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陵渡> 玄幻小說> 星際極樂園> 第646章 最壞的情況
    正文

    據星際事調廳的調查,現在暗中流通使用的無垠,已經是第三代,藥效更加厲害,使用初期的時候更難被檢測出來。

    第三代的無垠,和第一代無垠,在林伊的“異眼”裏的表現也有很大的不一樣。

    幾年前,第一代無垠剛出現在三江源學院,她馬上就“看”出來了。當時那些暗中用了無垠的人,即便隻是剛剛使用,身體本身還沒有出現任何反應,身體機能,基因水平等也未有任何提高,但他們的生命源紋在林伊眼裏,就已經呈現出一種燃燒的初始狀態。

    後來她去了科沃,當時科沃那邊應該是有第二代無垠流入。那些服用了第二代無垠的人,生命源紋的表現和她之前看到的第一代,有了明顯的不同。第二代無垠剛剛使用的初期,他們的身體機能,以及基因等級還未出現明顯提升時,他們的生命源紋同樣沒有什麽明顯的變化。

    所以第二代的那種情況,除非她鎖定了嫌疑目標,用異眼進行非常仔細的查看,才能看出端倪。

    不過當時也是因為這種隱匿性,林伊反而更加關注它們,然後她發現,雖然第二代無垠的使用初期,生命源紋沒有明顯變化,但如果這個人的精神和身體,突然進入一種緊張亢奮的狀態時,他們生命源紋馬上會呈現出那種不正常的燃燒。

    而且魁獸是第二代無垠的產物,魁首她沒有真正接觸過,隻是從肖院長那了解一些。據肖院長的推測,無垠的效果越是霸道,成為魁首的可能性就越大。但魁首也不是唯一的,魁首一樣分了等級,低等級的魁首同樣有可能是高等級魁首的魁獸。

    所以魁首和魁獸之間,是有一種必然的上下級聯係,這種聯係在無垠被研製開發出來時,就已經存在其中。人體在使用無垠後,達到一定條件時,這種上下級的聯係即會被激活。

    而這些秘密,大多數使用無垠的人可能根本不清楚,即便是那些主動使用無垠的人,以為自己拿到的是那種沒有上下級製約的無垠,但實際上是不是,隻有人偶團以及最終的結果出來時,才能確定。

    第三代無垠,據肖院長的推測,它的隱匿性和功效肯定比第二代更強,在使用的初期,即便是最新的檢測液也不能保證能檢測出來。不過有一樣可以肯定的是,第三代無垠的那種上下級間的聯係,會比第二代更加緊密。

    第三代無垠的使用者,可以說目前為止,林伊並沒有真正接觸過。

    雖說她前些天,在地下城和星塔裏,她的異眼視界都有看到類似的源紋狀態,但當時她麵臨的情況都很緊急,而且現場的狀態又極為複雜,她沒有多餘的心思和精力去研究那些東西。

    而像這樣的源紋,她如果當時沒有鎖定,將專注力放在其中的話,即便異眼視界裏收進了這些源紋,也是模糊的,完整度僅在60左右,所以她即便事後想來個複習,也沒辦法。

    所以,她才向閻旭提出,在艦上辦個比武大會什麽的,隻要他們真的打起來,她馬上就看能出他們是不是使用了無垠,不管是第二代還是第三代。

    不過,這些冠冕堂皇的理由,其實全是她的借口。

    她就是不想每天都被薑櫻使勁盯著,做滿三十份作業題!不搞出點事,她想讓阿元幫忙寫作業,都找不到合適的機會!

    但就她這點破心思,幾個小夥伴裏,恐怕除了衛煊,其餘的人都能一眼就看破。

    於是閻旭命人安排下去的時候,薑櫻又私下找了閻旭,直截了當地開口“我不明白您為什麽會答應這件事?這種時候,忽然舉辦這樣的活動,如果艦上真有人偶團的人,他們肯定會發覺這事不對勁。而且這個活動又不是硬性規定每個人都必須上場,所以目標人物如果想避開這場活動,完全有辦法,您這樣……隻會縱容她到處搞事!”

    閻旭看了薑櫻一眼,忽然笑了笑“很少看到你有這麽焦慮的時候。”

    實際上他是個很溫和的人,隻是他的職業和身份地位,給他加上了一層又一層冰冷的外殼,所以在大多數人眼裏,他太有距離感,難以接近。

    薑櫻微微蹙了一下眉頭,沒張口反駁,她知道自己確實是有些焦慮了。主要是那個家夥,自個啥事都不著急,全讓別人替她急了。別的事也就算了,四重基因鎖假性解鎖,源師勳章又不能百分百保證可以拿到,一想起這兩件事,薑櫻的火氣就有些壓不住,想把林伊拖出來好好揍上一頓!

    她很清楚,每天三十份題對林伊來說根本不是問題,林伊都能給他們幾個上課,題庫裏的那些題算得了什麽,林伊的真正問題不是習題,而是定源一直跟不上!

    真是見了鬼了,連黑洞源能場都能反客為主的人,為什麽偏偏就是過不了定源這一關?

    最開始她都懷疑林伊是不是裝的,但那家夥怎麽都不可能,一裝就裝幾年。一年級的時候還不顯,但隨著年級越來越高,現在已經五年級馬上就要六年級了,林伊在定源上的短板越來越明顯,超過4級的源石,定源的成功率居然不到60。而靈章的要求,必備的條件之一是,給6級的源石定源成功,並且隻有一次機會。

    一想到這事,薑櫻就覺得心塞,塞得滿滿的!

    閻旭讓她走到三維星圖前,將爵星拉到跟前“母艦上確實有人偶團的人潛伏,一直都有,無論揪出來幾個,都不能保證這裏就都幹淨了,包括星際事調廳也一樣,這本也是這些年的常態。

    如果是以往任何時候,我不會讓她這麽玩,但現在不一樣了,星塔被掀,絕密資料外露,很多人都被逼到了懸崖邊上,他們隻能放手一搏。這裏涉及到太多的權爭,這對有些人來說可能是翻身的機會,所以危險肯定會擴大。

    他們在星塔裏給你們設了陷阱,威星那邊還有個更大的坑等著你們,我這裏也確實不是安全的,你們剛進來就出了電梯事故,我們還要在太空上走一個月,誰都不能保證不會再出現什麽意外,所以讓她玩一玩也沒什麽不好,起碼能主動一些。”

    薑櫻思忖了許久,才抬起眼看著閻旭“您能否告訴我,最壞的情況是什麽?”

    閻旭“我離開這裏去接你們的那段時間,母艦的係統重新啟動過一次。”

    薑櫻“這代表了什麽?”

    閻旭淡淡道“有人可能拿到了母艦的自毀程序鑰匙。”

    薑櫻隻覺呼吸一頓,一時間沉默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