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陵渡> 玄幻小說> 創始道紀> 新書《六合奇聞錄》發布
    正文

    新書《**奇聞錄》已經上線。

    簡介十九歲少年唐堯為籌集大學學費而幫朋友拍攝戶外短視頻,兩人誤入凶地九死一生,唐堯更被神秘人喂下奇毒隻剩三年壽命,為求保命唐堯不得不加入神秘公司“死骨堂”,也由此拉開了現代社會,諸子百家幻術江湖的序幕。

    試讀章節

    曾聽說,人類對這個世界的了解還不足百分之一,而那些不可思議之事未必就發生在深山老林之中,也有可能就在我們身邊。

    高考結束的那年暑假,唐堯所經曆的奇遇似乎驗證了這句話,也徹底改變了他這個窮小子的一生。

    唐堯是十裏八鄉出了名的窮小子,母親在他還年幼時候就失蹤了,父親從唐堯記事起就是個酒鬼加賭鬼,欠了一屁股債後東躲西藏一年到頭見不了幾麵。

    高考放榜後唐堯考上了個二本,但第一反應並不是開心而是擔心自己高中三年打工攢下的錢不夠交學費,問過老師之後發現自己至少還差兩千塊,正發愁呢,一個初中有些交集的同學打來了電話。

    此人名叫李翔,初中時候就不愛學習,畢業後直接踏入了社會,聽說什麽行當都幹過,最近見短視頻比較火就鼓搗起了戶外探險短視頻直播這類事情,他打來電話讓唐堯幫忙拍個短視頻,要是拍攝效果不錯的話,一下子就能給唐堯兩千塊,正好解他的燃眉之急。

    唐堯和他約好了在老城拆遷區見麵,記得出門的時候天色就有些陰沉,似乎快要下大雨了。

    到了地方時已經接近傍晚,唐堯正四處張望便聽見不遠處有人衝他喊道“哥們兒,我在這裏。”

    唐堯循著聲音看去,微胖的李翔正衝自己招手,而在他的身後是一座荒廢多年的老廟,名為北君廟,而看見這座廟的刹那唐堯心裏就微微一頓。

    因為北君廟是咱們市裏出了名的凶地。

    走上前去,李翔叼著煙笑嗬嗬地說道“嘿嘿,等你半天了。”

    說話間,這廝還故意亮了亮自己的新手表,看起來似乎混的不錯。

    “你說讓我幫忙拍攝戶外探險短視頻,地方不會是北君廟吧?”唐堯皺著眉頭問道。

    “是啊,網上帖子你看了沒,有人給咱們市排了個十大凶地,北君廟就在其中,聽說這地方死過很多人,如今還有傳言說鬧鬼。”李翔滿不在乎地說道,“不過我也不是第一次戶外探險了,這種謠言就是吹出來的,裏麵屁也沒有。”

    可他見唐堯還有些猶豫,便用手機給唐堯轉了五百塊錢過來說是定金,等拍攝結束後再轉一千五。

    雖然心裏對北君廟的凶名有些忐忑,但看在錢的份上唐堯還是勉強答應了下來,跟著李翔朝北君廟走了過去。

    “你的鏡頭跟著我移動就行了,先拍一下周圍的環境,晚上拍攝效果更逼真。”李翔衝唐堯喊道。

    唐堯舉著李翔給的小型dv機拍下了整個北君廟的外部,在黑壓壓的雲層下,北君廟包括周圍都是一片死寂,奇怪的是在四周搬空的屋頂上卻落著不少烏鴉,這些烏鴉默不作聲,隻是用一雙雙漆黑的眸子死死盯著二人。

    鏡頭掃過廟門口,唐堯注意到守護北君廟的兩座石獅子的腦袋都不知所蹤,就連破舊的木門也已經被砸穿了一個窟窿,卻有一根係滿了符紙的麻繩掛在門前,這些符紙全都是黑色,上麵用不知道是不是朱砂的紅色顏料畫著古怪的圖案。

    看著風中搖晃的符紙,唐堯沒來由地蹦出個念頭,這條繩子和上麵的符紙難不成是用來鎮壓北君廟內一些不幹淨東西的嗎,這座坊間謠傳的凶地當真鬧鬼嗎?

    “各位老鐵,咱們今天探秘的地方是北君廟,前兩天我就做了預告,這裏是我所在的城市中十大凶地之一,據不完全統計曆史上死在北君廟內的至少百人,有人說這些死者的冤魂不散至今仍然在廟內徘徊,咱們今天就進去一探究竟。”李翔熟練地介紹了一番,然後就招呼唐堯跟著他往裏麵走。

    唐堯見他轉身準備扯斷門上的麻繩心裏覺得不妥忍不住開口道“這麻繩看著古怪,還是別弄斷了。”

    李翔嫌他囉嗦嚷嚷道“你少廢話,跟著拍就行了。”

    說完這廝一把將麻繩扯斷,然後踏入了木門中,唐堯緊隨其後可在跨入北君廟的瞬間,沒來由地全身湧起一股惡寒,渾身抖了個激靈,望向眼前黑暗中的北君廟好似正被無數雙隱藏著的眼睛盯著。

    “兄弟們跟著我往裏走,看看今天能不能拍到鬼魂,要是拍到的話,大家關注點讚……”李翔正一邊說話一邊往北君廟的中庭走。

    突然間傳來“當啷”一聲脆響,嚇的唐堯轉頭看了過去,才發現隻是年久失修的圍牆上掉下一塊磚頭,這才長出了一口氣。

    “他娘的,嚇老子一跳。”李翔罵了一句。

    唐堯在旁邊卻皺了皺眉頭,那種渾身湧起的寒意好像更濃了幾分便說道“我瞅著不對勁,要不然咱們回去吧。”

    李翔衝唐堯滿不在乎地擺了擺手繼續一邊衝鏡頭說話一邊向前走。

    進入了北君廟的中庭,入眼之處一共有四個廟堂,唐堯舉著dv機往四周照了照,奇怪地發現四個廟堂中有三處大門緊閉,且在門上都貼了黑色的符紙,細細觀察發現符紙上的圖案和唐堯在大門口麻繩上看見的一模一樣。

    “這地方好像有高人來作過法,門上都貼著符紙呢。”唐堯壓著聲音說道。

    李翔聽後越發不滿地說道“你少給老子嗶嗶,就沒見過你這麽膽小的人。”

    唐堯不由得撇了撇嘴,可就在李翔準備去唯一一處大門打開的廟堂探一探的時候,一道黑影從突然從唐堯的鏡頭前閃過,他嚇的一激靈,趕忙說道“李翔,你背後有個黑影‘唰’的一下過去了。”

    李翔正好背對著沒看見,聽到唐堯的話後臉色明顯一變問道“真的假的?”

    “我騙你幹啥,真的有個黑影。”唐堯肯定地說道。

    兩人急忙調出回放,果不其然二人都見到一個快速閃過的黑影,隻是模模糊糊的看不出來到底是什麽。

    “不會是鬼吧?”唐堯渾身緊繃,說話之時甚至感覺喉頭都有些發緊,這一次李翔卻沒反駁他,唐堯斜眼一瞄發現這家夥的臉色相當難看。

    “大概是飛蟲之類的東西吧……”李翔聲音微微有些打顫。

    “要不然咱倆先回去?萬一真是不幹淨的東西呢?”唐堯再次提議。

    卻偏偏在這時候天上開始飄起小雨,很快雨勢就越來越大,伴隨著隆隆雷聲,大雨已成傾盆之勢,唐堯一看這個狀況暫時是走不了了,這麽大雨非把機器淋壞了不可。

    李翔尷尬地說“這麽大雨咱們也走不了,等雨停了再說吧,再說就拍這麽點素材也不夠啊。”

    唐堯雖然心裏打起了退堂鼓,可人窮誌短,看在兩千塊的份上還是不情願地點了點頭,帶頭快步朝唯一一間大門打開的廟堂走去。

    因為天色越來越黑的關係,兩人拿出了手電筒,廟堂內一片雜亂,供奉的神像也已經倒在了地上,供桌蒲團之類的物件散落的到處都是,值錢點的東西早就被搬空了,看起來一片狼藉。

    但李翔卻似乎鬆了口氣說道“這裏有鋪蓋卷還有一些塑料瓶,看起來應該有流浪漢在這裏住過,那多半沒有鬼魂之類的東西吧。”

    外麵的雨勢越來越大,手電筒的那點光在這偌大而黑暗的北君廟中如同螢火一般渺小,身處廟堂中唐堯卻越發有種被人監視的感覺。

    可二人才坐下沒多久忽然有奇怪的笑聲傳來,唐堯才放下的心瞬間又提了起來,氣氛更是在刹那間如同凝固住了一般,側耳凝神聽了聽,那類似笑聲的動靜好像是廟堂內的角落中傳來的。

    “什麽聲音?”李翔哆嗦了一下問道。

    唐堯也跟著警覺起來朝黑洞洞的廟堂內看去,猶豫了一下說“要不然我們過去看看。”

    李翔慢慢摸出一把水果刀,另一隻手提著手電筒,衝唐堯點了點頭。

    唐堯舉著dv,兩個人躡手躡腳地朝廟堂深處走了過去。

    創始道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