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陵渡> 玄幻小說> 當廢宅得到係統> 第一百二十二章 女仆是……學生會長!
    晴司沉默了片刻。? ?

    “她肯定不能就這樣下去,必須要讓她恢複記憶。”

    “為此,要冒點風險,也沒辦法……但盡可能地不要傷害到她。”

    夏夜點點頭,表示理解。

    “我會盡力的。”

    又是一陣安靜。

    之後,夏夜向晴司提出了一個出乎意料又情理之中的建議。

    ……

    早上。

    美佳接到晴司打來的電話,感覺有點奇怪。

    “喂,晴司,怎麽了?”

    “哎……外……外宿!?”

    雙馬尾少女呆然了。

    因為少年居然在電話裏說,他因為一些事情,昨晚住在了一個朋友家,並且要繼續住上一段時間!暫時不能和她一起上學或者回家了。

    怎麽回事?生了什麽啊!?

    “這個嘛……你就當我是在和朋友……做一個項目吧……嗯。”

    餐廳裏,晴司坐在軟椅上,看著女仆在餐桌上擺放早餐。

    沒錯,女仆,正牌的!

    身穿黑色連身長裙,圍著白色荷葉邊圍裙,戴黑色頭巾,領口綁白色蝴蝶結的經典裝扮。

    深灰色長垂至背部,臉蛋白皙秀麗,麵帶淡淡微笑,深褐色的眼眸透著一絲溫柔色彩。

    簡直完美……女仆分數滿點啊!

    晴司今早醒來,看到這位女仆裝美少女的瞬間,呆滯了好幾秒鍾。

    身為宅男,他自然對傳說中的女仆抱有各種各樣的想象,而當看到這位的那一刻,他腦海裏的想象仿佛被清空了,就隻剩下“真正的女仆就應該是這個樣子!”的念頭。

    從上到下,她的裝扮、氣質、神態,完全無可挑剔。

    晴司當時花了一會兒才冷靜下來。

    之後,和她聊了幾句。

    得知她的名字,是北條芽衣。

    現元華中學高三年級學生……也就是他的學姐!

    “至於真相……該說的時候就會說的,現在……不用為我擔心。”

    “事情結束了,我就會回去住的。”

    “學校見吧,掛了。”

    晴司結束通話時,女仆……或者說北條學姐,正好將早餐擺放完畢。

    “請慢用,大小姐,宗方大人,霧隱大人,以及原野先生。”

    深灰美少女後退一步,對餐桌邊所有人微微鞠躬。

    夏夜和英鷲對她微微點頭。

    而身穿初中校服的小貓女蘿娜,則是一副睡眼朦朧的樣子,似乎是無意識地抓起了一條小鹹魚幹往嘴裏塞。

    北條學姐推著送餐車離開了,晴司目送她的背影。

    “是不是覺得雇傭上級生來當女仆,很奇怪?”夏夜的聲音響起。

    “是有點……”晴司回頭。

    “北條家與我家很有淵源,一直都在為我家做事。”夏夜也夾了一條小鹹魚幹,放到自己碗裏。

    “芽衣姐的父親是我父親的得力部下,因此我和芽衣姐小時候就認識了。”

    “對我而言,她是一位親切溫柔的大姐姐,而不是下人,但她自己堅持這層關係。”

    “她並沒有當我女仆的義務,但在我和英鷲以及蘿娜搬到這裏住,需要雇傭人來做家務的時候,就……自告奮勇地要來,甚至還辭去了學生會會長一職。”

    晴司:“!?”

    “等等……學生會會長?”他瞪大眼睛。

    “是的,芽衣姐是在我之前的學生會會長,也就是我的前任。”夏夜將小鹹魚幹放進嘴裏。

    現任學生會長的女仆是前任學生會長!?

    晴司心裏有點淩亂。

    這算是學生會長o女仆,或者旋o管家裏瑪o亞的現實版嗎!?

    好像算……但感覺又不太對。

    算了,不多計較。

    話說這事在元華中學……應該算個大新聞吧?要是公開出去,可能會震驚很多人。

    但震驚之後,好像也不難接受的樣子?

    畢竟大家都知道萬華夏夜是個大小姐,雇傭個學生會長當女仆什麽的,好像也在情理之中?

    隻是可能會有人就此懷疑學生會長的交接有黑幕啥的,嗯……

    晴司一邊隨便亂想,一邊享用豐盛的早餐。

    餐後。

    “我和英鷲回萬華家一趟,查一下讓神樂詩恢複記憶的方法。”

    “蘿娜仍然是看守學校。”

    “春田君,你要做的就是看顧好神樂詩,學校那邊我會幫你交待一下,你去不去上課都可以。”

    聽了夏夜的話,晴司點點頭。

    學校還是要去一趟的,畢竟跟美佳說了在學校見麵,雖然不能告訴她和千秋詳細的情況,但總要當麵說一下。

    而在這之前,先去看看那位少女吧。

    在夏夜等人離開後,晴司去神樂詩的房間。

    她還在睡著。

    晴司順手提一張椅子,坐在床邊,靜靜看她安詳的睡臉。

    讓她恢複記憶,是他和夏夜要麵對的問題。

    但她身上的問題並不止這一個。

    假設能順利找到讓她恢複記憶,又不傷害她的方法,並且成功執行,那之後呢?

    問出情報……再在決鬥結束之前,把她軟禁起來?

    能順利問出情報嗎?對麵那家夥可是連她性命都不顧及的混蛋,難道不會為了預防這種情形,而在她身上隱藏了什麽手段?

    再者,軟禁……這個其實還好,夏夜隻要得到了情報,就不會再對她怎樣。

    但是,不能忘了,神樂詩是“災厄之漩”。

    軟禁“災厄之漩”……或者說在此之前,英鷲與她戰鬥,晴司自己與她接觸,夏夜救治她和封印她的力量……

    他們三個人已經以不同的形式“接近”了她,並且還要繼續對她做些事情,那麽到底會因此遭受到什麽呢?

    夏夜半句話都沒有提這個。

    晴司也沒有提到。

    是因為說了也沒用?行動已經做出了,而且還要繼續做出?

    還是因為……潛藏的恐懼?

    晴司雙手交握。

    他不知道會長大小姐心裏是不是深藏著恐懼,而他自己……擔憂是有的,但絕沒有恐懼。

    因為他有著最強大的依仗。

    “隻要不是直接被天雷劈死之類的,我就能夠讀檔,而隻要能讀檔,就能夠對付過去。”

    晴司在心裏說著,鬆開手,緩緩伸出去,輕輕理順少女的絲。

    “災厄之漩”……那又怎麽樣?

    就算一百次地被卷進所謂因果的漩渦,他也能一百零一次地脫離出來。

    所以,他無所畏懼。

    雨後的清晨陽光灑進室內。

    俊秀少年的身上映出一層淡淡的光暈。

    他的大手,輕撫睡在些微陰影中美麗少女的臉蛋。

    這一幕,恍如神聖。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