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陵渡> 修真小說> 魔鬼進化係統> 第八百四十九章 巫族使者
    去抓白駝的孟氏弟子也過來了。

    其中兩人,一人架著一條胳膊跟提麻袋一樣把他架著跟前,手一鬆,人就軟倒在地上了。

    白岩連忙過去查看,見他還睜著眼睛,隻是眼神很痛苦,有氣無力的喘著,這才稍微放了一下心,想起他剛才的行為又忍不住哼了一聲,不再理他。

    “前輩,在下兄弟剛才多有冒犯,還請恕罪。”

    見方雷依然麵無表情的聽著,隻好又接著說道:“我們不是壞人。跟此地大約四百多裏有一座白琅城,城主名叫白琛,是一位元嬰修士。我們兄弟就是白琛城主的弟子,因為奉命出門曆練這才無意間來到這裏。”

    方雷冷笑一聲,說道:“那還是真是巧了。”

    白岩尷尬的笑了笑,道:“是很巧,如果不是白森師兄喜歡跟人開玩笑,我們也不會有緣拜見前輩。敢問前輩怎麽稱呼,可是在此山修行嗎?”

    方雷明白他的意思,就是在間接打聽他的虛實。

    他也知道,想要一直隱瞞下去幾乎是不可能的,倒不如趁著這個機會把他的事情宣揚出去,反而能夠震懾那些實力低微的修士繼續來這裏探索,免去許多的騷擾。

    於是就道:“沒錯,此山就是我日常修行隱居之地,以後沒什麽事情就不要再來打擾了。我名方雷,見到白琛城主代我問好。你們走吧。”

    方雷說完轉身就走,沒走幾步,身形就開始晃蕩起來,然後就在眾人的眼前消失了。

    白岩白森都是暗地裏心驚,連忙朝著方雷離開的方向躬身行了一禮,然後又向孟羽等人拱了拱手,架起白駝,腳踏飛劍朝東北方向飛走。

    彩兒見蝶兒抱著寶劍有點兒眼紅,這時才很滿意的說道:“先生也是的,幹嘛要放他們走啊。我看他們身上的寶貝可多著呢,不如搶了過來,咱們就都能分一分了。”

    眾人聽了哈哈大笑。

    孟羽微笑著訓斥道:“休得胡言。先生這麽做肯定是有原因的。你們想想啊,這種大勢力門下的弟子出行曆練會一點兒準備沒有嗎?如果我們真把他們殺了,白琅城主那裏肯定會第一時間知道的,然後就不知道又會派出多少高手朝我們這裏來了,那咱們的日子還能安寧嗎。”

    彩兒張了個大嘴,頓悟一般的點了點頭。

    孟羽又道:“這次是先生第一個發現了異常,這才通知我們的,否則你們兩個可就真的麻煩了。下次千萬小心。嗯,從現在開始出門練劍不可單獨行動,至少要五人以上,一旦有什麽異常馬上向族裏傳訊,你們都聽明白了嗎?”

    眾人齊聲答應。

    二女更是偷偷的吐了吐舌頭,在心裏想想也是感到後怕。

    孟羽揮揮手道:“好,都回去吧。”

    回去之後,孟羽第一時間趕到祠堂把整個事情的經過向族長孟強和兩位族老做了匯報。

    幾個人都不敢大意,一番商量之後,又在十幾個距離村子比較遠但卻是通往外界的必經之路上安排了許多的子弟看守,發現外人進出都會第一時間向村裏報告。

    這樣一安排之後,果然事情就多了起來,短短五天之內就發現了十幾起從這裏路過甚至還有人悄悄靠近村子打探虛實的事情。

    方雷按照當初答應孟強的,每天在傳授蝶彩二女劍術之時也允許村中的青年子弟過來旁聽。

    剛開始的時候隻有孟羽孟江等人,後來就越來越多了,男女老幼都有,每到日出時刻,在方雷起居的小院外麵就密密麻麻坐滿了人,全都是等著聽方雷講解劍術之道的村民。

    方雷也不挑肥揀瘦,無論來的是什麽人,隻要他們肯聽就一視同仁,能夠學到多少,修煉出什麽結果,就看他們個人的悟性和天賦了。

    而整個孟家集,自打方雷開始講課傳授修行之道,少有的安寧與祥和了。

    大家都沉迷於方雷所授神妙的劍術當中,原先家長裏短的那些個瑣事似乎都在一夜之間消失了,鄰裏之間少有的客氣,就算有什麽矛盾也都顧不上計較了。

    族長孟強整天嘻嘻哈哈的,還不時的對兩位族老調笑擠兌上幾句,弄得兩個老家夥吹胡子瞪眼睛的都不願答理他。

    就這樣,又過了十幾天,孟家集的安寧終於又被一些不速之客給打斷了。

    後海之畔的巫族,終於派人來了。

    當初族長接連派了幾批人去巫族求援,請他們派人前來孟家集協助祭拜祖巫神降臨的事情,結果每一次都是石沉大海,巫族沒有人答理。

    方雷剛來這裏的時候就是被孟羽等人當成了巫族使者才誤會進了祠堂的。

    現如今,不知道他們是哪根筋不對勁了,忽然就又派人來了,而且一來就來了十幾個。

    其中帶隊的長老很讓人震驚,是一位元嬰期修士,名叫行澤,是一個看上去六七十歲的老頭子,而實際他的年齡至少也得五百歲了。

    跟在他身邊的還有一位結丹女人,名叫師娟,是一個千嬌百媚的大美女,已經一百多歲了,看上去就跟個三十來歲的少婦似的。

    在巫族,並不是所有族人都以巫姓為姓氏的,出於保護年輕人的需要,築基以下常會取巫姓,但到了結丹以後就往往用自己的本名行走世間。

    除了上麵這兩人,其他都是築基修士了。

    築基修士一共十人,男女各五人,男的英俊倜儻,女的貌美端莊,看上去就跟天上的仙人一樣。

    在女子當中有一個人,如果方雷在這裏看到她一定會感到又驚訝又高興的。

    巫玉,不但恢複了她如花似玉的容貌,而且還修煉到了築基期。

    要知道兩人分開這才多長時間,兩頭加起來也不到半年,算是進境神速了。

    孟氏從來沒有想過,巫族會派一位元嬰修士上門,而且也從來沒有發生過這種事情,所以一看到真人,再感受到行澤身上釋放出來的強大震懾人心神的氣息,除了三位老爺子,其他人連腿都有些軟了。

    “不知前輩大駕光臨,晚輩等迎接不及,還請恕罪……”

    孟強深深的施了一禮,小心翼翼的說。

    “哼哼!孟氏族長,你們可知罪嗎?”

    行澤卻是冷笑了一聲,意味深長的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