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陵渡> 玄幻小說> 戰狂傲天錄> 第一千一百五十八章 神風堂滅
    在陸子峰和紀宏光的戰鬥已經到了白熱化之時,太祖門眾人和神風堂眾人的戰鬥一樣到了白熱化的程度。

    生氣、死氣、混沌之力,五顏六色的犀利攻勢施展出來,並且伴隨著劇烈的轟鳴聲。每當一處戰鬥的戰鬥停歇之時,至少有一方重傷,有一方死亡也是見怪不怪。

    從戰鬥開始至今,整場戰鬥已經持續了半個時辰,地上已經躺了不少的屍體,各種慘狀的都有,鮮血泊泊地流淌而出,直接把大地染成了一片猩紅色,濃鬱到粘稠的血腥味彌漫在空氣中,大口吸氣,恍如喝了一大碗鮮血一般。

    這些武者,要是放在天豐大陸的七大宗派,哪一個也不是無名之輩,但是在中麟域來說他們隻是一個再也普通不過的武者而已,他們的死除了和他或她有關係的人外,又有誰會記得呢。

    戰鬥便是如此血腥和殘酷的,曆史從來隻會勝者,從來不會記住敗者。敗者,多年後僅僅是一抔黃土而已。

    太祖門和神風堂各有傷亡,總得來說,還是神風堂的傷亡更加慘重一些。畢竟,太祖門有夏清風、萱兒、花仙兒、紀興懷等人在,神風堂沒有幾個人可以擋得住他們的攻勢。

    紀宏光在燃燒所有的生命力之後,周身氣息再次暴漲。尚未觸及輪回境的他,周身氣息已然有了幾分輪回之力的味道,甚至比陸子峰身上的輪回之力還要強上幾分。

    此招,必定斬殺陸子峰。

    陸子峰劍眉緊皺,顯然他從紀宏光的身上察覺到了危險的氣息。可紀宏光想以此斬殺陸子峰,那他還是天真了點。畢竟,陸子峰是貨真價實的半步輪回境強者,紀宏光僅僅是融輪境圓滿境界,兩人之間的實力差距原本就猶如天塹,生命力的燃燒也僅僅是填滿了這道天塹而已。

    “輪回之掌!”

    紀宏光低喝一聲,他的身形眨眼間便是衝到了陸子峰的麵前,周身的輪回之力全部湧入了右掌之中,右掌瞬息變得晶瑩剔透,恍若一塊潔白無瑕的白玉一般。這一掌,足以媲美輪回境初成境界強者的全力一擊了。

    “我會讓你知道,在絕對的實力麵前,他的拚命也不過如此。”

    陸子峰仿若自言自語說了一句話,然而這句話還是一字不漏地傳入了紀宏光的耳中。

    下一刻,陸子峰麵前恍若憑空浮現了三道蘊含了極端玄妙奧秘的潔白符文,代表著這方天地的規則,任何的力量在這潔白符文麵前都相形見絀,它就是這方天地的住在,輪回境以下實力的武者看上一眼便會毫無意識地沉浸其中。

    “祖天掌!”

    下一刻,三道潔白符文迅速融合成一道十丈大小的巴掌,巴掌有著三道渾然天成的紋路,無比契合這一方天地。

    沒錯,陸子峰再一次把祖天掌施展了出來,一掌直接拍向了紀宏光的輪回之掌。

    砰!

    祖天掌和輪回之掌碰撞的瞬間,整片天地寂靜了那麽一瞬間,沒有任何的聲響傳出。

    兩息後,一道恍若從九霄之上傳出的恐怖轟鳴聲響起,爆炸中心上空瞬間升起了一朵巨大的白色蘑菇雲,周遭百裏的空間泛起了劇烈的波紋,恍若在平靜的湖麵上投入了一塊大石子。要知道,中麟域的空間堅固程度遠比天豐大陸,兩人的戰鬥風暴可以達到如此程度,可以想象得到兩人力量的恐怖之處。

    兩股極端強大的力量混合在一起,形成一股恐怖風暴,毫無差別地向著四麵八方地席卷開來,首當其衝的便是陸子峰和紀宏光兩人了。

    在連續兩道低沉的轟鳴聲中,陸子峰和紀宏光兩人雙雙被戰鬥風暴轟飛出去。

    在後退了約莫千丈距離後,陸子峰方才在半空中止住身形。哢嚓一聲,陸子峰身上的雷神戰鎧出現了密密麻麻的裂縫,而後砰的一聲全部爆炸開來,一口鮮血噴了出來,臉色慘白。

    反觀紀宏光,他後退了千餘丈方才止住身形,一頭披散的長發在大風的吹拂下,竟然有幾分仙風道骨的味道。紀宏光滿臉的皺紋,慘白的臉色竟然在此刻湧出了幾分紅潤之色,仿佛剛才的戰鬥餘波並沒有對他造成任何的傷害。

    相比之下,陸子峰更顯狼狽。在外行人眼中,必然以為紀宏光在這一場戰鬥中取得了勝利。

    “咳咳……”

    陸子峰咳嗽了幾聲,半分鍾方才平複體內劇烈翻湧的氣息。在連番戰鬥之下,陸子峰已經到了油盡燈枯的境地,畢竟一個貨真價實的輪回境老祖就夠陸子峰好受的了,更何況還有一個拚盡性命的紀宏光。

    紀宏光異常紅潤的臉上竟然露出了淡淡的笑容,在陽光的照耀下卻又顯得過分的淒涼與悲哀。

    良久後,紀宏光看著陸子峰,到:“是你贏了。”

    當紀宏光用盡所有力氣說出這句話時,他的身上再無一絲力量,整個人無理地從半空中墜落。

    陸子峰不喜不悲,自言自語:“這場戰鬥,無關對錯,立場不同而已。”

    在大風的吹拂下,陸子峰的聲音緩緩在半空中消散。

    砰!在一道低沉的悶響聲中,紀宏光的身體無力地墜落在地,直接摔成了一灘**,濺起了滿地的灰塵。

    一代神風堂堂主,落得下場竟如此淒涼。正如同上一任神風堂堂主呂一飛,他的下場也是如此淒慘。

    青年緊盯著紀宏光徹底死絕,他緊繃的神經一下子就放鬆下來。神風堂中,唯一可以對他造成威脅的,除了重傷逃竄的老祖宗孟構之外,也就隻剩下紀宏光了。

    現如今紀宏光身死,再也無人可以對陸子峰造成威脅,至於太祖門其餘人等,根本沒法對陸子峰等頂尖戰力造成實質性的傷害。從這一刻開始,神風堂便是徹徹底底注定了敗局,再無絲毫扭轉的可能性。

    在一陣劇烈的咳嗽聲中,陸子峰從半空中降落下來,良久方才平複體內劇烈翻湧的氣血。這一場戰鬥,陸子峰贏得並不輕鬆,他現在的狀態並不好,隨便一個融輪境圓滿境界的強者都能擊敗他。

    不過,饒是如此,陸子峰以一己之力重傷老祖宗孟構和擊殺堂主紀宏光,一時風頭無二,神風堂無一人膽敢上去挑戰陸子峰的威嚴。

    正因為如此,陸子峰站立的地方,迅速空出了約莫千丈範圍,無一人膽敢上前。

    陸子峰目光掃視開來,神風堂的頂尖戰力已經潰敗,剩下的中堅戰力,自然不是夏清風、紀興懷等人的對手,節節敗退。至於兩個宗派弟子的戰局,各有死傷。

    在接下來的半個時辰裏,整個戰局已經進行到了尾聲,戰鬥也不複先前那般激烈。雖然戰局已定,但是神風堂裏還是有不少負隅頑抗的弟子,僅有一部分的神風堂弟子選擇了投降。陸子峰一行人並不是心狠手辣之人,負隅頑抗的弟子全部斬殺,投降之人全部放走。

    雖然說如今的太祖門需要壯大發展,但是神風堂的弟子並不適合招攬進太祖門,因為他們就像是個定時**,隨時都有可能會爆炸,倒不如放他們走。

    陸子峰並不害怕這些神風堂弟子的報複,他們已經沒法對現在的神風堂造成實質性的威脅了,最多也僅僅是對太祖門造成一些麻煩而已。這點麻煩,太祖門還是有足夠的能力解決的。

    至此,太祖門和神風堂的戰爭,太祖門大獲全勝,神風堂至此解散,不複存在。

    在戰鬥徹底結束後,紀興懷直接去安排弟子們打掃戰場和清點戰利品了。偌大一個神風堂,以它這些年在臨碣洲的地位,自然搜刮和積累了不少財產。有了這筆財產,太祖門必然能迅速壯大,再次恢複四年前在臨碣洲的地位,甚至還有過之而不及。

    夏清風、萱兒和花仙兒三人先前已經收手了,站在陸子峰的身旁。

    萱兒一雙美眸滿懷擔憂地看著渾身是血的陸子峰,道:“你傷得很重,去休息一下吧,這裏就交給我們了。”

    花仙兒美眸含著莫名的韻味悄悄瞥了一眼陸子峰和萱兒兩人,怕被兩人發現自己的目光,瞬息就收了回來,恍若無事。

    陸子峰輕輕搖頭,伸手搭在萱兒的香肩上,開玩笑:“暫時還死不了。我還是可以撐得住的,我先療下傷,等結束後我們再一起回去吧。”

    於是,陸子峰沒有絲毫的顧忌,直接在原地盤膝而坐,迅速進入了修煉狀態,快速運轉著大玄黃浮屠訣,治療體內的傷勢。

    別看陸子峰沒付出什麽代價就戰勝了孟構和紀宏光,其實他心裏清楚得很,自己的傷勢相當嚴重,體內的主要經脈都破裂痙攣在一起了,骨頭都不知道斷裂了幾根。在沒有天材地寶的幫助下,至少一個月才能恢複。

    在陸子峰療傷之時,其餘一切都在有條不紊地進行著。隨著太祖門弟子搜刮的戰利品越來越多,太祖門的高層越發得笑得合不攏嘴。有了這一刻,他們四年來的忍辱負重就值得了。

    約莫半個時辰後,整個神風堂已經被搜刮一空。

    在半空中,陸子峰一行人居高臨下地看著一片狼藉的神風堂,數息後,他嘴裏緩緩吐出幾個字:“神風堂,已經沒有存在的必要了。”

    一旁的夏清風會意,周身湧動著磅礴的混沌之力,迅速凝聚成一隻混沌光球,恍若太陽墜落一般,猛地向神風堂降落下去。

    轟!

    半空中,陸子峰一行人迅速消失在天際,原先神風堂所在之處升騰起一朵巨大的蘑菇雲,完全籠罩了整個神風堂。

    當漫天灰燼散去時,輝煌多年的神風堂隻餘一片廢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