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陵渡> 玄幻小說> 幽冥通寶> 一千二百四十章 不知來處,不知歸處
    沒想到話從我嘴裏說出來,竟變得如此生硬。

    我爸倒也不在意,隻是默默地從口袋裏摸出一根煙,慢騰騰地遞給我。

    一邊摸出打火機,他又一邊朝著二爺落座的商務車瞥了一眼,說:“你哥的死,是個意外,我們都沒想到實用的修為會提升到那樣的高度。”

    我點了煙,吞吐兩口雲霧:“老左說,你才是那個掌控全局的人。”

    “算不上,我隻是在實用的計劃裏埋了一顆種子。”

    說話間,他抬起頭來,默默看向了我。

    我知道他這是什麽意思,那顆種子,就是我。

    此後他不再說話,隻是默默地盯著我看,起初我也隻是悶悶地抽著煙,直到過了十幾分鍾以後,我才意識到,他之所以這麽看著我,是等著我發問。

    不管我問什麽,他都會知無不言吧。

    即便領會了他的意圖,可一時間,我又不知道該從哪裏問起了。

    沉思良久,我才問出了那兩個最讓我疑惑的問題,為什麽他要將傻子帶到渤海灣去,為什麽他和二爺沒有早點除掉實用。

    在片刻的沉默之後,他就像是鼓起了很大的勇氣似的,猛然開口道:“之所以帶著你哥去渤海灣,是因為,我想給實用一個選擇。”

    “什麽選擇?”

    “選擇放棄,還是選擇你。”

    “我聽不懂。”

    “我猜,實用大概能感覺到,你的生辰八字是刻意修飾出來的,所以我希望他能放棄。如果他猜到你的生辰八字就是傻子的生辰八字,他應該會放棄,因為你的生辰八字是無法被反推出來的,他根本搞不到你的生辰。”

    “即便到了那個時候,你還是想救他?”

    “你又何嚐不是呢。”

    此言一出,這場對話再次陷入了僵局。

    沒錯,即便是到了最後關頭,我仍然想要挽救實用。

    其實在看到實用額頭中的黑火時我就知道,在實用將四枚幽冥通寶的靈韻融合在一起,讓我體內浮現出陰氣之源的時候,夜魔也被他召喚到了這個世界,並附著在了他的身上。

    那時候的實用,其實已經被夜魔控製了,直到那團黑火離開他的身體朝我衝來的時候,實用才恢複清醒,並和夜魔的靈質展開了爭奪戰——爭奪我這副肉身。

    先前我口口聲聲說,再見到實用的時候絕對不能手軟,一定要下狠手,快刀斬亂麻,可是在他被夜魔控製的那一小段時間裏,我也動了惻隱之心,我想救他。

    期間我甚至在想,也許實用早就被夜魔控製了,他做出來的這些荒唐事,興許並非是他的本意。

    直到夜魔的靈質被九道鬼門分而食之,實用依然完成了換魂術,打定心思要奪走我的肉身時,我才意識到自己是多麽愚蠢。

    在長久的沉默之後,依然是我爸主動打破了僵局:“沒想到,他那麽固執,直到最後還是不肯放棄,也許在他眼裏,我是不可能騙他的。”

    的確,當年的龍虎山一戰,我爸已經得到了實用的絕對信任,可他當初之所以那麽做,不就是為了布下今天的局嗎?

    恐怕實用根本沒有想到我爸會設下這麽一個局,更不會想到,傻子出現在渤海灣的時候,我爸也為他打開了人生中的最後一條生路,隻可惜,他錯過了。

    隨後我爸又說道:“實用當年之所以敢登上龍虎山,不是因為他有必勝的把握,而是他知道,無論如何,自己都能立於不敗之地,因為他早已將魂魄分成了一百二十份,一份在他身上,另外119份,則投放到了別人身上。”

    我蹙了蹙眉,依然沒說話,不是不想說,而是不知道該說什麽。

    而我爸則繼續陳述到:“不把他的所有魂魄都除掉,就無法殺徹底死他。因為這些魂魄會隨著血脈延傳進入宿主的後代體內,血脈延傳的世代越多,魂魄就會變得越來越完整,直到徹底覺醒。到了那時候,這個世界上將會出現119個實用。”

    站在一旁的劉尚昂忍不住感慨:“臥槽!”

    我爸短暫地瞥了他一眼,而後對我說:“聽莊有學說,你在仙人洞附近找到了一個血池?”

    “嗯。”

    “讓魂魄重回肉身的辦法隻有一個,就是銷毀宿主的肉身,魂魄自然回歸本體。而施展換魂術有一個必要條件,就是魂魄完整。”

    怪不得實用在服用過虺丹之後修為漲了那麽多,他的修為並非來自於虺丹,之所以暴漲,隻是因為原本虛弱的魂魄一下子強壯了百餘倍。

    “你一早就知道實用會祭出屠刀,屠殺宿主,對嗎?”

    “隨著事情的發展,該出現的,一定會出現,沒人能阻止實用。”

    “二爺隱居閣皂山,也是為了誘實用動手,對嗎?”

    “二爺確實受了傷……就算他不受傷,也會選擇隱修。”

    看來我猜得沒錯,可我爸不想承認。

    聽到這裏,我感覺已經沒有必要問下去了。

    從某種意義上說,我們也要為實用的殺孽擔負一定的責任,如果不是我爸和二爺誘使他動手,興許也不會有那麽多人死在他手中。

    不過我心裏也清楚,對付實用那樣的對手,有時候必須用一點非常手段。

    為了實現偉大的理想,就要有必要的犧牲。

    真可笑!

    接下來,又是好一陣沉默。

    在羅布泊鎮的風沙中,類似的沉默已經出現了三次,而且時間一次比一次長。

    二十分鍾以後,我爸才長歎一口氣,說道:“不管你能不能理解我和二爺,我隻想告訴我,我們這麽做,也是沒辦法的辦法。”

    “嗯。”我點了點頭,將早已燃盡的煙屁股隨手扔掉。

    我爸看了眼被風撩到半空的煙頭,又將視線轉向我:“我要去俄羅斯了,你……什麽時候去看看你媽?”

    其實他是想問我,是跟他一起走,還是繼續留在國內。

    我先是蹙了一下眉,而後又給了他一個笑臉:“仉家那邊還需要我,走不開,等以後有時間,我再去俄羅斯看你們。”

    得到這樣的回應,我爸就像是討到了一顆定心丸似的,連說了幾個“好”字,便匆匆忙忙地離開了。

    隻有他一個人開著車匆匆離開,我知道,他還要安葬實用和傻子的屍體,所以才走得那麽急。

    因為仉家人對死人本來就比較淡漠,加上我和傻子沒什麽交集,和實用又有仇,所以對於這兩具屍體,實在提不起什麽興趣,但對於我爸來說,這兩具屍體卻有著極為特殊的意義。

    他走以後,我整個人都是懵的,他的車子漸行漸遠,可我的視線,卻始終找不到落點。

    長生、夜魔、實用、四重空間,這些伴隨我走過了無數磕磕絆絆的詞匯,突然間從我的人生中剝離出去,讓我無所適從。

    我不知道接下來的路該怎麽走,不知道自己要走向何方。

    風季的羅布泊風沙不止,我的心也如那漫天黃沙一樣,不知來處,不知歸處。

    整整一個下午,二爺一直和老左待在一輛車上,除了給他們開車的王磊,沒人知道他們在聊些什麽。

    直到入夜時分,車隊駛進了服務區,二爺才主動來找我。

    當時我正靠在引擎蓋上大口大口地吞吐煙霧,二爺一到我跟前,就皺著眉頭嘟囔起來:“你這煙x癮,怎麽越來越大了。”

    看到二爺的那一刻,我就像找到了一根救命稻草一樣,心裏頭一下子踏實了很多,可臉上還是悶悶的:“最近抽得確實多。”

    二爺來到我身邊,也將後背靠在車身上,如今的他又恢複了往日的體態,身子太重,一壓到車上,整個車體都跟著晃了好幾下。

    他先是盯著我看了一會,而後笑嗬嗬地伸出手,在我的腦袋上胡亂揉了幾下:“心事咋那麽重呢,想那麽多作甚,你已經做得夠好了,別老為難自己,舒舒心。”

    我心裏頓時暖暖的,這才將心裏的話吐露出來:“二爺,我不知道接下來的路該怎麽走。”

    “這麽大一個仉家都得靠你撐著,你可不能迷茫啊,也沒時間迷茫。”

    “可我總覺得,那不是我自己選的路。”

    二爺笑出了聲:“怎麽不是你自己選的路,當初你進仉家的時候我就提醒過你,一旦進了這個門,以後就再也出不去了,當初可是你自己決定要跨進來的啊。”

    我也忍不住笑了:“也是。”

    二爺又在我腦袋上揉了一把:“傻小子,說你心事重你還不承認。你啊,就是這些年被逼得太緊,腦袋一時間轉不過彎兒來了,趁著有點閑工夫,幹點自己願意幹的事兒吧,我聽說,你在渤海灣拐了個小閨女,啥時候領家來,好讓我幫你掌掌眼。”

    聽著二爺的話,我隻顧著傻樂,半天說不出一句話來。

    也許正是因為二爺提了這麽一句,也許是怕邵可唯早已在我疲於奔命的這段時間裏移情別戀,我一句廢話沒有,立即駕了一輛車,火速趕回渤海灣。

    萬幸,伊人猶在。

    我回到渤海灣的時候,已是第二天的黃昏,當我灰頭土臉地敲開邵可唯的房門時,她默默地看了我好一會兒,才開口說:“怎麽現在才回來,也不怕別人把我搶走了。”

    (22:00前還有一章)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手機版閱讀網址:m.

    @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