便已經猜出為何而來,雖然有可能是孫全周提前告訴她的原因,但這份眉眼通透,卻非是一般人能有。

    不矯情,不多問,不癡纏,隻是說等李俠客前來迎娶。

    這比任何情話都令人感動。

    “好!明月珠下,俠客上山!”

    李俠客哈哈一笑,摟住孫小茜,在她背上輕輕拍了拍:“你這一等,怕是要多等上一段時間了。”

    額頭與她的額頭相抵,一股來自通天教主傳法的意識化為一道激流,順著額頭傳到孫小茜腦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