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陵渡> 玄幻小說> 上門女婿> 第一千三百四十八章 得心應手
    被兩人電話中提到的古清河,此時確在海城。

    昨晚剛到的他,並未耽擱時間。稍作休整,今天一早就跟提前約好的一眾市政要員,及當地的一些商人前往考察選定的幾個地點。

    沿途聊聊走走,對習慣應酬的古清河來說普通尋常。但對以玩為目的,非要跟來海城的樊小艾來說,實在太過枯燥乏味。

    張全偉人精般的角色,看出來女孩臉色不好,笑著繞開話題:“小艾,是不是累了。回車裏休息下,等叔叔跟清河他們聊完工作,馬上去找你。”言罷,對司機擺手,讓把車子開過來。

    樊小艾像是沒聽到張全偉說什麽,瞥了古清河一眼,瞧他滿腔心思都在遠處那些荒蕪的廢棄廠房上。哼了一聲,鑽進開到身旁停下的車內,怦然關門。

    隔著玻璃,瞧向漸漸遠走的一群人,樊小艾攥了攥冰涼的掌心。

    她是抱著滿腔熱忱,瞞著被爸爸知曉挨訓的風險,風塵仆仆的跑去東陽找他,又陪同趕來海城。可是,見麵後跟她想象中的親昵絲毫不同。

    兩天了,她總覺得現在的清河哥哥跟以前不大一樣。說不出哪裏不同,就是讓人心裏堵得慌。好像是隨著兩人的婚約斷開,連關係都斷了。

    不再是以前那個不假思索,刁蠻任性的小孩子。正因為覺得長大了,樊小艾才更加受不了這種無聲息的冷落跟無視。非表現在行為舉止中,又恰恰能從行為舉止中看出來。

    古清河則完全沒有心思去理會女孩的想法,轉頭回看了眼女孩坐著的車子,便又將心思完全放在了工作上。

    “張叔,這裏還是不太合適,地理位置跟交通都有些不太妥當。”

    張全偉稍感錯愕,因為這個地點之前,幾人已經提前參觀過好幾個地方。古清河都是基本未做停留,大多是粗略觀察就沒有再多聊的興趣。

    雖有些猜不透對方想法,但反應奇快,眼神動了動,輕笑:“清河,你就直接說,想要哪塊地。”

    “最好是靠近機場的,這樣一來,將來員工出差往來都比較方便。”

    張全偉斟酌:“可是,那邊大多地勢不平,很難找到合適的……”

    古清河適時打斷:“張叔,雪場後麵不是有塊地就很合適嘛。據我所知,也已經閑置幾年未進行開發。”

    “那個是白市長任職之時的規劃,屬於悅城集團。”

    “悅城的地?”

    “對,不過也不能說是屬於哪家公司。畢竟全都是國家的,它們隻有使用權。”

    古清河輕歎:“太可惜了,這麽好的地段……”頓了頓:“市政有沒有辦法約一下悅城的老總,好好談一談,錢不是問題。”

    張全偉心思百轉,臉上仍笑容密布:“談自然是可以。清河,你也認識韓總,不如先試探下他口風。我是希望海城可以發展的很好,凡是對發展有利的,叔叔理應鼎力支持。”

    “您說笑了,我出麵並不合適。”

    “那清河你的意思……”

    古清河未馬上回應,隻寒風稍凜,溫和的臉色亦多了些冷峻。簌簌腳步中,半支煙功夫,他才又道:“普陽下一步隻有兩個發展重心,維持原業務的情況下,重點拓展電商項目,這個對於環境要求不苛刻……海城對比那些真正的大城市而言,發展還隻是處於起步階段。上一任白市長的想法是很好的,借助旅遊業來提升經濟,取代那些潛規則內的暴利行業……”

    “結果您看到了,就是現在。目前為止,海城真正算得上發展不錯的公司,一家都沒有。包括悅城這個傾力扶持的對象,也是如此。方向對錯我無法評論,但事實擺在眼前。再往後幾年,海城依舊很難有大的變化。”

    張全偉深以為然:“我就是考慮到這些,才會邀請清河你來這兒。更希望能借助你的人脈,將更多適合海城環境的公司,或分公司遷移到這裏來。”歎了口氣,話風更顯真摯:“清河,叔叔從來沒拿你當過旁人。我跟你爸爸認識了很多年,引為知己,你樊叔叔又是我特別尊重的老領導。這麽說吧,隻要你願意來海城,所有的事情,所有要求,叔叔敢許諾盡力而為。”

    “可是,你也要站在叔叔的立場上想一想。悅城不是那麽簡單的企業,它背後的扶持者錯綜複雜。上到態度不明的劉氏,下到本土的一些勢力。尤其白市長,人雖然調離了,可到處皆是支持者……意思我都懂,可叔叔實在是無能為力。就如上次的一點小事兒,我也不清楚悅城有沒有什麽動作,可電話是從來未間斷過。全都是幫悅城來做說客的……”

    古清河玩味:“所以,您的意思是要容忍這麽一家公司,占據最好的資源,地段,政策。這麽一來,連公平都喪失了,該怎麽良性發展。”

    張全偉不太清楚,為何普陽非看中了雪場後方預計建設冰雪王國的那塊地。可他能看出來,古清河對於悅城有著一種無法完全認同的偏見,並知道這個話題不宜再繼續談論。

    手隨意拍了下古清河肩膀,輕巧打岔:“小艾要等急了,不如今天參觀到此為止,你先陪她到處玩一玩。晚一會呢,去家裏吃飯,咱們喝一杯。”

    “行,一定去打擾張叔。”

    話題止住,古清河目視著張全偉去往樊小艾所在的車子。眼神定住片刻,順手拿出了電話。

    是私人恩怨也好,是真正為企業發展考慮非要奪下悅城那塊地也罷,皆誌在必行。他既然來到這,就沒有轉頭再走的道理。

    張全偉不肯徹底去動悅城,無非顧忌良多,那他想辦法打消對方這份顧忌便可。

    至於方法,他還是比較信任那個以考察名義前來海城,實則心思完全不在項目上的關新月。倆人關係微妙,心有靈犀的是,在一些事情上,從未發生過分歧。且接觸起來,得心應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