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陵渡> 玄幻小說> 逆道丹神> 第1121章 域主之爭開始
    “夏尋?他算個什麽東西,也敢和我們作對,找死!”都城於家內一個身材魁梧,有一雙大的誇張的大手的中年男子,怒目圓睜,怒聲道。

    “長弓家主,息怒,這夏尋隻不過是軒王的一條狗而已,我們關注的重點應該是軒王,這個夏尋隨時都可以殺!”在他對麵一個年齡較大,身形有些佝僂的老者沉聲說道。

    “那小畜生可是殺了我的小兒子和十幾個家衛,我怎能不怒!”長弓家主怒視著老者冷聲道。

    “我的一個最親信的家將也被殺了,這個家將的天賦非凡,日後很可能會超越超脫境,如此大的損失,我怎能不怒,可是現在我們必須以大局為重,絕不能意氣用事!”老者聲音冰冷,亦是怒視著中年男子。

    “區區一個家將,怎麽能和我兒子相比,那可是我親兒子啊!”

    “恕老夫直言,你那兒子資質平平,日後最多也就超脫境而已,而我那家將的天賦可不必在做各位差多少!”說著,老者身上散發出一股強大的威勢,房間內布上了一層冰晶。

    感受到這股威勢大家紛紛釋放元力阻擋,以免傷到己身。

    長弓家主亦是散發出一股強大的威勢,身上的元力隱約間形成了一個大手,將那股寒意阻擋住的同時向著老者壓去,空氣都變的粘稠起來。

    “長弓家主突破了?真是沒想到,如此境界竟然還能如此之快精進,看來長弓家人才輩出啊!”眾人感受到長弓家主的的威勢,眾人一驚,紛紛議論起來。

    老者感受到那個大手上的能量一驚,隨即臉上一冷,暗道:“天賦果然強大,不過這還不夠,既然今後的長弓家會是個大威脅,必須盡快打壓!”

    隨即,房間內的溫度極速下降,不斷有著冰晶出現,而元力行成的大手亦是愈發清晰起來。

    “夠了!”突然一道雄厚的聲音響起,瞬間講兩股元力擊散。

    “是啊,這小畜生還殺了於家主的愛子,於家主都還沒說什麽,我們就不要爭吵了,還是聽聽於家主的吧!”這時一個身材瘦小,雙眼散發著精光的男子出來打圓場說道。

    “各位家主,馬上域主之爭就要開始了,這小畜生得殺但不能讓他影響了我們的正事!”於家主雄厚的聲音再次響起,在房間內回蕩。

    “於家主說的是,域主之爭將決定接下來這一域的未來,我們必須得好好準備一番才是,至於那夏尋,我們隨便出一些人把他滅了便是,一個毛頭小子而已!”瘦小男子再次站出來附和道。

    伴隨著二人的話,房間內的注意力瞬間都轉移到此事上來,仿佛夏尋的事都被遺忘了一般。

    與此同時,軒王府內,軒王禹王以及武玄王三人圍坐在一起,臉色有些凝重。

    “軒王,接下來域主之爭馬上就要開始了,現在我們和藥天殿的戰鬥已經全麵爆發,雖然丹盟站在我們這邊,可是此次丹盟肯定以域主之爭為重,藥天殿肯定會趁機施壓,我們怎麽辦?”禹王說道。

    “我們一切照舊,無論接下來域主之爭結果如何,我們和藥天殿的關係都是不可化解的,現在皇城有些家夥又開始活躍起來,但是他們也不敢在域主之爭上做什麽動作,反而是我們占據地理優勢,按照原計劃打壓一番即可!”軒王沉聲道。

    此次夏尋則是已煉製一枚新的丹藥為由,拒絕了此次觀摩域主之爭。

    近幾日夏尋體內地那片空間出現了幾次輕微的晃動,似乎是感應到弦音的狀況不太好,開始蠢蠢欲動,像是隨時都會脫離夏尋的控製一般。

    小蘿這幾日也開始變的不那麽愛吃了,大多是盤坐在一旁修煉,同時試圖與那片空間建立一種奇異的聯係以便於找到弦音的所在,可是無論怎樣嚐試,小蘿都無法建立出穩定的聯係,短短的瞬間,連感應到弦音的所在都很難。

    所以夏尋必須盡快做好準備,同時也希望這場域主之爭能早點結束,這樣一但弦音出了意外,夏尋才能最大可能的利用軒王的實力,不然受到域主之爭的關係,軒王很難給夏尋足夠的支撐,更何況現在和藥天殿的爭鬥如此激烈。

    時間過得很快,域主之爭便開始,這一日整個都城萬人空巷,無論是修者還是普通人皆是紛紛前來觀看,雖然普通人無法靠近,並且容易受傷,但是人們依舊樂此不疲!

    在上億人所聚集的中心,七個極為蒼老之人,發須皆白的老者拍成一字,坐在一個巨大的石碑前,眼睛微閉,也不知道是睡著了還是睜著眼。

    在他們右手下邊坐著一個頭發泛黃,矮胖的老者臉上掛著淡淡地笑意的老者靜靜的坐在那裏,在老者下麵則是跟著一大群人,個個散發著強大的威勢,臉上掛著淡淡地譏諷般的笑容,明明隻是站在那,一眼看去卻給人呼吸困難的感覺。

    同時在老者對麵有一把空著的椅子,在椅子後麵亦是跟著一群人,身上散發的威勢亦是強大,隻不過相比對麵的一群人則是閑的弱了許多,臉上的臉色陰沉的仿佛能滴出水來。

    眾人隻是靜靜地站在那裏,一眼不發,似乎是在等著某人。

    時值正午,眾人等的愈發焦急起來,漸漸開始有議論聲響起,數億人的場地,即便人們很小聲的說話,聲音依舊巨大無比。

    “幾位前輩,都這種時候了,那小丫頭還不來,是不是應該宣布她棄權了!”矮胖老者向著高台上的七個老者恭敬的行了一禮,聲音中透露著一抹幸災樂禍。

    此人便是此次的域主之爭的爭奪者,他雖然迫不及待的想要打敗對方,但是此次若是能輕鬆獲勝他倒是樂得清閑,就是不能殺了對方讓他有些遺憾。

    “柴磊錚你雖然是此次的域主爭奪者,但你終究不是域主,所以還要注意你的態度,對域主如此無禮我們可以直接取消你的資格,還有隻要正午未過都不能算棄權!”七人中一個老者微微睜了睜雙眼,淡淡地說道。

    “前輩教育的是,我知錯了!”矮胖老者連忙欠聲道。

    隨即那名老者再次微微閉上雙眼,像是睡著了一般,矮胖老者則是轉過頭看著對麵空無一人的椅子,臉色冰冷,暗道:“幾個老不死的,等這次我登上域主之位,下一個就是你們,在讓你們多蹦躂幾天!”

    正午將過,七個老者同時睜開雙眼,看了看天空,微微歎了口氣,開口說道:“今日……”

    砰!

    話還沒說完,一道流光落地,在地上砸出一個大坑,一個身材妖嬈,披著墨黑色長發的絕世女子出現在眾人眼前,直接打斷了幾人的話。

    “晚輩弦音,拜見七位長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