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陵渡> 玄幻小說> 女帝的大內總管> 第六百五十九章 惡巴進乾京
    正文

    “大總管,您又這樣……”寇冬兒小聲說了一句,她知道周安有一些惡趣味,在男女之事,總會有一些獨特的花樣。

    寇冬兒在說話的同時,便爬床榻,嘴說是說,但身體還是很配合的。

    啪!

    周安抬手便拍了一下寇冬兒後麵。

    “少廢話,快點!”周安很霸道的催道。

    “嗯……”寇冬兒發出不可描述的鼻音,歪頭給了周安一個含羞帶臊的眼神,便從周安拉起的一角,鑽入被子裏,從那被拉起的一角,她能夠看到,裏麵有一雙女人的小腿。

    當然以為是白小葵的。

    白小葵膚若凝脂,與其他人女人相,僅看身體局部能夠區分,因為白小葵吃過周安的神丹,與女帝、雲景公主一樣,青春永駐了!

    寇冬兒鑽進去後,裏麵全黑,什麽都看不到。

    她感覺到,自己被“白小葵”抱住了!

    然後,“白小葵”親她了!

    她也回應了“白小葵”的親吻!

    她之所以會回應,當然不是因為她私下裏跟白小葵有什麽,這完全都是因為周安的惡趣味,次她跟白小葵一起陪周安,已經有過很多不可描述的新體驗,跟打開了新世界大門一樣。

    而女孩子與女孩子之間,本要男人與男人之間,更親近!

    好姐妹大被同眠晚動手動腳玩鬧,是很常見的事。

    更不要說,寇冬兒本有這麽方麵經驗……她以前跟女帝親過,陪女帝練習吻技!

    被子特別大!

    周安聽著被子裏嘖嘖的動靜,而後便也鑽了進去,被子裏一下子更亂了!

    其實對此寇冬兒是覺得有些怪的,因為次她跟白小葵,是不蒙著被子的,周安要看的,這次也不知道為什麽要蒙著被子,直到周安也鑽被子裏,寇冬兒才有那麽一絲“恍然大悟”的感覺!

    或許,這是什麽新玩法!

    寇冬兒來時,天剛擦亮,時間確實是早得很!

    不知不覺,小半個時辰過去了,天色大亮!

    被子在“運動”,突然被蹬掉了。

    “殿下!!”

    寧安苑北殿,猛的響起了寇冬兒的驚叫……

    ……

    不多時後,寧安苑北殿內。

    寇冬兒跪坐著床榻邊,垂著頭一動不動,表情很僵硬,還一副沒緩過神來的樣子。雲景公主則拉著被子,所在床榻裏側,眼巴巴的看著寇冬兒。

    周安則是已經下床了,在窗邊來回走動。

    “冬兒姐啊……聖有孕在身,受不得刺激,所以有些事……”周安來回踱步,對寇冬兒曉之以理,動之以情!

    其實都是廢話!

    現在寇冬兒敢不敢對女帝大小報告,完全取決於她敢不敢“自爆”!

    她敢將今天的情況向女帝詳細說明嗎?

    她已經被周安拖下水了!

    跟雲景公主一起……侍奉周安!

    她怎麽解釋?

    說是被欺騙了,不知道被子裏女人是雲景公主?

    那她以為是誰?

    以為是白小葵?

    這可露餡了,她會暴露之前一直幫周安欺騙女帝的事,她肯跟其他女人一同侍奉周安,說明她之前幹過,她不解釋不行,可解釋了,那女帝會知道,原來寇冬兒一直都在瞞著她!

    所以現在寇冬兒隻要敢打小報告,是直接自爆!

    女帝對她的懲罰,隻會對雲景公主,對周安的懲罰更重!

    所以……

    周安還是廢話了好一陣,該說的得說清楚,他也是得讓寇冬兒明白,這……不是什麽大事!

    並沒有危害女帝!

    雖說白小葵與雲景公主與周安苟且,從嚴重程度來說,是完全不同的,因為白小葵是外人,而雲景公主是女帝妹妹,周安是她姐夫,這已經是倫理問題……

    但說破大天!

    也隻是男男女女這點事,與皇權,與朝廷,與江山社稷,扯不什麽關係!

    寇冬兒不打小報告,那萬事大吉,宮廷和諧!

    如果她打小報告,那是宮廷大地震,朝堂大地震,甚至全天下,都會因此出現變化!周安的身份位置發生任何變動,都是牽一發動全身!

    周安將話都說清楚了,讓寇冬兒自己衡量。

    他甚至還說了一些危言聳聽的話,給了寇冬兒一種,一旦她打小報告,會影響江山穩定的感覺!

    周安長篇大論說完後。

    雲景公主也求寇冬兒。

    “……冬兒姐,不說好不好……不要讓皇姐知道……”

    大殿裏安靜了。

    好一陣。

    “奴婢……奴婢不會說。”寇冬兒終於點頭了,她還垂著頭,說完又看雲景公主一眼,緊接著:“唉!”

    她長歎了口氣!

    一種好累好疲憊的感覺!

    其實她一點都不想攙和在這些事,她不想夾在周安與女帝間,好想要跟這一切都沒任何關係啊!

    ……

    當周安與寇冬兒來到乾元殿時,時間也隻是晚了一些而已,女帝早膳都吃了一半了。

    但也問題不大。

    “打算什麽時候開始閉關?”女帝見周安來了,第一句話便問。

    周安昨天親王賭場回來,跟女帝說了,自己可能要閉關。

    現在周安跟寇冬兒來了,自然是說明,周安昨天夜裏沒閉關。

    “閉關……今天晚吧,有些事還得安排安排……”周安回道。

    早膳吃的風平浪靜。

    女帝先吃完去朝了,陪她朝的是司禮監秉筆太監鄧禹,周安這個大內總管掌印太監,因為總有事,朝堂又很和諧,所以他不想去,女帝不會要求他去朝。

    周安在乾元殿吃了早膳後,又去東廠安排了一下。

    午回來,又分別找了趙尊、雲景公主、白小葵、吉雅,以及奴王元霸……全都分別說了一些事,安排了一下。

    下午黃昏時分。

    周安便正式開始了新一輪的閉關!

    因為北戎老妖怪的威脅存在,所以周安這次閉關,守在寧安苑周圍的力量,極為變態!除了一千神策軍外,妙嚴法師、趙尊、吉雅、奴王全都住在周圍。

    時光匆匆。

    轉眼。

    八天後。

    寧安苑。

    北殿內殿,丹爐前!

    周安依舊在閉關修煉,這是他第三次閉關修煉《霸山訣》。

    第一次閉關,耗時七天,周安打通了一條荒脈,第一次最重要!因為一條荒脈成了,之後開辟荒脈的速度會大大加快,荒脈越多,再開辟,越快!

    第二次閉關,原本計劃也是七天,但因為容郡王遭到刺殺的事,周安閉關六天被打斷了,不過在這六天時間裏,周安也是又打通了兩條荒脈!

    而現在這次,已經是第三次閉關,已經足足閉關了八天!

    這八天時間,周安又開了四條荒脈!

    目前他已經開了七條荒脈,正打算開第八條……

    他打算一鼓作氣,連開第八、第九荒脈!

    一旦九條荒脈成,那按照周安之前的推斷,他將成為“有緣人”,可以再次進入天人寶圖,接受霸山皇的傳承……

    呼!

    內殿,好似起風了,窗戶輕輕晃了一下。

    一道身影憑空出現在盤坐在丹爐前的周安身邊!

    是一個戴著麵紗的女人!

    月皇後!

    “醒來……”月皇後抬手對周安揚出一道光。

    貿然叫醒閉關的人,是很危險的,但月皇後有辦法,讓周安安安穩穩的醒來。

    周安一下子醒了,並未遭到反噬。

    “那老不死已經到乾京了。”月皇後又直接道。

    周安看月皇後還愣神呢,聽月皇後說,臉色驟變!

    北戎天人惡巴進乾京城了?

    月皇後沒攔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