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螭。

    妖族中的王族,這一族雖是王族,但數量極少。

    傳說它們擁有龍的血脈,是龍的分支,誕生子嗣極其困難。

    當然了,哪怕它們擁有龍的血脈,也是極其稀少的,畢竟真龍一脈已是仙獸,而龍螭不過是萬千分支中的一支,頂多就是含有的血脈多一點,但也極其有限。

    但在四方八地中,龍螭終究還是富有盛名的。

    陳遠打開那寶盒,最終取出一個如石頭一樣的東西,這像石頭一樣的東西看起來又像是果子一般,但是卻冰冷堅硬,烏黑無紋,看起來宛如一個被火燒到了極致的黑色焦石。

    “古黑石,出自另外一座屍地深處,可長你二十天左右壽元,交易?”

    陳遠將那古黑石放在地上。

    盛雪沁與陳琪神情動容,她們都不知道這些東西是從何而來,最主要的是,她們從未聽說過這些東西。

    但陳遠卻是娓娓道來,如數家珍一樣,實在是太不可思議了。

    “成交。”

    那老道人收入古黑石,沒有絲毫的猶豫,等待著下一輪的交易。

    “這柄劍沒有境界要求,最適合你了。”

    陳遠直接將這龍螭劍拋給了陳琪。

    陳琪接過那柄龍螭劍,一張小臉頓時激動的不行,眼眸之中更是現出了一絲霧氣。

    接著。

    陳遠毫不猶豫的拿一個晶瑩剔透的杯子,但那杯子卻是被封印起來的,杯中隻有拇指大小的液體,那液體呈現深藍色,宛如冰晶一般,隨著輕輕搖晃一下杯子,那冰晶一般的液體顯得十分妖魅。

    “魔源水半杯,作為在這裏埋葬了七八百萬年的墓主,這個東西應該不用我介紹了吧。”

    陳遠緩緩說道:“你有什麽真正的重寶就交出來,這是最後一次機會。”

    一聽到魔源水這個名字的時候,那老道人雙眼頓時張開,血光大盛,身體都不由自主的微微一顫。

    隨後,老道士閉上雙眼,一直坐在那裏,沉寂了許久。

    此時。

    陳琪與盛雪沁不由屏住呼吸。

    雖然兩人不知道為什麽這是與老道人的最後一次交易,但陳遠卻說得如此鄭重,她們不由看向眼前的老道人,都想看一看他究竟能拿出什麽東西來交換。

    “是否交易?”

    過了許久之後,陳遠緩緩開口。

    最終。

    那老道士鄭重取出一樣東西,慢慢放在地上。

    當這件東西取出的時候,頓時金光璀璨,一縷縷金光宛如金絲所鑄一樣。

    更讓人動容的是,這東西拿出來之後,四周竟是響起了一縷縷了聽起來很輕微的大道之聲,宛如有仙人在講述大道一般。

    這是一卷古笈,此古笈不知道是何物所製,看起來像是金絲,又似是古絲,雖然這古笈承載了無數歲月,但是依舊金光璀璨。

    “靈淵城外的手卷!”

    一見到此物,陳遠頗為動容,雙目一凝,然後看著眼前的老道士,說道:“你見過真正的靈淵城?”

    陳遠的話頓時讓老道士身體一震,雙目張合。

    過了好一會,說道:“晚年之際,匆匆一憋,取下這手卷之後,就再也看不到了。”

    “此卷為何術?”

    陳遠最終緩緩說道。

    “半劍仙式。”

    老道士緩緩說道。

    說到這裏,老道士輕輕歎息一聲,似是感慨,也似是惋惜。

    “你運氣很好,但也可以說是很差,能夠見到禁區中的靈淵城,但實際卻不對,若是在你壯年之際見到,或許就不是這個手卷了。”

    陳遠徐徐說道。

    最後,他取過那半劍仙式的手卷,將其扔給了陳琪與盛雪沁兩人。

    “你們抄一份自己練,沒有允許,不得傳於第二人,哪怕是至親都不行。”陳遠吩咐說道。

    兩人聽到之後都是重重點頭。

    她們雖然不清楚這份手卷的具體價值。

    但就連方才那兩種超越聖兵的東西,陳遠都滿不在乎,可見這手卷的價值都多高。

    那老道士收起那杯魔源水之後,轉身就走,直接踏入古棺之中,隨著一陣轟鳴聲響起,那古棺沉入地下,大陣也隨之不見。

    當古棺沉入地下之後,盛雪沁輕聲問道:“公子,為何隻交易三次呢?”

    “事不過三,一個墓主,最多隻能交易三次,這是禁境的規矩,也是各大屍地的鐵律。”

    “三次機會,輪流出寶,若有一方不願意,交易終斷,分道揚鑣。”

    “這個盒子,隻能用於各大屍地,也就是這個禁境,每個盒子也隻能裝十樣東西,最多隻能與三位墓主交易,若是前麵六次都完成交易,便可以多進行一次交易,而這次交易要跟誰交易都可以,不再局限與墓主。”

    陳遠說道。

    盛雪沁與陳琪都是恍然大悟的神情。

    隨後。

    三人再次前行,尋找第二位墓主。

    三人翻山越嶺,不斷挑選一個又一個風水寶地,尋找目標。

    很明顯,從未來過這裏的陳遠對這裏了如指掌。

    陳琪與盛雪沁完全看不出哪裏是風水寶地,因為這與外界的尋找靈脈或者洞天的方法完全不一樣。

    但陳遠卻連哪裏是怎麽樣的風水寶地都無比清楚,這讓兩人都不覺的匪夷所思。

    事實上。

    陳遠對這裏其實也不了解,但劍靈留下的古籍中卻有記載。

    至於風水寶地,這裏與天啟大陸的屍地是一模一樣的,陳遠自然清楚。

    在途中,他們曾經遇到一些寶樹丹草,甚至是發現了一些神金,但是卻不能去動彈。

    陳遠有過告誡,他們此行是交易,除了交易之外,不能取走這裏任何東西,這不是規矩,這是規則。

    若是違反,必遭大禍。

    陳遠這一世雖然比上一世了解的還要多,同境修為也更強,但卻沒有絲毫的鬆懈。

    畢竟在劍靈的記載之中,各大屍地於毀滅之後的九界息息相關,這其中甚至還關乎到了合道。

    在這種情況下,哪怕是仙宗大佬都無法去幹涉到這裏的規則。

    最終。

    陳遠選擇了一個深譚,這裏深譚宛如死水,深不見底,寒氣逼人,緊緊是站在譚邊,都讓人有一股神魂都要被凍徹的感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