占座章,不要訂閱,前麵更新。

    ……………………

    青渺上仙搖頭,“不,我隻是想讓您知道,人類是有思想的生靈,是星球的一份子,而不是您的養分!”

    林可卿冷道:“我是神樹,這顆星球因我而生,能作我的養分是你們的榮幸!而且我創造了‘輪回’,讓你們生死循環永不斷絕,這不是恩典嗎?”

    是的,她想起來了。

    她不是蕭婉柔,不是林仙兒,也不是西施,甚至連林可卿也隻是青渺的另一個身份——林少棠安排的。

    她本是神界的一顆果實,流落宇宙後飄到這裏成為一顆星球,收日月星辰光輝後擁有了創造種族的能力,用樹葉,樹枝,樹皮,根係化作了各種小生命,為她捕捉宇宙中的生命作奴隸。

    為了分辨仆人和奴隸,便用自己的身軀作為神族聖地,這就是九幽。漫長的歲月物競天擇,誕生了人類。他們具有強大的適應能力和創造能力,破壞了種族平衡,於是她製造了很多天災,卻無法將其打壓下去,於是把自己吸收日月之法撰成《明經》讓其修練靈氣,為自己提供養分。卻沒想到人類發現了修真的秘密,創造了更適合的功法,反過來跟她搶奪靈氣。

    她一怒之下,將修者抹殺。人類又成了平凡的種族,她讓青渺傳播《明經》,卻沒想到他陽奉陰違,趁她沉睡的時候將她封印成果實變成了人類。如果不是納米星人入侵,蕭婉柔自爆,她還不知道什麽時候能夠覺醒。

    試問,她如何不怒?

    青渺在她淩厲的注視下仍然麵不改色,說道:“神主,你在世間輾轉數千年,曆經世事無數,還覺得人類沒有存在的資格嗎?”

    林可卿冷冷一笑,指著因世界縮小恐慌不已的人類,又指指天外虎視眈眈的納米星人,說道:“我給過你們機會,現在的下場便是真相。沒有我,地球早就成為宇宙中的垃圾,枉你自作聰明,卻是一場空。”

    青渺看著末日世界,臉上的淡然終於褪去,變成了頹然,說道:“是,我犯了錯……但我不悔!”

    林可卿笑,“是,我自以為掌控世界,卻沒有想到你也是人類中的一員,自然是向著他們的。被你算計我認,活該被封印數千年!如今這爛攤子我也不管了,眼不見心不煩。”

    說完,她伸手一抓,將躲在他身後的蕭婉柔殘魂拘了來。

    蕭婉柔嚇得尖叫,一人站出擋在她的身前,正是楊熙。

    林可卿眼神毫無波動。她曾經以為自己是蕭婉柔,把楊熙當作戀人,心動不已,如今再看隻覺得可笑。

    楊熙沒想到曾經與自己相愛一場的林可卿竟是神,想到過往種種,唏噓不已,卻不害怕心虛,倒叫人高看幾分,說道:“神主!”

    林可卿點點頭,說:“我與她也算一場因果,放心,我不會傷她。”

    楊熙對她的印象仍是那個充滿正能量的“女神”,聞言便放開了手。

    蕭婉柔知道自己闖了大禍,以為林可卿是來算帳的,如同驚弓之鳥。

    林可卿知道她自爆一次魂魄不全,所以性格有些改變。但想到她為一己之私險些毀滅世界又膩歪不己,當下身形一晃,魂魄與**分離,將軀殼還給了她,說:“這本就是你的身體,現在還給你。”

    蕭婉柔靈智不全,智商也受影響,在鬼界那個陰冷的地方呆了這麽久,隻覺得痛苦不堪,如今重獲身體,當然高興。二話不說,像穿衣服一樣鑽進了軀殼中,麵容也變成了前世的樣子。

    兩不相欠,因果已了。

    林可卿一揮手,將她送了回去。楊熙像哄孩子一樣哄著她,說:“現在你不怕冷了。”他被青渺所救,但也沾了鬼氣,渾身冰冷。

    蕭婉柔的身體卻是林可卿錘煉過的,如同法寶一般,抱著他說:“我暖著你!”

    兩人的溫情像有感染力,把世界都溫暖了幾分。

    便是這一會兒時間,世界崩潰的速度越來越快。海洋與真實世界重合脫離,幾塊大陸擠到了一塊,世界各地的x基因公司在納米星人的整合下很快擰成一股繩,人類卻分了各種皮膚,國家,各自為政,瞬間落了下風,死傷無數。

    青渺說道:“神主,請您救蒼生於水火。畢竟他們都是您的子民。”

    林可卿諷刺地一笑,道:“青渺,你是不是以為我做了幾年人就忘了你們都是我的敵人?你已不足懼,可是當年與你一同暗算我的人又在哪裏。”

    青渺道:“十大上古修真門派在你是林仙兒的時候就被鏟除了。剩下的也百不足一。”

    “我知道,我想問的是黑風堂!他們的實力早已超過修真界所有門派的總和,連我都找不到,深不可測。還有,我不記得創造了‘天生陰陽體’這種東西。”

    青渺訝然。

    林可卿見他神情完全不像作偽,也感到不解。

    她恢複記憶後將這萬年來世間誕生的靈物看了個遍,並未發現“天生陰陽體”。恐怕是黑風堂造出來的“神”,要取她而代之。

    想通這個,她表情更加嘲諷,說道:“看樣子黑風堂不僅算計我,也同時算計了你。”

    黑風堂和青渺合作過,自然不會不知道林少棠是他的轉世,如此一想,流螢和他的愛情是否純粹也待商榷咯。

    真是報應!

    青渺道:“神主,黑風堂是黑風堂,流螢是流螢,二者不可相提並論。”

    “是嗎?”林可卿反問。一揚手,將天生陰陽體拋了出來。

    美麗的身軀猶如最完美的藝術品,在黑暗的九幽裏也發著光。以前不知道不覺得,如今知道真相,便看出這份完美有人工雕琢的痕跡。

    “今日我便砍下她的頭,拘她的魂問問,便什麽都知道了。”

    說罷,手中幻化出一柄青劍刺去。

    卻見空間一晃,憑空出現一枚薄片,裏麵站著一道人影,正是與流螢一體雙魂的朝夙,她以臣服的姿態叉手行了一個古老的巫禮,道:“朝夙拜見神主!”

    “你到底是誰?”林可卿問。

    朝夙苦笑,“我誕生之時便是此身,原身是什麽我亦不知道。”

    ※

    o(n_n)o,更新!

    ※人們仰望著傳說中的神獸,先是恐懼,隨之是巨大的驚喜——他們有救了。

    然而,巨龍看著滿地瘡痍,卻是憤怒不已。

    原來山川大地是它的身軀,卻被鋼筋水泥覆蓋,河流是它的血脈,卻汙濁不堪,連大海都變成了毒海。它不僅不能複生,連安身之處都沒有。

    “昂!”

    它一聲怒吼,卻發現了異常,原來世界被一個巨大的光幕罩著,目光所見的隻是一個人造的小世界,而這個小世界正在縮小崩潰,仿佛風化的沙被九幽深處的某個連它都感到恐懼的存在吸走,隻能匆匆對召喚他的小澤說:“這是你們的劫難,我能做的不多。”一昂首,撞向本就布滿裂縫的天空,將人造的天幕打破。

    一道白光炸開,當人們再睜眼,才知道原來現在的世界是虛構的,前世他們已經死去了。如今虛構的世界崩潰,真實的世界將不再有他們的位置了,恐慌蔓延。

    世界一片死寂,沒有太陽,也沒有月亮,甚至風都沒有,空氣漸漸稀薄。

    首先撐不住的是一個個體型巨大的變異怪獸,麵對突然的變故瞬間失控,它們首先就是反噬操控自己的人。一時之間,x基因公司不得不放棄這些本就不該存在的異形。

    異能者當然不會放過這個機會,戰火再起!

    小澤自空中落下,鬼域也慢慢消失,之前的黑影都飛向了九幽。

    “這是怎麽回事?”藍星準問道。

    眾人搖頭不知,都看向秦朗。

    秦朗說道:“我剛剛恢複了前世的記憶,你們沒有嗎?”

    蕭騰苦笑,道:“我前世隻活了七個月。”

    藍星準道:“我活了兩年!”又一拍額頭,問身邊穿紅衣的女孩,“還沒問,你們怎麽稱呼,龍珠是什麽屬性。”

    紅女孩臉上沒什麽表情,言簡意賅地說道:“我叫朱娉婷,祖上是明朝皇室。赤色火龍珠。活到了最後,被炸死了。”

    居然朱元璋的後人。不過比起動輒千年曆史的修真者派,一個覆滅的王朝也沒什麽。

    另一個女孩十七八歲的模樣,一笑兩個酒渦,“我叫洛洛,末日前是個普通人,末日後才覺醒傳承記憶。我是後羿的後人,手中這個是風係紫龍珠。前世,我也活到了最後,不知道被什麽炸死了。”

    後羿的傳人……

    秦池亮出一顆青色龍珠,說:“我姓秦,秦始皇的後人,手中這個可能是木係龍珠。前世……第一天就死了……”

    他微微感到汗顏。

    這顆龍珠是林可卿送給他的妻子嚴美凝的生日禮物,被他當作能量器隨身攜帶。

    土係龍珠沒有主人,自己不知道從哪個角落飛來的。

    隨著天幕的消失,氣壓越來越低,像是天塌下來了,小澤說道:“世界要崩潰了,前世沒有活到最後的人馬上就要消失了。”

    “啊?”前世死得早的蕭騰,藍星準,秦池都驚呼出聲。

    小澤精致的小臉在黑暗中顯得有些詭異,聲音也冷森森的,帶著莫名的興奮,“不用怕,這個世界是媽媽創造的,與她相識的人都沾上了她的氣息,不會消失的。”

    秦朗道:“你怎麽知道?”

    小澤作了個“噓”的動作,側耳向九幽,道:“聽,它告訴我的。”

    “誰?”

    “九幽!”

    沒人聽得懂,看著他。

    秦朗覺得兒子的狀態不對,緊緊地抓著他的手,好像怕他飛走一樣。

    小澤卻擺脫了他,說道:“看到這些金光了嗎?這是媽媽的能量,她很生氣,所以不再供養這個世界,該死的人都要死了。”

    這時,已經有許多人認出他們,圍攏了過來,聽到他的話,皆露異色。

    秦朗感覺壓力山大,說道:“我什麽都沒有聽到……”

    小澤道:“爸爸,到了這種時候就不能自欺欺人了,世界真的完啦。我要去找媽媽了。”

    他向後一縱,跳向了九幽,卻沒有落下去,浮在了空氣裏。他捶著空氣,哭喊道:“媽媽,我是小澤,讓我下去。”

    聲音傳到九幽深處,林可卿終於睜開了眼睛,沒有理會小澤的喊聲,身形一閃,來到了白瓊所在的小碎片世界,與靈體合而為一。

    白瓊頓時覺得她變了,不是林可卿,甚至不是人,而是洪荒古獸,巨大的威壓之下幾乎喘不過氣來,哦,她是骨頭,雖然不用喘氣,但也要呼吸的。

    林可卿麵無表情地看著她,說:“神族?”

    白瓊愣愣點頭,骨頭吱吱顫抖,道:“你是誰?”

    林可卿扯唇一笑,道:“我是——神!”

    她抬起手來,按住了白瓊,道:“感覺到了嗎?”

    白瓊感覺自己的頭頂仿佛被注入了一道溫泉,說不出的舒服,待她拿開手,睜眼一看,發現自己竟有了血肉之軀。

    貴為神族公主,她是驕傲的,但此時,她對林可卿“神”的身份沒有半分質疑。心中有許多疑問,但見她麵容冷酷不敢多問,恭敬地跪了下來,叉手行了一個古老的巫禮,“神主!”

    林可卿一拂袖,麵前便出現了一條通道,說道:“去吧,複活神族,重現我族輝煌。”

    “是!”白瓊重聲應喝。

    待最後一具骷髏消失,林可卿再揮袖,這個碎片世界便化作點點金光,補全著她的身體。

    末了,睜眼,看著白瓊消失的方向冷笑道:“世界上從來隻有我一個神,又何來‘族’,不過是一群仆人耳!”

    她淩空跨步,來到九幽,看著布滿裂縫的世界,目光冰冷,說道:“青渺,枉我信賴於你,你便是這般回報於我的嗎?”

    他所在的世界一片荒蕪,飄蕩著許多黑影。那是曾經的鬼界,因輪回崩潰,惡鬼當道,已成煉獄。

    “青渺……還是叫你林少棠?你趁我沉睡將我封印成元胎果,一次次投入林氏後人的身體,就是想讓我看到這樣的結局麽?”

    ※

    o(n_n)o,更新!

    ※

    @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