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陵渡> 玄幻小說> 哈利波特之學霸無敵> 第一千零八十章 第二大部門前
    時間之後來到八月底,魔法部第二大部門,位於地下四樓的神奇動物管理控製司今天人潮湧動,巫師記者們駕著長槍短炮圍成一堆。

    在最中間,兩隻潔白的獨角獸,身形發生了扭曲,她們身上潔白的絨毛漸漸褪.去,前腿立起,然而她們的並行並沒有引起太多人的注意,因為場上幾乎所有人的目光都停駐在了場中的媚娃的身上。

    已經從讓人感覺可怖的、長著尖利大嘴的鳥的腦袋、肩膀上長出一對覆蓋著鱗片的翅膀的媚娃原本形態變回人形的芙蓉,雖然除了頭發沒有風也在腦後飄揚外,長相並沒有發生什麽改變,不過媚娃血統帶來的讓把人變得癡迷、瘋狂的能力似乎在她接觸阿尼馬格斯之後也得到了改善加強,一些人已經開始做出了一些很瘋狂的事情,像是把自己的相機砸了或者一直去直視哈裏斯家的歐文和艾米麗。

    之所以說瘋狂是因為這父女兩現在的身形是一大一小兩條渾身綠得耀眼的蛇怪,大的那條腦袋上有一根鮮紅的羽毛,它們的毒牙好似又細又長的利劍,感受著旁邊喧囂的氣氛,兩條蛇怪直起身體向上攀援,緩緩恢複了自己的人形狀態。變成人形後,艾米麗和歐文才讓自己睜開了眼睛,可是圍觀的巫師們依然有些不敢和他們直視。

    不斷有閃光燈在炫目地閃動,記者們瘋狂的連連按動快門,他們的相機裏麵噴出一股股紫色的煙霧,陣陣濃煙飄在空中,他們將眼前的這些場景一一記錄下來。

    “哈裏斯部長,請問這是不是表明…哈利斯家族已經完全成功掌握了變形成為魔法生物阿尼馬格斯的方法?”一個小個子巫師上躥下跳,舉著手問道。

    “請問哈裏斯家族這次會對外公布研究出的變形神奇生物阿尼瑪格斯的方法嗎?”一個戴著厚底眼鏡的老巫師有些緊張地跟著提問,“之前艾倫·哈裏斯校長似乎因為說這是屬於家族秘密沒有公布,但之後他希望改革教育有教無類…不知道是否改變了主意?”這位老記者似乎擔心自己的語氣引起誤會,他又補充一句,“這樣,我認為完全不用等哈裏斯校長的n.e.w.t出來就可以給他頒發《今日變形術》的最具潛力新人獎了…”

    歐文辨認出這位老記者是在艾倫從古代回來詢問過類似問題的《今日變形術》的老學究,知道對方隻是個書呆子,並不站什麽立場,便好脾氣地回答道:“謝謝你的提問,我們哈裏斯家族的確掌握了這種變形神奇生物的方法,其實就如大家知道的一般,當初艾倫在變形他的阿尼瑪格斯鳳凰時,就的確已經初步掌握了變形神奇生物的方法…但是…”歐文聲音加重,強調道,“這種方法和平常變身普通生物的阿尼馬格斯對比,需要針對施法者個體而進行細微調整的地方實在太多,而且就和巫師們以往所認知的一樣,一旦失敗就會發生完全不可預知的可怕後果…所以…直到在艾倫之後過了這麽長的時間,我們這些人才做好了準備,在一起進行阿尼瑪格斯變形…所以經過慎重考慮,我們認為這種過於危險和個性化的方法實在不適合普及,無法公之於眾。”

    聽到歐文這麽說,現場一片騷動,老學究已經發出了一聲歎息,而一些反哈裏斯媒體也開始想好新聞內容,準備把之前力圖教育改革的艾倫描述成一個虛偽的政客。

    歐文看著那些記者的表情就知道他們在想什麽,他笑了笑話鋒一轉:“不過,我的兒子並不在場,但他作為霍格沃茨的校長和拉文克勞的選民,作為力圖進行教育改革的知識傳播者,這種危險但深奧的學識他將會放置在拉文克勞神殿內,並且他本人應允會在霍格沃茨大學部中,不定期地挑選出足夠優秀的學徒協助完成這種變身…”

    “如果是這樣的話,的確是一個更穩妥的傳播方法…”《今日變形術》的老巫師對哈裏斯這種名義上聽上去保守的作風有點讚許,之後問出了他想問的另一個問題,“哈裏斯部長,我注意到哈裏斯校長在上學期允諾幫助學生們進行普通阿尼馬格斯變形,並且要求他們在假期進行了準備…這是否表示哈裏斯會公開更有效力的普通阿尼馬格斯變身方法?”

    “的確如此。”歐文點頭確認,“對比起變身成魔法生物,變身普通生物的阿尼馬格斯的方法已經很是成熟了,我們會在開學後就將它進行公開,我想《今日變形術》作為這方麵的專業媒體會是我們優先考慮的對象。”說著歐文指了指台下穿著神奇動物管理控製司製服的小天狼星布萊克,“這種針對普通生物的變形方法一部分知識其實源自古老的布萊克家族,之前哈利·波特,和韋斯萊家的兄妹變身成功就是用了布萊克家的方式,而我的兒子則利用它和他在魔藥上的成就互補,完善了一種更安全有效的方法,打算把他們教授給普通巫師們。”

    製服沒有穿整齊,表情有些吃瓜群眾的小天狼星本來正吊兒郎當地依靠在一旁的門框上,突如其來的點名讓他非常不自在,沒有一點心裏準備的他看到記者們把相機什麽的對準了自己。

    “這是變形術學術界的幸事…如果真的能讓人人都變身成阿尼馬格斯…哈裏斯在推動這門學科上的發展功不可沒…我會為哈裏斯校長爭取他應有的榮譽…”雖然知道哈裏斯不會輕易公布關於魔法生物的變身方法,但《今日變形術》的這位老巫師還是覺得非常亢奮,哪怕是普通阿尼馬格斯的變形方法如果在他們雜誌上首批公布的話,他判斷起碼能在魔法史上留下他們這本雜誌的大名。

    歐文和《今日巫師》讓下麵那些反對派巫師記者無法再以此為理由進行攻擊,不過,他們並沒有輕易放棄責難歐文,一個尖聲尖氣的嗓音躥出來:“歐文·哈裏斯部長,至今為止,就你和艾倫·哈裏斯在繞開魔法部集體商議討論的情況下,在國際巫師聯合會上擅自宣布英國退會一事,還一直沒有給我們英國普通巫師一個解釋。”

    提出質問的是鄧普斯特·威格斯瓦德,作為純血家族們的旗下喉舌,他在這幾次哈裏斯的新聞發言上都提出了非常尖銳的問題,試圖在輿論方麵攻擊哈裏斯——並且一直沒有在這方麵取得緊張的他也有些著急,想要在自己的那些投資人麵前做出一點功績。

    隻是威格斯瓦德的話音剛落,圍觀的一些魔法部年輕巫師還有部分年輕的記者便開始駁斥他,一些看起來熱血愣頭青還大聲呼喊自己對英國魔法部這次會議表現的支持。

    “英國這次的事讓人痛快,他們憑什麽要製裁英國。”

    “就要這樣強硬,讓那些想要欺壓我們的人滾出英國。”

    “這才是英國應該有的氣勢!我大英天下無敵呀!”

    ……

    這些吼叫讓背後是純血們的反對派的記者們也有些加入的辯論開始駁斥他們——那些年輕人們雖然熱血沸騰、一個個憤怒的聲音喊得非常響亮,但他們對比起那些專業人士卻說不出什麽太好的理由,很快就有點招架不住。

    現場倒是又亂哄哄的顯成功了一團,

    “事實上,我們並沒有真正地退出國際巫師聯合會,反而國際巫師聯合會為他們的錯誤決策向我們道歉。”約翰·巴薩捋了捋自己最近新修剪的、和他兒子維克多一樣的短卷發,作為歐文的幕僚,他出言替不方便掉價打嘴仗的歐文站出來辯駁,“威格斯瓦德記者,我必須提醒你,這位記者先生,今天隻是就阿尼瑪格斯一事進行采訪,請不要提問與其無關的話題。”

    “問題不在於哈裏斯部長的這種行動是否明智﹐而是這種行動是否符合魔法部規定程序…英國不是輕易簽署實施國際條約的國家﹐這些條約都是嚴肅的承諾﹐是經過廣泛的無數巫師先輩們辯論後生效的。而部長采取的單方麵行動是不符合這一標準的。”那些憤怒的聲音讓責問的鄧普斯特·威格斯瓦德的神色越發堅定,他並不在意約翰的提醒,反倒以為是自己觸到了歐文想要躲避的問題,得意之下伸出手指指向歐文,“更何況,哈裏斯部長是在為不重要的榮耀,而讓整個英國魔法界麵臨被國際巫師社會孤立的危險,這完全是不必要的冒險。”

    “我曰你女馬!”隨著一聲蘇格蘭腔調的暴吼,一個有著粗壯肌肉的中年男巫顧不得一切,直接抬起一腳在了鄧普斯特·威格斯瓦德的胸口把他蹬倒在地,接著他也沒有用魔杖而是一拳打在了威格斯瓦德臉上,隨即騎在他的身上,成這個記者被打懵時,用一隻大手牢牢鉗製住了他的兩隻相比起來堪稱纖細的手腕,另一隻拳頭繼續對著他的頭狠狠砸下去,“你這個英奸!叛徒!難道你還想英國在遭受不公平待遇時不反抗反過來給那些國家道歉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