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萬千黃金光與那頭妖獸自身的殺意合一,一股讓人驚悚的氣息衝霄而起。

    “當”“當”……

    水晶塔直接就被那萬千黃金光劈出去六七裏遠,黃金光芒淹沒了水晶塔的霞光,而蘇辛與水晶塔同進退,也是向後退去。

    這就是讓蘇辛最頭疼的地方,這水晶塔能夠保他在萬千黃金光的攻擊下不受損傷,可是他卻不可能一直呆在裏麵。

    可出來了吧,又要麵對這種可怕的天賦神通,他雖然出了水晶塔,但是他依然不敢離開水晶塔太遠,不然很容易出事。

    這套下來,反倒是又讓這頭妖獸占了主動,蘇辛再度陷入了被動。

    這頭妖獸十分可怕,一旦讓其掌握主動,攻勢便會更加狂猛,那巨大的獸爪不斷劃下,每一次都會有無形的罡風斬出,恨不得能一下子將蘇辛給撕成粉碎。

    還不止如此,那懸浮在天空中的黃金鱗甲不斷激射黃金光芒,與它配合攻擊,既有牽製之能,又有爆發之力,十分恐怖。

    說真的,到了這個時候,蘇辛現在反而有種再鑽回水晶塔的衝動。

    這絕對不是開玩笑,現在這個時候,就是個傻子都能看出來,在水晶塔之外還不如躲在水晶塔裏麵來的安全。

    最起碼,躲在水晶塔裏麵,不用麵對這狂風暴雨般的攻勢。

    而處在外麵的人卻等於是直接暴露在這種攻擊之下。

    隻是,到了這個時候,他就是想回去,也沒有那麽簡單了!

    他這邊剛從水晶塔內出來,就被這頭妖獸鎖定了。

    自打從水晶塔中出來之後,蘇辛就能感覺到又一股氣機一直鎖定在他的身上,不用說,自然是那頭妖獸。

    那頭妖獸始終盯著他,現在,就是蘇辛想要回到水晶塔中也不是那麽容易了。

    這其實很好理解,這頭妖獸折騰了半天好不容易等到蘇辛從裏麵出來了,自然是不肯再讓蘇辛再回去。

    這事兒其實說起來有點怪異,蘇辛明明是被這頭妖獸逼得不得不躲進去的,結果這頭妖獸卻很苦惱。

    現在蘇辛出來了,自己不願意輕易進去,這頭妖獸反而防備著蘇辛會進去……

    所以說,到了這個時候,別說蘇辛自己不願意輕易回去,就算他現在想要回到水晶塔裏也不是那麽容易的事情了。

    這頭妖獸的氣機一直鎖定在他的身上,自身同時催動黃金光抵擋水晶塔,這是既有牽製又有絕殺。

    這擺明了是想要將蘇辛與水晶塔分割開來。

    一旦蘇辛離開了水晶塔的庇護,必定死無葬身之地!

    漫天黃金光芒飛舞,猶如一柄柄天劍,斬盡九天十地,不留半點生機。

    遠空圍觀的眾人,看著那漫天飛舞的黃金光芒,忍不住驚呼:

    “這頭妖獸究竟是什麽種族,天賦神通如此霸道?”

    旁邊一人思索半晌,道:“從未見過這等厲害妖物,也不知道天虹崖究竟是從哪兒尋來的,實在可怕!”

    “別的不說,光是靠這恐怖的天賦神術,這頭妖獸都可同階為王了!”

    “完全同意,和這頭妖獸同境界戰鬥真的太吃虧了,這妖獸血脈之霸道實在是世間罕見,這種天賦神術似乎真的能夠斬滅一切。”

    “一旦陷入其中,等若進入了一座絕世殺陣,必定九死一生!除非是修為境界真的超過其太多,否則真的很難受!”

    有些恐怖根本不需要去親身體會,因為都知道如果換成是自己在那裏,隻會有一個下場,死!

    這樣的激戰甚至已經超越了蘇辛和這頭妖獸理應發揮出的能力,就更不要說是這些燕北之地的修者了。

    這頭妖獸的力量讓人膽寒,如果在同境界的前提下,恐怕真的沒有誰能夠壓製它,恐怕唯有水晶塔有一絲可能……

    這些燕北之地的修者雖然修為境界不高,但眼力很毒,他們的看法很有參考意義!

    事實上,這裏大多數人都期望蘇辛能夠贏得這場戰鬥,但是,實話實說,他們心裏……又有些不看好蘇辛……

    不是說他們不信任蘇辛,他們和蘇辛本就是互不相識,雙方並無所謂的信任可言,他們和蘇辛也沒什麽來往,也說不上是不信任。

    對他們來說,蘇辛就是一個實力稍微牛逼點的年輕人,一個從來沒見過的陌生人而已。

    他們自然不會說賭上自己的性命來為蘇辛站台。

    雖說他們也不希望這頭妖獸贏,但是你要說讓他們賭上性命來去給蘇辛幫忙,那……就嗬嗬了……

    怎麽說呢……

    不能說這些人沒良心或者愚蠢什麽的,隻能說這大概就是現實吧。

    相信絕大多數人在麵對這種情況,都會做出這種選擇。

    畢竟,在明知道要輸的情況下還往上堆,那簡直就是在找死。

    而如果他們能跑的掉今天,那以後就比較好說了。

    這是一種僥幸心理,隻要今天跑掉了,以後死不死,誰又說得準?

    是,的確像看到的這樣,他們不如蘇辛,如果蘇辛都掛了,那他們上去肯定也得掛。

    可問題是,今天如果蘇辛頂上去了,拖延了足夠的時間,讓他們能夠逃離咋合格地方。

    以後這頭妖獸固然會席卷燕北之地,到時候固然是死傷無數,可萬一他們沒死呢?

    什麽事兒都架不住一個“萬一”,人人都有僥幸心理,如果今天他們上去了,那十有**是有死無生的。

    但是,如果過了今天,那以後的事誰說得準?

    也許以後會死,可是萬一以後不會死呢?

    這就跟以前那些欺負“莫明”的顏家子弟一樣。

    都知道“莫明”後麵有顏傾城和顏凝雪在,誰都知道欺負他是有風險的。

    可是他們都有僥幸心理,萬一沒事呢?

    這就跟那些明知道有危險還要玩火的人一樣。

    都害怕玩火燒身,可是萬一不燒身呢?

    他燒也就燒死了,可要是沒燒死,哎,那他就快活了,人就是這樣,都有點僥幸心理。

    當然,這沒什麽可批判的,事實上,人如果沒有僥幸心理反而不正常了。

    可問題出就出在這個僥幸心理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