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後呢?”君修塵神色平靜的看著她。

    鳳九歌眨眼,他的表情沒有任何變化,一時間也分不清楚他是在生氣,還是沒有生氣。

    “你是不是可以把天道學院給我了?”鳳九歌滿臉期待的看著她。

    “本王記得,當初說的是你把她趕走。”君修塵手指有一下沒一下輕輕敲打著桌麵。

    “皇上不逼你娶蘇纖雪,就是斷了她的希望,你再冷血一些,她不就會死心?”

    “……”君修塵。

    “所以你到底要不要把天道學院給我?”鳳九歌鼓著粉嫩嫩的臉凶凶的看著他。

    “如果本王說不給呢。”

    鳳九歌站直身子,深吸一口氣後說道,“你要是不給,我們就絕交!”

    “認真的?”

    “是!”鳳九歌很有骨氣的說。

    “那你走吧。”

    “……”鳳九歌瞪眼。

    所以他這意思是,要跟她絕交,天道學院也不給她了?

    “希望你能一直這麽有骨氣。”君修塵淡漠的說。

    鳳九歌對上他的眼神,非常有骨氣的說,“當然,以後我們不要再往來,你走你的陽光大道,我走我的獨木橋。”

    她不再陪他玩了!

    “嗯,很好。”君修塵目光一瞬不瞬的盯著她。

    鳳九歌深吸口氣,看了看他,轉身快速離開。

    ……

    將軍府。

    “九歌姐姐,我們剛搬去修王府,怎麽馬上就回來了,會不會太快了啊。”賈笑笑滿臉疑惑的問。

    鳳九歌看了看她,嚴肅的說,“以後我們和修王府不再有任何關係。”

    “你們吵架了?”賈笑笑眨眼。

    “沒有。”鳳九歌想了想說道,他們最多就是合作不成分道揚鑣。

    當初要不是君修塵拿天道學院壓她,她也不會答應接那個任務。

    如今皇上已經答應不再逼他娶蘇纖雪,他還挑刺……

    好在皇上已經答應把天道學院給她,要是不給的話……

    鳳九歌哭,她好像也沒有什麽辦法!

    難道要重新建造一座學院,那得需要多長時間,需要多少金錢……

    ……

    翌日。

    將軍府門口。

    隻見門口放著一車妖豔的紅色花朵,紅似火,充滿一股說不出的魅惑,還有神秘。

    “怎麽回事?誰會送這麽一大車花朵,好漂亮啊。”鳳芙雙手捧心的說。

    “會不會是送給我們的?”鳳靜一臉心花怒放。

    畢竟昨晚鳳九歌已經被君修塵趕回了將軍府,怎麽可能還會有人給她送花。

    所以一定是送給她們的。

    鳳九歌打著哈欠,被賈笑笑拉著往門口走。

    “到底是什麽東西,非要拉著我去看啊。”鳳九歌半眯著眼睛歪著腦袋走路,昨晚修煉太晚,她現在困死了。

    “很漂亮的花。”賈笑笑拖著鳳九歌狂奔。

    到了門口後,鳳九歌才睜開眼睛,竟然是一車妖豔似火的曼珠沙華。

    一朵朵鮮豔欲滴,上麵還有水珠。

    “臥槽,大清早的誰送這種不吉的花!”鳳九歌暴怒的咆哮。

    “你吼什麽吼啊,什麽不吉,明明這麽漂亮,又不是送給你的。”鳳芙滿臉鄙夷的瞪著鳳九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