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陵渡> 玄幻小說> 六界神君> 第一六七七章 狂暴的屍皇 一
    文梵仔細一想不對,蠻荒天皇絕對是不可能在這種時候出現在蒼穹大陸的。

    “風中笑,你……恐怕是已經死去的蠻荒天皇吧?”

    風中笑說道:“你說對了!我是蠻荒大陸第九代天皇風中笑!你說的對,即便是我消失了對蠻荒大陸來說也不會有什麽重大的影響!你說你想在明天與我會麵,如果我拒絕呢?”

    “鴻蒙本源,如果我今天晚上在這裏與你開戰,假如,我是說假如,如果你把我殺了,那麽消息很快就會傳出去!”

    “那麽別人就會說,是鴻蒙本源忌憚賞金聯盟盟主在蒼穹大陸上的威望,是因為嫉賢妒能,哼!那樣的話即使是我不在,天下人的心也依然是在我這裏!”

    “所以我說你應該是不敢殺我!對嗎?”

    文梵確實是有這方麵的考慮,但卻也不完全是這樣,雖然是被風中笑猜中,但文梵卻不能承認。

    文梵笑道:“風中笑,你未免把你自己看的太偉大了一些,你以為你在蒼穹大陸上的威望真有那麽高嗎?”

    “在我看來一個人如果消失了,那麽關於他的一切都會隨著時間而淡化,不管這個人有過多麽輝煌的過往,都會成為過去!”

    “你之所以能在蒼穹大陸上發展成現在這種程度那是因為我一直沒有來,否則的話你覺得你可以與三大本源相比嗎?”

    “風中笑,如果我一直釋放血雨劍的氣息,相信你用不了多久就會進入狂暴狀態了,可是你覺得你就算是在狂暴狀態下就能打敗兩名六階神君層次的強者嗎?不能!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你的狂暴狀態隻能持續一小會兒,之後就會進入虛弱的狀態,到了那個時候我要滅了你就易如反掌了!”

    “但如果你願意配合我的話,那麽我向你承諾不會把你滅掉,不但不滅你,而且還讓你繼續以現在的樣子存在下去。”

    “風中笑,請恕我直言,你一個幹屍,說白了連生命都沒有,實際上你已經不算是什麽野蠻人了,既然是跳出五行不在六界之中,那麽你並不存在什麽歸屬。”

    “雖然你曾經是蠻荒天皇,但死了就是死了!你不再屬於蠻荒大陸,一具沒有鮮血和生命的幹屍,你的存在本來是沒有任何意義的,你明白嗎?”

    風中笑沉默了半天之後說道:“那又如何,我風中笑生是蠻荒人,死是蠻荒鬼!為了蠻荒統治世界的宏偉目標,我風中笑就算是變成屍體也依然要為蠻荒大陸奉獻所有的力量!”

    “鴻蒙,我已經死過一次了,對於我來說沒有什麽可以再失去了,留給我的隻有一個選擇,就是為蠻荒再死一次!”

    “來吧鴻蒙,與我戰鬥吧!”

    文梵歎了一口氣,明白了風中笑的決心是不可動搖的……

    和風中笑之間的這場惡戰看來是避免不了的了。

    文梵再一次釋放出血雨劍的鮮血氣息,淡然說道:“好吧,風中笑,那就讓我見識一下屍皇的狂暴狀態到底有多麽強大吧!”

    鮮血的氣息一散發出來,屍皇風中笑的模樣馬上就又發生了變化。

    眼睛變成了血紅色,似乎是失去了自控的能力一樣,把手中的縛魂索鏈抖的嘩嘩響,身體表麵青筋爆起,身體好像大了一圈。

    胡不桃一看真的要打了,知道文梵動起手來不會下死手,肯定還會想著留屍皇一條命。

    因為這是文梵的一貫作風,總是想著要以德服人……

    所以胡不桃趁著還沒有開打便悄悄的施展出魅影之閃的功法,在祭壇的四周不停的變換位置,等待著文梵和風中笑開打之後暗中尋找機會給風中笑來個致命一擊。

    文梵也不敢站在原地等著風中笑進入狂暴狀態,同樣也是施展出魅影之閃的功法避免被風中笑突然襲擊。

    因為文梵不知道屍皇到底有些什麽手段。

    傳說之中屍皇是無所畏懼的,想讓屍皇露出破綻就必須要付出鮮血的代價。

    血雨劍就是鮮血!

    屍皇失去了目標變的更加狂暴了,揮擺著索鏈在祭台上瘋狂的抽打著,先是一索鏈把石柱給抽出了一尺多深的一條溝,然後回手一索鏈又砸向血池。

    文梵之前在血池邊注意過,血池應該是用一整塊金屬打造出來的,是非常稀有的一種金屬,堅硬無比,被血浸泡之後更是充滿了韌性,一般的神器都很難在血池中砍出缺口。

    但是風中笑這一索鏈直接把血池的一邊給砸出了一條溝,一池的鮮血被索鏈拍起,在空中下起了血雨!

    這一下血雨,處於高速移動之中的文梵和胡不桃可就倒黴了……

    速度再快,也無法避免被血雨落到身上,文梵的身上臉上全是血,粘乎乎的非常難受。

    那是不知道多少個人多少妖獸的血混合在一起,而且在血池之中經過了加溫和特殊處理,所以味道十分的腥臭。

    在血雨灑下的一瞬間,屍皇風中笑怪叫一聲,身體猛的向著祭壇正中的石柱上撲了過去!

    在祭台石柱上方的不是文梵,而是胡不桃。

    胡不桃認為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剛剛屍皇已經把石柱給抽了一索鏈了,所以最安全的地方應該就是石柱上方。

    但是胡不桃沒想到屍皇會利用血來標記他們的位置。

    僵屍對氣味是非常的敏感的,達到了屍皇這種級別的僵屍更是可怕,如果被屍皇識別了氣味,甚至在數十裏之外都逃不過屍皇的追蹤。

    胡不桃身上粘的血更多,而且他距離屍皇更近一些,所以屍皇首先就鎖定了他。

    發現屍皇撲來,胡不桃想要繼續施展魅影之閃的身法離開已經來不及了,屍皇會如影隨形的跟著他。

    “大暗黑之天幕降臨!”

    胡不桃情急之下直接使用出了六階神君強者的神通,也是他成為開天本源之後領悟到的暗黑係神通。

    暗黑天幕降臨是結界神通。

    進入暗黑天幕結界,就是進入了真正的黑夜,任何光明都無法在這個結界中出現。

    但是胡不桃忽略了一點,屍皇現在憑的不是眼睛發現的他,而是憑借氣味。

    風中笑在半空中就把縛魂索鏈甩向了胡不桃!

    鐵鏈一響,胡不桃就知道壞了!

    胡不桃和文梵一樣都感覺到了風中笑手中那條索鏈可能很厲害,所以很忌憚,害怕被索鏈接觸到。

    但是索鏈來的速度比胡不桃想像的還要快的多!

    胡不桃之前在血池中裝死的時候就已經發現屍皇可以通過血池中的鮮血來控製他。

    當時胡不桃感覺自己全身的血好像是沸騰了一樣,有一種身體要爆炸的感覺。

    那個時候風中笑手中的這根索鏈是連接在血池之中的他和藥蟒身上的。

    如果不是文梵及時趕到,胡不桃就不用裝死了,他真的會死,當時他已經覺得自己的魂魄已經快要被索鏈給毀掉了。

    現在這條要命的索鏈又來了……

    胡不桃堂堂六階神君強者,從六界三重天開天辟地以來除了三大本源之外最新誕生的本源始祖竟然也有些慌神兒了……

    但胡不桃相信自己肯定會沒事的,因為文梵就在自己的身邊不遠!

    文梵當然不會視而不見!

    當發現風中笑的目標先鎖定了胡不桃,文梵首先就覺得太好了!

    文梵心想胡不桃之前在血池裏裝死都能沒事,那條索鏈文梵覺得危險,但對胡不桃來說應該是沒有威脅的。

    再說胡不桃成為開天本源之後身體變成了金色,同時也擁有了銅筋鐵骨般的體質,一般的神器很難對胡不桃造成傷害。

    像縛魂索鏈這種神器就算再厲害也不可能傷害得了六階神君強者吧?

    另外文梵認為胡不桃應該受到點懲罰,誰讓這家夥自己跑到這種地方來。

    讓胡不桃被風中笑抽幾鏈子也好!

    結果就是胡不桃以為文梵會出手相助,文梵認為胡不桃挨抽沒有大問題……胡不桃可算是倒了八輩子血黴了……

    就連屍皇風中笑可能也沒有想到自己可以這麽容易的得手!

    縛魂索鏈呼嘯著甩向胡不桃,就好像一條靈活的蛇一樣在胡不桃的腰上纏了三圈!

    “小梵!”

    胡不桃被索鏈纏住之後還有點不敢相信,他怎麽也沒有想到文梵竟然沒有出手幫他……

    屍皇風中笑愣住了,一隻手抓著縛魂索鏈有點詫異……

    胡不桃也楞在那,感覺到自己的全身血液好像是被凍住了一樣,冷!

    文梵還在高速的移動變化位置,但視線卻始終沒有離開風中笑和胡不桃。

    當看到胡不桃被縛魂索鏈捆住之後的表情時,文梵有點追悔莫及。

    因為文梵看到胡不桃的目光瞬間就變的黯淡了,似乎是失去了一部分的精神意識。

    再看風中笑,猩紅的眼睛中射出一道紅光,身體也隨之又膨脹了一圈。

    短暫的失神之後,風中笑獰笑一聲,手一緊,把縛魂索鏈向回猛的一拉!

    胡不桃被索鏈拉向風中笑,在空中的時候一股鮮血從嘴裏噴了出來!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