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陵渡> 修真小說> 河伯證道> 第四百四十四章 天地功德
    風聲,裹著人聲,又隨著琴聲,就好似一道炸開的煙花一般,一下子就令幹涸的人心,有了澎湃的生機。

    “雲聚——”

    沒有理會高聲呼喊的人群,指尖波動,因為有著靈髓的法力加持,如今的李牧魚雖不似在靈州時有著化神修為,但是,也有著不低於元嬰的法力。

    叮咚——

    指下無弦,但琴音流轉,隨著浩然的法力自李牧魚的琴音中湧出,周遭原本密集的烏雲,不禁開始蕩起一片電光。

    “轟隆隆——”

    電光即逝,雷鳴再起,這聲雷聲雖然不響,但是,金雀國中的所有人,都好似被一柄重錘狠狠地敲在心口一般,方才還歡聲高呼的眾人,在這一刻,卻一齊的靜了聲。

    “劈裏啪啦——”

    “轟隆隆——”

    電光與雷鳴就如同天空的雙重奏一般,此起彼伏,明明就是自然界最為普通的現象,但是,在這一刻,當金雀國眾人看著漫天奔騰的電蛇時,一種熱淚盈眶的溫熱感,莫名襲上了所有人的眼眶。

    “雷啊,好大的雷啊……嗚嗚嗚嗚……”

    由歡呼,再到哽咽,生命永遠都無法被自己主宰的凡人,在看到久違的降雨前兆,原本脆弱的軀體裏,卻在這一刻,迸發出極為熾烈的情感。

    這種情感又包含了太多,但更多的,還是在看到生命曙光即將降臨時的那一抹小心翼翼。

    叮咚——

    “雨落。”

    清冷的聲音,好似自九天傳來,仿佛時間靜止,所有人的呼吸的開始不由自主地變得急切起來。

    一秒、兩秒、三秒……

    就在所有人的心髒都被那兩個字所揪緊的時候,突然,隨著一道聲音響起,所有充斥在眼眶的熱烈情緒,在這一霎那,直接爆發了出來。

    嘩啦啦——嘩啦啦——

    “下雨了!真的下雨了!”

    “哥哥,是雨!居然真的是雨!”

    “師兄,他居然真的做到了!這簡直……”

    太令人難以置信了!

    “嘩啦啦——嘩啦啦——”

    雨水傾盆,澆灌大地,清涼的濕潤,更是混雜著鹹濕的淚水,布滿在場之中所有金雀國凡人的臉上。

    已經多久了?

    這場遲來的大雨,對於金雀國來說到底多久了?

    “叮叮——”

    錚鳴的琴音漸漸被喧囂的雷聲所遮擋,此刻,正藏於烏雲之後操縱風雨的李牧魚,自然也察覺到眾生的歡喜。

    而這場歡喜,不僅來自於金雀國的所有生靈,早已被流火之毒所侵害已久的金雀國大地,也在這場大雨之中,迸發出連綿不絕的生機。

    “這就是劫氣嗎?”

    雨滴沒入土壤,而暗含土壤之中的流火之毒也被一一消滅,而隨著大地逐漸恢複生機,大量的劫氣,也如被祛除的病氣一般,緩緩自大地中拔出,又凝成一股,遊蕩在金雀國的各個角落。

    “叮叮叮叮——”

    水光氤氳,一如風神之前所示,無窮無盡的水道的異象,就如山海畫卷一般,不斷自李牧魚身後的神輪中若隱而出,隨著李牧魚手下琴聲越疾,徘徊於大地上的黑色劫氣,也迅速褪色,僅是眨眼之間,所有的劫氣盡數化功德神光,瘋狂地向李牧魚的方向湧來。

    “錚——”

    一聲錚鳴,急切的琴聲也隨之戛然而止。異象膨脹,神輪逆轉,隨著李牧魚周身的水道異象越發明顯,隻見,自李牧魚的眉心中央,一抹晶瑩璀璨的水藍色光華,赫然從中迸發而出。

    “吸——”

    光華流轉,恍若深海旋渦,李牧魚此刻收集氣運功德的陣仗,遠遠要比風神之前厲害數倍。

    “呼——”

    隨著氣運被李牧魚的水德仙格盡數吞噬,一直屏息凝氣的李牧魚,不由得長呼了一口氣。

    “難怪星宿老君會說,曆次的人道初劫,對於天庭而言,都是一場不可小覷的機緣。光是這場布雨所帶來的氣運功德,幾乎快趕上當年建立半妖城時的收獲。”

    感受著水德仙格不斷自識海中凝化而出的功德蓮花,一陣發自心底的愉悅感,滿滿地充斥在李牧魚的心中。尤其是天地功德所給予的氣運,使得李牧魚的神道,與天地法則的聯係,越發的密切起來。

    “隻是可惜……”

    喜悅之後,李牧魚的目光不禁投向身下的人潮。

    “若不是身份製約,那些功德,也本應該是我的。”

    久逢甘霖的喜悅,早已令李牧魚的形象,深深地烙印在金雀國一眾凡人的心中。也因為李牧魚的施法布雨,那些險些因旱災而死亡的凡人,自然也回饋了李牧魚大量的功德。隻是,當著佛宗的麵兒,李牧魚又不得不選擇放棄。

    “罷了。”

    嘩啦啦——嘩啦啦——

    傾盆的大雨,依舊衝刷著金雀國的炙土。水位上漲,原本已經幹涸的河道,也因為雨水的填補,漸漸有了恢複的趨勢。

    “這雨水好甜啊。”

    看著空中落下的雨水,嘴唇有些幹裂的半妖小女孩,不禁天真地張開嘴,頗為滿足地令雨水流入自己幹涸的喉嚨之中。

    “哥哥,你也喝一口,真的好甜。”

    滿足地舔了舔嘴唇,見一旁的半妖少年似乎有些走神,那半妖小女孩便捧著雙手,輕輕地接著天空的雨水。

    “嗯。”

    看著妹妹眼中的一派天真,那病弱的半妖少年眼中,滿是寵溺與憐愛。見妹妹用手捧著的雨水,那半妖少年也極為配合地蹲下身,慢慢地喝著雨水。

    “很甜,真的很甜。”

    也許是許久沒有正經喝水的緣故,不知為何,原本應該涼濁的雨水,在半妖少年的口中,卻比他從前喝過的所有山泉,還要甘甜數倍。

    “哥哥,如果天空一直下雨,那麽,我們是不是不用離開家了?”

    看著自家哥哥滿足的表情,半妖小女孩不禁有些怯怯地問出已經壓在心底許久的問題。

    “家?”

    對於妹妹的問題,半妖少年眼中不禁有些錯愕,隨即又好似想到了什麽舊事一般,原本歡暢的表情,卻突然壓抑了下來。

    “這裏從來就不是我們的家,從前不會,以後也永遠不會……咳咳咳咳……”

    “哥哥!你怎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