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陵渡> 玄幻小說> 巫師再臨> 第544章 大結局
    “你們兩個對抗我的勇氣就是來自於那個區區人類?”

    似男似女的聲音,顯得妖異鬼魅,恐懼之母那看似純潔弱小的身體,卻蘊含著宇宙中最為恐怖的力量。

    孕育之母的身體再度變化起來,一層層昆蟲一樣的外骨骼甲胄附著在其身體表麵,三對類似於昆蟲和蝙蝠一樣的翅膀在身後伸展開來,一條比她身體還要長了至少十倍以上的尾巴在其身後搖曳,臉上青筋暴起,雙眼變得赤紅,嘴角咧出一絲冷笑,瞬間消失在了原地,出現在恐懼之母的身後,揮起一抓便向著恐懼之母的腦袋抓了過去。

    恐懼之母那十六歲少女一樣的身體,看起來根本無法抵抗這凶橫的一爪,但就在孕育之母的攻擊到來的時候,恐懼之母腦後的頭發突然飛舞起來,本來被頭發遮擋的腦後出現了一張充滿了怨恨和驚恐的蒼白麵容,對著孕育之母發出了刺耳的尖叫。

    一隻隻蒼白的手臂從恐懼之母的背後伸出,抓住了孕育之母的身體,但沒等恐懼之母進行攻擊,便有一道空間裂縫出現在了二者之間,切斷了那些手臂,使得孕育之母恢複了自由,並且張口噴出了一道黏著的閃爍著光芒的灼熱粘液,劈頭蓋臉的噴在了恐懼之母的身上。

    在一聲聲的哀嚎中,恐懼之母的身體如脫離一樣的從頭頂裂開,數量龐大的蒼白手臂從中伸出,緊接著是充斥著各種負麵情緒的麵容,很快一尊身軀龐大扭曲的神靈從那十六歲少女一樣的表皮中脫離了出來,懸浮在半空之上。

    此時的恐懼之母,擁有九十九張各不相同,卻全部都充斥著扭曲表情的麵容,而在中央的第一百張麵容則是剛才的那個十六歲少女的臉,在那張臉的下麵,還掛著脫離下去的十六歲少女的表皮,而其身體通體慘白,隻能夠勉強看到女性的特征,一共有將近千多條大小長短各異的手臂,通體散發著讓人驚悚瘋狂的氣息。

    “嗬,終於露出你的真麵目了嗎?還以為你真的凝聚了本體,結果也隻是有著本體氣息的偽裝罷了。”

    “孕育!命運!與我融為一體,我們便可以成就主神之位,成為永恒!”

    “成為主神,在你反叛並偷襲本體的時候就已經是不可能的了,現在的你還要妄想主神之位,隻能夠帶著我們兩個一起毀滅,我們是不可能和你融合的,與其那般我倒是寧願徹底隕落!”

    命運之母的話音落下,一道道漆黑的裂縫從各個方向蔓延過來,瞬間分割了恐懼之母的整個身體,但是同時間恐懼之母的千多條手臂也跨越了空間,抓住了命運之母和孕育之母的身體,三位古神糾纏在了一起,在宇宙之中纏鬥不休,所過之處,無論是星辰還是空間,盡數爆裂開來,隻留下了一條滿是狼藉的區域。

    沙蘭必須緊跟著他們才可以保證世界之力對命運之母和孕育之母的加持,因此他在保證了安全範圍的情況下,緊緊跟著他們,不至於被他們甩掉,幸而現在的沙蘭已然有了如此的實力,倒也不怕追不上她們。

    “轟隆!”

    一聲劇烈的轟鳴,三人撞在了一顆小型恒星之上,直接把那小型恒星徹底摧毀,化為了一枚巨大的黑洞吸扯著身周所有的東西,隻不過對於恐懼之母三人來說,那僅僅隻是相當於自然現象罷了,根本對她們造成不了影響。

    三尊古神懸浮在混亂的宇宙中,警惕著對方。

    恐懼之母上前一步,剛準備繼續攻擊,卻突然身體一抖,那一百張臉上竟然露出了驚恐的神色,一起爆發出了尖銳的嚎叫。

    “什麽!你是怎麽侵入我的體內的,你休想占據我的身體,我不……”

    身體再度一抖,恐懼之母的身體迅速收縮起來,化為了之前那十六歲少女的樣子。

    緩緩抬起了頭,此時的恐懼之母對著命運之母和孕育之母露出了一個淡淡的笑容,開口說道:“倒是要比我想象中的簡單很多,不過想來也正常,你們的本體在誕生之初,實際上就是靠著吞噬了兩個世界的意誌演化出來的,而宇宙意誌屬於我的手腳,或者說更近似於我的身體的細胞,有了我的印記,自然更容易被我掌握,現在你們兩個也離開我太久了,也是時候歸來了。”

    聽著此時恐懼之母的話,命運之母額頭上的那隻眼睛仿佛看到了什麽讓她驚懼的東西,臉上第一次流露出了發自於內心的恐懼,但孕育之母那邊則是沒有那麽敏感,隻見她冷笑一聲,大聲喝道:“裝神弄鬼,恐懼之母,你也就隻有這點能耐了!”

    言畢,孕育之母的身體迅速膨脹起來,無數昆蟲節肢一樣的肢體從其身上生長而出,咆哮著衝向了恐懼之母。

    但就在孕育之母剛剛衝向恐懼之母的一刹那,此時的恐懼之母突然伸手對著孕育之母一點,孕育之母的身體當下便炸裂開來,化為了無數的微小細胞,在恐懼之母微微吸氣的當口,那些孕育之母身體炸裂開的細胞盡數被吸入了恐懼之母的體內,徹底的被恐懼之母吸收。

    這個時候,命運之母突然轉頭看向沙蘭,臉上帶著無奈的笑容,對沙蘭說道:“沙蘭,我真的沒有預料到,無論是我和孕育,還是恐懼,我們的爭鬥竟然是給別人做了嫁衣,懇求你,如果你最終戰勝了他,請幫我們一把,如果你也敗在了他的手下,那麽……那也沒有必要多說什麽了,再見了。”

    話音剛落,命運之母的身體突然炸裂開來,如孕育之母一般化為了無數的細胞被恐懼之母,或者說占據了恐懼之母身體的那個真正的敵人吸入了體內。

    抿了抿嘴,恐懼之母看著自己的身體,仿佛對自己的身體有些不滿意,隻見她的身體微微蠕動,立刻從一個十六歲的少女,變成了一個身材高大修長的英俊男子,看起來其麵貌三分像艾爾,三分像黑光,三分像沙蘭,儼然是他們三人麵貌和身體的融合一般。

    “這才是最為完美的身體,你說對吧,沙蘭。”

    後退一步,沙蘭看著他,說道:“你到底是誰?”

    聳聳肩,那人笑著對沙蘭說道:“你不是已經猜到了嗎?為什麽還要問我呢?來,說出我的名字……說出我的名字……”

    話說到最後,整個世界都在回蕩著他的聲音,隱約間沙蘭能夠感覺到來自於世界的壓製和束縛,他看著對方,麵色無悲無喜的說道:“宇宙意誌,果然是你。”

    “賓果,答對了……哦,這個賓果是黑光最喜歡說的口癖,雖然我不知道具體的意思,但是大概應該是你們三人原本世界的某種語言,我覺得很有意思。

    嘿,好久沒有這樣以我自己的身份和某個人對話了,上一次貌似還是在和黑光晉升主神的時候吧,更上一次……大概是為了對抗那些外神幫助艾爾晉升主神的那次,不得不說,能夠以自己的身份和人對話的感覺真的不錯呐。”

    沙蘭警惕的看著世界意識,低聲問道:“你到底是怎麽回事?宇宙意誌不得擁有自我,世界意識不得幹擾世間運轉,宇宙意誌需要秉承世界規則運行,這是一個宇宙的根本法則,就算是宇宙意誌也不可能違背,你到底有什麽毛病?”

    “毛病……沒錯,我的確是生病了,自從一個外來的主神在瀕死的時候來到了我的宇宙,我便被他身上的病毒感染了,當然在我看來這種感染並非是一件不好的事情,起碼這些病毒讓我覺醒了自我的意識,讓我知道這個宇宙本就屬於我,而我必然要成為主神完全掌控整個宇宙,永恒的存在下去!”

    話音落下,世界意識伸手向著沙蘭抓了過去,使得沙蘭明顯的感受到有一股更加強大的世界之力在侵入自己的體內世界,想要把自己完全吞噬,正當沙蘭準備逃離的時候,翠綠的光芒綻放而出,一隻碩大的手掌抓住了宇宙意誌的身體,把他直接拽入了翡翠夢境之中。

    見此沙蘭緊隨其後,迅速的追了上去,一起進入了翡翠夢境之內。

    到達翡翠夢境,沙蘭一眼就看到了身高幾乎要衝破翡翠夢境極限的翡翠之主,此時的他正一把把宇宙意誌慣在了地麵上,揮拳向著地麵上的宇宙意誌轟了下去。

    但在這一刹那,另外一隻同樣巨大的拳頭從地麵之下竄出,正麵和翡翠之主的拳頭碰撞在了一起,迸發出了驚人的衝擊和力量波動,翡翠之主連連後退,驚異的看著那隻碩大的拳頭。

    隻見地麵猛然爆碎開來,一尊體型同樣巨大的巨人出現在了翡翠之主的麵前,其身上附著著一層外骨骼一般的甲胄,渾身燃燒著驚人的氣焰。

    “翡翠之主,本來打算吸收了沙蘭在找你,既然你自己找上門來了,那麽我就先把你幹掉再說,這個宇宙沒有必要分為物質和精神,所有的一切權柄都該全部歸屬於我!”

    宇宙意誌再度衝了上來,與翡翠之主纏鬥在一起,頓時剛剛恢複的翡翠夢境再度崩碎了開來,大地產生了道道的裂縫,天空被撕裂,空間裂縫隨處可見。

    此時,沙蘭的耳邊傳來了翡翠之主的聲音,二話不說,立刻轉身向著之前那個小屋的方向飛去,走入小屋,沙蘭看著懸浮在小屋桌子上的碧綠球體,他知道自己的震蕩分身就在裏麵感悟震蕩規則,他沒有任何猶豫,立刻按照剛才翡翠之主對他說的話,走入了那翠綠小球之中與震蕩分身融合為一,全力感悟震蕩規則。

    在沙蘭加速感悟規則的時候,宇宙意誌和翡翠之主的戰鬥也達到了白熱化的程度,幾乎被完全撕裂的翡翠夢境,再也無法阻擋物質宇宙的規則和本源力量的滲入,使得原本就與翡翠之主實力近乎於相當的宇宙意誌,實力再度提升。

    “砰!”

    宇宙意誌伸手抓住了翡翠之主的拳頭,他看著翡翠之主緩緩的把其壓製了下來,笑著對其說道:“翡翠之主,你的實力固然不錯,但是對於我而言,終究也隻是我宇宙中的一個生命罷了,如今在翡翠夢境被撕裂的情況下,你在這裏已經沒有任何的優勢了。”

    翡翠之主雙眼完全化為了金色,一股股翡翠夢境的力量匯聚了起來,懸浮在翡翠之主的腦後,正當他準備動手的時候,宇宙意誌的左手突然化為刀掌,直接刺入了翡翠之主的胸口,貫穿了他的身體,頓時翡翠之主匯聚的那些力量崩碎開來,化為了點點星屑般的能量被宇宙意誌吸入了體內。

    抽出手來,宇宙意誌舔了舔手上的血液,跨過了已經失去了反抗能力的翡翠之主,向著沙蘭剛才離開的方向走去,他並沒有自大到了任由沙蘭突破主神的程度,翡翠之主已經被擊敗,早晚都是他的,現在最為主要的事情,便是找到沙蘭,把他徹底的吞噬。

    宇宙意誌的身體恢複了正常的大小,他看著麵前的小木屋,揮手便把木屋徹底的破壞,走到了懸浮在地麵之上的碧綠色球體麵前,宇宙意誌饒有興致的打量了一下,突然笑著說道:“我以為古神殿已經是領悟規則最快的地方了,原來還有這種辦法,不愧是有著悠久時光的古神,在這方麵翡翠之主的確是有些自己的能耐,隻是可惜沙蘭就隻能夠到此為止了。”

    向前一步,宇宙意誌走入了那碧綠圓球之中,尋找在其中的沙蘭,但就在他剛剛進入的時候,圓球突然爆碎開來,宇宙意誌的身體從內部倒飛了出去,身體止不住的後退,由於其速度極快,在地麵上留下了一道極深的溝壑。

    不知道飛出了多少距離,宇宙意誌從地麵上緩緩的爬了起來,他低頭看著自己胸口上的一個拳印,臉色變得極為難看。

    剛才宇宙意誌剛剛進入那碧綠色圓球般的夢境中,便立刻感覺到了不對勁,因為裏麵的時間流速與外麵相差極大,不過宇宙意誌也算是信心十足,他覺得自己完全可以對付的了沙蘭,但就在他找到沙蘭準備動手的時候,卻有另外一個沙蘭出現在了他的麵前給了他一拳,而這一拳直接打散了宇宙意誌的力量,使得他沒有任何反應能力,直接被打出了夢境,飛出很遠才緩緩停下。

    站起身來,宇宙意誌的力量瘋狂湧動而出,尋找沙蘭的蹤跡,但卻意外的一無所獲。

    思念良久,宇宙意誌突然冷笑道:“實力的確是有增強,但是恐怕還沒有達到主神層次吧,否則根本沒有必要立刻逃走,既然你離開了,那麽我就先吞噬掉翡翠之主,然後再去找你的蹤跡。”

    身體一晃,宇宙意誌便來到了翡翠之主的身邊,他看著翡翠之主般揮手想要依法炮製,把翡翠之主化為最原始的細胞徹底吸收,但就在這個時候,一隻手抓住了宇宙意誌的手腕,使得宇宙意誌無法傷害到翡翠之主一分一毫。

    轉頭看去,沙蘭不知道什麽時候來到了他的身邊,抓住了他的手腕,那輕易可以殺死一位古神的手臂,如今卻被沙蘭輕易握在手中,難以動彈。

    “你果然還是出現了,沙蘭-溫爾曼!”

    “也是時候讓你恢複正常了。”

    “正常?現在的我比任何時候都要正常!”

    “轟隆!”

    一股龐大的能量如風暴一般掠過沙蘭的身體向後噴湧而出,然而這可以在一瞬間重創乃至於殺死一位古神的能量風暴,在沙蘭的麵前卻宛若微風拂麵,根本沒有對他造成任何的影響。

    麵色微變,宇宙意誌的身上再度湧起漆黑的電流,那是高度凝聚的黑色雷霆,對於宇宙意誌來說,自然可以把這種針對於一個世界裏麵,超出力量上限的入侵者的規則力量,應用在自身對敵之上。

    “轟轟轟……”

    漆黑的雷霆接連不斷的轟擊在沙蘭的身上,但是出乎宇宙意誌的預料,沙蘭的身上沒有任何的傷痕,那隻握著他手腕的手,也一如剛才般緊緊的抓著宇宙意誌的手腕。

    “該死的混蛋!”

    抬起另外一隻手,高濃度的世界之力迅速凝聚起來,化為了一柄長劍,被宇宙意誌猛地刺向了沙蘭的胸口。

    然而就在那長劍刺中沙蘭胸口的一瞬間,這柄威力甚至於要超過神器的長劍,竟然自行分解了開來,化為了本源的世界之力湧入了沙蘭的體內,消失的無影無蹤。

    瞳孔緊縮,宇宙意誌揮手斬去了自己的手臂,隨即化為了一道流光向著翡翠夢境之外的物質宇宙衝了過去,在物質宇宙他的力量才是無窮盡的,在那裏沙蘭絕對不可能還如此無視他的攻擊!

    看著離開翡翠夢境去往物質宇宙的宇宙意誌,沙蘭可以阻攔他,但是他卻沒有那麽做,隻是淡淡的笑了笑,舉起手中的一隻屬於宇宙意誌的手臂,雖然隻是一隻手臂,其中蘊含的力量也是難以想象的龐大了。

    雙手一撮,這半條手臂立刻化為了點點星光擴散到了整個翡翠夢境,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把整個翡翠夢境都修複了起來。

    走到了翡翠之主的麵前,沙蘭伸手在翡翠之主胸口的傷口上一按,那傷口立刻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愈合起來,下一秒翡翠之主睜開了眼睛,他看著沙蘭,略微打量了一下,突然大笑了起來。

    良久之後,翡翠之主看著沙蘭,開口說道:“主神的感覺,如何?”

    想了想,沙蘭才回答道:“有些混亂,也有些累,就仿佛在一瞬間明白了整個宇宙的規則一樣,大腦有些混沌,但好在我提前做出了準備,還算是可以平穩的接受這些改變。”

    “宇宙意誌你打算如何處理,他貌似已經回到物質宇宙了,到了那裏,就算是你也不太好對付他了吧?”

    “放心,他雖然去了物質宇宙,卻不是他的物質宇宙……嗯,我去去就來,解決了他我們在說其他的事情。”

    言畢,沙蘭瞬間消失在了翡翠之主的麵前,出現在了一片宇宙星空之中,而此時他明顯的看到同樣懸浮在那裏的宇宙意誌。

    “沙蘭-溫爾曼,你終於來了,這裏是我的宇宙,你休想在我的宇宙之中打敗我!”

    沒有回答宇宙意誌的話,沙蘭隻是緩緩的伸開了雙手,一道散發著白色光芒的身軀從沙蘭的肉身中脫離了出來,懸浮在高空之上,這個白色的身軀額頭上,有著一枚繁複到極致,即使是普通古神看一眼都足以感覺到暈眩的倒三角形的神徽,而在這幅身軀上,白色的光芒緩緩收斂,化為了一件潔白的長袍垂落下來,一頭漆黑的長發隨意飄蕩在腦後。

    與此同時,沙蘭原本的軀體突然發生了變化,肉身和影子分離,體內的阿斯加德伴隨著所有的巫具晶石等外物匯聚在一起。

    肉身、影子、外物,三者各自發生了變化。

    肉身不斷的膨脹,化為了一尊有著一對修長彎角,火焰般的長發,一對牛足,身軀高大魁梧的巨人。

    影子不斷的翻滾流轉,化為了一尊身著飄散著漆黑煙霧長袍的黑發冷峻男子。

    外物則是各種分離組裝,在道道電流的接引下,形成了一件把全身包裹的嚴嚴實實的貼身機械鎧甲,而在鎧甲之中,一團電光逐漸凝實,化為了一個臉上帶著狂野笑容的男子。

    至此,沙蘭的三大分身徹底的成型,真正成就了古神之位!

    “三位一體,一體三分,你果然成就了古神之位,竟然真的如此之快!隻是我很想知道,成為了古神的你,是不是在心理上也變成了一個神,是不是真的可以放棄你的那些朋友和愛人。”

    對於宇宙意誌來說,他是沒有任何屬於智慧生物的好惡感,或者羞恥感,自然也沒有什麽道德觀念,可以打得過,自然就打,打不過那就使用威脅的手段,對於他來說沒有什麽差別。

    然而當他真的揮手鎖定如伊玟那些人的時候,卻突然發現自己根本無法鎖定那些人的存在了。

    麵色微變,宇宙意誌再度開口說道:“看來你是把他們藏起來了,不過無所謂,如果你覺得整個宇宙的人死掉都無所謂的話,那麽……”

    話沒說完,宇宙意誌的表情再度發生了變化,因為他沒有發現任何一個智慧生物,不,他是根本沒有發現任何生物在這片宇宙中。

    這個時候,沙蘭的本體和三大分身再度聚合,化為了一個身著白色長袍的年輕人形象,他伸手對著宇宙意誌一點,立刻切斷了宇宙意誌和這方宇宙的聯係,使得宇宙意誌的臉上終於露出了難以言喻的驚恐之色。

    “這,這怎麽可能,你怎麽可能切斷我和宇宙的聯係……宇宙裏麵的人呢!這裏的人呢!你把他們藏到什麽地方去了!”

    “被藏起來的不是宇宙裏麵的人,而是作為宇宙意誌的你。”

    “被藏起來的人是我?難道說,這個宇宙是你的……”

    “沒錯,這裏是我的體內宇宙,你應該是知道的,一個宇宙誕生的主神隻會有兩個,這個宇宙之所以誕生了三個主神,那是因為黑光繼承的乃是隕落在這個宇宙的外神的主神之位,而我才是這個宇宙真正的第二個誕生的主神。

    因此我的體內宇宙是與這個宇宙一模一樣的複製品,在我從夢境中醒來的時候,便把我的體內宇宙連接了翡翠夢境,在翡翠之主的配合下,隻要等到你離開翡翠夢境的時候,就會進入我的體內宇宙。

    當然為了讓你不至於那麽快發現,我還把這個宇宙的權限臨時賦予了你,結果看來我的計劃還是正確的,起碼你真的認為這裏是你的宇宙,並且在這裏等著我的到來了。”

    “這才是你之前在夢境破碎的時候,消失了一小段時間的原因了,對吧!”

    “沒錯,事實就是這樣。”

    聽到這話,宇宙意誌的表情變得更加難看起來,他死死的盯著沙蘭,突然間化為了一道流光向著宇宙之外衝去,他要脫離這裏,回到自己的宇宙,否則他必然要徹底隕落在這裏了!

    然而就在宇宙意誌即將來到宇宙邊緣區域的時候,一個身著黑煙構成的長袍的冷峻男子出現在了他的麵前,伸手一點,便有無盡的黑暗迅速吞噬了宇宙意誌。

    當宇宙意誌好不容易從黑暗中脫離出來的時候,身著機械鎧甲的雷霆分身則是對著宇宙意誌轟出一拳,狂暴的雷霆無窮無盡,把宇宙意誌瞬間拖入了真正無邊際的雷海之中,身體幾乎被雷海徹底煉化。

    發出一聲聲的尖叫,宇宙意誌的身體猛然爆裂開來,變成了無數的影子衝出了雷海,向著四麵八方逃竄出去,隻要有一個影子能夠脫離這方宇宙,宇宙意誌便可以再度複蘇。

    “嗡!”

    一道無形的震蕩波突然擴散了開來,席卷了整個宇宙,這股震蕩波的頻率和特性極為特殊,並沒有損傷到宇宙中的任何東西,卻對那些宇宙意誌的分身影子擁有極大的破壞力,一個個宇宙意誌的分身影子先後炸裂開來化為了虛無,堪稱無窮盡的分身影子在一瞬之間化為了烏有,隻剩下了一道虛弱不堪的真身幻影,在宇宙中緩慢的向前飛去,拚盡全力的想要脫離這方宇宙。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一隻散發著白色光芒的大手突然出現在了他的麵前,在宇宙意誌尚未來得及說出求饒的話時,那隻白光大手猛地捏合,把那道幻影徹底的捏爆,化為了虛無消散開來。

    此時,沙蘭再度張開手,掌心中隻剩下了最為原始,如同剛出生嬰兒一樣的宇宙意誌,隻要把它投入原本的宇宙中,它就可以再度管理整個宇宙進入正軌,不再會變成之前那般模樣了。

    抬頭看向走來的三大分身,沙蘭對他們微微一笑,說道:“辛苦你們了,現在我們就回去吧。”

    話音落下,沙蘭收回了三大分身,再度化為了原本人類的模樣,抬腳走出自己的宇宙,再度來到了外麵的宇宙中,看著腳下的域外戰場,沙蘭冷哼一聲,域外戰場的所有靈體和怪異,乃至於恐懼之子,全部泯滅於無形,消失在了整個宇宙之中。

    沒有去管域外戰場那些人的驚異之情,沙蘭看了眼注意到自己的幾個主神,對他們笑了笑,揮手放出了還原的宇宙意誌,緊接著手指彈了一下,三道糾纏在一起的流光射了出去,投入到了某個內宇宙的星球之中,並且在十個月之後,某個懷孕的貴族女子,誕生下了三胞胎的女兒。

    “恐懼、命運、孕育……希望這一世你們可以安寧的生活下去。”

    轉過頭來,沙蘭看著此方宇宙,宇宙意誌尚且年幼,宇宙中神的數量也有些太多了,心念一動,此方宇宙中所有的神都消失在了這裏,進入了他的宇宙,至於那些與他有關係的人事物,則是沒有例外,全部消失在了這個宇宙中,出現在了他的宇宙之內。

    同時在每個人的腦海中,都有一個聲音響起。

    來不來?

    但凡是說出來的人,全部去往了新的宇宙,而說出不來和沉默的人,則繼續留在這裏。

    對於那些人的選擇,沙蘭沒有在進行關注,他向前踏出一步,消失在了這個宇宙中,看著懸浮在宇宙之外的兩個人,走上前去,三人相視而笑,一起化為了流光離開了這裏,近乎於數萬年的間隔,來自於同一個世界的三個同鄉人,卻是有很多的話要對對方說起。

    “艾爾,黑光,你們來自於哪裏?”

    “我來自於魔都。”

    “我是京城的,你呢,沙蘭?”

    “我?我來自於東北。”

    “哈,那我們可是要好好的聊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