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陵渡> 玄幻小說> 變身荒野女主播> 一千五百二十八章 撿空投和裝備大更新!【祝元旦快樂】
    ,    “能內必鮮!”(人類必勝)

    “加油!”

    “鴨油!”

    賈瓏說一句,毛毛奶聲奶氣‘嗷嗷’跟一句。

    直播間裏,聽著這姑娘與小白熊,開玩笑似的人熊對話,本挺搞笑的畫麵,卻因為她們身處的地方,以及那種無所不在的緊張感、使命感,還有某種隻屬於‘瓏爺’的悲壯情懷,幾乎沒人再嘲笑什麽。

    麵對這樣一名一步一步,每天笑著麵對鏡頭,卻一直往最危險地區走的女生,誰能譏諷嘲笑得出口?

    “哇,那邊又是一頭怪物,牛長著象牙,嘴裏還叨著一頭野兔?惹不起惹不起!”

    賈瓏徒步於叢林中,發現不遠處,又有好些怪物,在遊蕩,甚至是狩獵。

    她連忙避讓開其他絕大部分,幸虧毛毛靈敏的熊鼻還在起效用,幾度提醒下,讓她避過與這些怪物的絕大部分遭遇。

    “嘻嘻嘻嘻!”

    這份好運氣,直到賈瓏直直與一頭‘怪物’,在叢林深處偶遇,終於劃上尾聲。

    而且看到這頭怪物後,賈瓏先是是一怔,然後心中毛骨悚然間,湧上一股難以言喻的怒意!

    嘭!

    賈瓏舉起係絲充手槍,在怪物襲擊向自己前一秒,扣下扳機。

    怪物撲倒在地。

    “……”賈瓏沉默的看著這隻怪物的屍體,然後一言不發,繞過其身體,又一次大跨步往前方走去。

    她發怒的理由很簡單,因為這是一個頭顱上長著人類嬰兒腦袋,腿部卻跟蜘蛛一般的怪物,明顯的縫合傷口表明了,它是第一代怪物。

    也就是新世國那些工廠,用真正人類嬰兒頭顱,與蜘蛛屍體拚裝出來的……

    太殘忍,殘忍到賈瓏都惡心的地步。

    她話都說不出來,渾身顫抖,走著步子的腳步一步一步的,幾乎要強力克製,才能克製住自己衝向新世城的步伐。

    “這一切,必須結束了。”

    賈瓏搖搖頭。

    她知道,無人機大概都沒有拍攝到剛才這隻怪物的麵貌,否則直播間裏早就炸鍋。

    但沒看到也好,有些事情,眼不見為淨。

    這一步履浮誇式行動方式,維持了大約半個小時,賈瓏突然接到衛星通訊的來電聲。

    噗。

    把手裏捏住的一條眸子血色的蝰蛇,給用匕首一刀斬掉頭顱,賈瓏隨手扔掉這條紅眼毒蛇的兩截身體。

    翻手從軍用攜行具裏,翻出衛星電話來。

    “歪!哦,你們來了嗎?好的,我的坐標在a2xxx,2oee8,我會馬上找一片開闊地,並且扔煙霧彈,應該不難發現我的。”

    原來來電的是聯軍總部方麵,他們說運輸賈瓏空投的飛機即將到達。

    賈瓏收回衛星電話,然後對無人機鏡頭笑了笑。

    “他們說我的空投就要來了,不知道會拿些什麽等級的裝備給我,希望別給我太差的東西就好。”

    沙沙——

    雨勢猶在,隻是在小片叢林裏,雨多數被枝繁葉茂的樹林遮擋,除了聲音比較大外,人並沒被淋到多少雨。

    可賈瓏再往前跋涉幾步後,就走出了這片叢林地區,她甚至連頭都不想回頭看一眼。

    裏麵太多怪物,有些讓人回憶起來都毛骨悚然。

    新世國,果然不是什麽好東西。

    “走到太空曠地方也不好,因為那會吸引四周敵軍的注意,所以就在這裏吧,三麵都有樹叢遮擋,另外一麵還是一個高坡,一般來說發現不到這裏。”

    賈瓏在樹林外的一小片平坦地勢停駐腳步。

    然後她看看四下,從破爛不堪的攜行具裏摸出一顆橢圓形類似手榴彈的事物。

    “這是煙霧彈,實際上煙霧彈在軍事方麵用處極大,不僅可以在戰鬥僵局的時候營造出打破僵局機會,還可以在做為信號、脫困、突襲方麵有較高價值,可謂用途廣泛。我現在就要用這顆煙霧彈,給來臨的我方軍機打信號。”

    哢嚓。

    拔除安全環後,賈瓏隨手把煙霧彈扔在腳邊不遠。

    呲呲——

    煙霧彈內冒出一股紅色煙塵,沒多久煙塵漸漸散開,哪怕在大雨中也未被刷洗掉。

    一顆煙霧彈足以維持數分鍾煙塵,即使現在的環境是相對成煙時間比較短的雨天也不例外。

    “一般的煙霧彈,都會有成煙三分鍾以上時間的設計,具體成煙時間視情況而定,比如現在,就是成煙相對會比較短的情況,希望在煙霧消散之前,我方軍機能發現這裏。”

    賈瓏守在煙霧旁,但沒有傻乎乎的站在附近,因為煙霧彌漫而起,很可能引來四周的紅眼人部隊。

    大概是她選擇的地方相當好,所以在接下來幾分鍾內,並沒有哪支紅眼人部隊或個體,找上門來。

    紅色煙塵已經彌漫了一大片區域,再過兩分鍾也許就要慢慢消散在空氣中。

    就連賈瓏都有些焦急起來。

    不過在煙塵變淡的時候,她卻眼眸一喜,望著遠方的天空。

    “來了!哈哈哈,應該會找我這裏吧。”

    賈瓏所望的天空方向,果然有一架超低空飛行的戰鬥機模樣影子,在朦朦朧朧雨幕中,翱翔於大地之上。

    大概距離賈瓏這片地區,不過一二十公裏的樣子,且其徑直往這裏飛的模樣,肯定是照著賈瓏說出的坐標而來的。

    “哇,你們看,這架果然是強擊機,專門來給我送空投的呀,太給我麵子了吧,哈哈哈。”

    看著巨鳥般淩空飛渡而至的鋼鐵機械,賈瓏心中既是自豪,也是感覺擔子沉重。

    聯軍太給她麵子,讓賈瓏心裏反而有點壓力。

    要知道這可是一架戰機,別的不說,從任何一個基地起飛,飛到此地的油錢都以萬元計的,更別提在核心戰區,它還麵臨著隨時隨地可能被擊落的風險。

    “近了,越來越近啦,有沒有軍事愛好者在直播間?我已經看出它的型號了,你們看出了嗎?”

    望著這架戰機超低空翱翔而至,賈瓏連聲解說戰機型號。

    “它是一架星條旗國的a10強擊機,可以說是整個世界上發展得最成熟的一款專門強擊機了,難怪聯軍敢冒雨來送空投,原來是用這架強擊機。”

    賈瓏說話期間,遠遠超低空飛行來臨的戰鬥機,已經越來越大,然後飛到她的頭頂上方。

    速度稍稍放緩,之後機體下方掛架上,一個明顯臨時加裝而上的半人高箱子,被丟棄而下。

    a10強擊機那十六點二六米長度機身,又似一頭展翅的大鵬,呼嘯著升上高空,造成大片的音浪衝擊波,仿佛在用這種聲浪,與賈瓏打招呼似的。

    不過賈瓏已經放棄看它,而是緊緊盯著自己的‘空投箱’。

    這箱子剛丟棄下來後,就有降落傘張開,提著箱子飄飄蕩蕩,從空投高度的兩百多米,隨風飄揚的緩緩墜地。

    “下來了,不過丟的有點歪,我們多走幾步,去撿咱們的空投吧,好像玩絕地遊戲哪。”

    這‘空投箱’扔的有點歪,大概丟到了前方一百米的小凹地裏,倒不能說戰機駕駛員技術有問題,應該說台風風太大吹的。

    賈瓏也不著急,慢悠悠往那邊小跑過去。

    四周應該是沒有敵軍的,所以她一點都不擔憂會被人壞了好事。

    小跑到目測的墜落地點,果不其然,一個掛著大大降落傘布的軍綠色箱子,就那樣聳搭於一小片叢林之間。

    “哇,毛毛,我們的空投來了。”

    “哇,古投!”

    賈瓏領著毛毛一塊,走上近前。

    這空投箱倒是與遊戲裏的不同,沒那麽大,倒不是現實的空投箱沒大的,而是因為強擊機本就不是運輸機,臨時帶點小玩意還行,大量物資的空投箱,還是用運輸機吧。

    再說了,賈瓏隻要了一點東西而已,用運輸機太浪費,而且運輸機就是靶子,在這片交戰地區飛行,有被敵人擊落風險。

    哢嚓。

    賈瓏很快抽出一把萬能工具扳手,把軍綠色的空投箱上的螺螄擰開,再撬動堅固的木板,下麵是一個在泡沫包裹下的鐵皮金屬箱子。

    再把這箱子提出來,發現重量還挺重,大約有個半米長,四十公分寬,仿佛大號的行李箱。

    把卡扣扣開,這箱子裏的東西,便展現在眼前了。

    果不其然,裏麵分門別類,塞得滿滿當當的武器裝備。

    “防彈衣!好厚好重啊,大概有星條國式標準六級防彈衣的程度了吧,真虧他們把這送來,不怕我穿不動嗎?”

    賈瓏撿起內裏一件極其厚重的防彈衣,敲敲正麵胸腹部位,隻聽得一陣敲到硬板的聲音,不由齜牙咧嘴。

    “六級防彈衣啊,這可是遊戲裏三級防彈衣的一倍呢,裏麵不僅有普通材料,還有瓷板,合計足足有近四公斤重,不過相對的,它的防護能力也很驚人,可以防護住m1槍發射的穿甲彈,要知道這初速可有八百五十米每秒!”

    賈瓏把自己身穿的破爛防彈衣,給換了下來。

    實際上她身穿的防彈衣早就中過子彈,猶記得腹部出問題的時候,她疼得都不敢動彈,好在有切換模式的療傷方法在,所以表麵看起來沒受到重傷而已。

    這件老防彈衣早就沒什麽效果了,所以換掉是一點都不可惜。

    “還有戰術頭盔,我是要呢,還是不要呢……”

    賈瓏看到空投箱裏還躺著一頂迷彩腦殼,有點猶豫不定,不過想了想之後,還是把這戰術頭盔撿了起來。

    “也好重……這種戰術頭盔叫芳綸頭盔,是我們龍夏國與世界上很多國家都用的現代化頭盔,它的重量大概在一點四五千克上下。”

    賈瓏捋了捋頭發,然後把芳綸頭盔戴到頭上。

    這種頭盔她熟,以前在龍夏拍攝軍旅體驗記錄片的時候,就曾戴過兩天。

    “終於輪到彈藥了,係絲充手槍的彈藥!又是一千多發,哈哈,可以揮霍咯。”

    賈瓏最想看到的彈藥終於出現在箱子裏,而且一來又是一千多發。

    “咦,這是……特種彈頭嗎?好像穿甲彈的樣子啊,莫非就是帶穿甲效應的?”

    賈瓏發現在一千多發子彈裏麵,有好幾種不同外表的,不由多看兩眼。

    當然現在沒人幫她解答,如果有興趣,等會兒開幾槍就知道其真麵目。

    所以賈瓏又收斂了探索想法,把目光繼續放到箱子裏。

    “步槍和彈藥?我有步槍啊……我靠!這是係絲充出品的步槍?哈哈,肯定是好東西……手感跟cq步槍好像啊,難道就是基於cq步槍改進的?那太好了,省了我熟悉的時間。”

    賈瓏從空投箱裏又抱出一杆與cq步槍極其相似的槍支,隻是這槍上,印有極其醒目的‘係絲充’集團印記。

    別的不說,看到這標誌,賈瓏就知道肯定是好東西,迫不及待把自己帶的cq步槍解下,對它告了聲別,放到地上。

    裝備依舊在持續更新著。

    空投箱裏還有一部分其他軍事物資,比如高爆手榴彈、震爆彈、反步兵地雷……甚至連雨披都又送了幾樣過來。

    其他的比如軍用食品等,更是肯定少不了,可謂是賈瓏想要的東西,他們都準備齊全。

    賈瓏也不可能全部挑走,連裏麵備用的幾個軍用背包她都沒換上,因為她感覺自己背著的大容量戶外背包,已經足夠好用,而且更順手。

    帳篷啥的,也不差什麽,何況軍用的太重。

    不過雨披她倒是換了,自己用的已經破破爛爛,毛毛穿在身上的更是因為它習慣在草叢裏鑽來鑽去,都缺了好幾塊。

    “自熱式盒飯,哈哈,還是龍夏風味的,好東西,拿了。”

    “毛毛,有你愛吃的魚哦。”

    “哇,塞著塞著,東西突然好多,放不下了。”

    最終,賈瓏在這空投箱裏,得到不少的好裝備,把自己兩個背包,再次塞得滿滿當當。

    如此她不得放棄比如防曬衣,高濃度酒精,狙擊手套等無關緊要的裝備。

    挑挑選選差不多二十幾分鍾,蹲了好半天的女孩,從地上站了起來。

    她大變樣了。

    身穿的迷彩服也換了一聲,還穿起厚重的防彈衣,身上軍用攜行具擺滿了彈藥,一杆類似cq步槍的槍支掛在身後……

    連水壺也換了一個,因為賈瓏感覺先前用的不夠專業,而且有點小髒。

    反正不拿走也是丟在這裏,不如能換的就換唄。

    “好啦!毛毛你也好了吧?”

    “好噠,毛毛膩害!”

    “那繼續出發!”

    新的一年快樂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