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陵渡> 玄幻小說> 進擊的鹹魚少女> 不是結局的結局
    正文

    地點未知,時間未知。

    虛空中無序的靈力亂流讓所有可以錨定坐標的存在都變得毫無意義。

    曾經在學院都市中響徹一時的頂級軍團【女仆茶話會】剛剛結束了又一次的戰鬥,身著黑白戰鬥女仆裝的少女們如同千百次那樣,熟練地從魔物殘骸中提取著靈能,隨時準備應對下一次衝擊。

    “千佳,你們有沒有發現,這段靈力流似乎重複過一次?”

    一名墨綠色長發的少女忽然直起身子,抬起手在空氣中探了探,有些困惑地說道。

    所有的虛空界都是被完全侵蝕後所形成的領域,從理論上來說,屬於法則意義上的【絕對無序】,其中最明顯的表現形式就是,散布在空氣中隨時變化著的靈力亂流。

    “重複過一次?葵拉,你是不是太累了,這可是深度侵蝕區域啊。”

    被喚作千佳的女仆一邊操縱著水流清洗著周邊的環境,一邊不以為然地聳了聳肩,“我可不認為清除些許低級魔物,就能淨化掉這片區域。”

    世界的侵蝕現象一旦成型,就是絕對不可逆的——這是千百年來人類與異世界抗爭之後,所得出來的最無奈也是最殘酷的結論。

    除非無序中誕生的存在主動向往秩序,否則單純以秩序體的角度,永遠不可能在深度侵蝕之後將失去的世界重新歸於秩序之下。

    “不,千佳。感知開始變遲鈍的那個人是你,靈力流確實出現了重複——不過,不是因為我們淨化了這片區域。”

    一名帶著金邊眼鏡,將金發高高盤起在腦後的女子搖了搖頭,隨手將插在地麵的巨型鐮刀拔了出來,一臉絕望地抬起頭看向天際。

    在那裏,幾道稀薄的黑色閃電慢慢的在天空中蔓延開來,就好像是逐漸破碎的玻璃窗戶。

    “這是一次世界級的超大型侵蝕,它們……找到了我們的坐標。”

    哐當。

    葵拉手中的刃盾無力地滑落了下去,撞擊在堅硬的地麵上發出一聲刺耳的聲響。

    “怎麽可能?!由莉姐,你不是在開玩笑吧,那麽我們的任務……”

    “你還不明白嗎?任務已經沒有意義了,這就是最後一戰。”

    由莉轉過頭,深深環視著周圍的軍團成員們,努力語氣輕鬆地說道。

    “至少我們不用再擔心死在這個糟糕的異世界了,說起來,我也好久沒有吃到了一塊香噴噴的麵包了。大家看到我們,一定會非常驚訝吧?”

    “露米埃想先去吃一頓烤肉,當然,還有酒。”一名身材格外嬌小的女孩舉了舉手。

    而在她身後,一柄與她本人差不多大小的巨劍正在迅速縮小,隻留下一地深深的溝壑,顯示出女孩所擁有的可怖破壞力。

    “當然,隻要我們這次能贏。我就不再禁止你喝酒了。”

    由莉溫柔地笑了笑,輕輕揉了揉露米埃的腦袋,直起身看向已經出現在遠方的空間裂口——透過紫黑色的光幕,她隱約看到了一些熟悉的街道。

    “走吧,我們回家。”

    …………

    …………

    學院都市。

    無論是某隻鹹魚少女的午睡,還是安托涅瓦和奧蒂莉亞的午餐嚐試,都沒有能按照原計劃進行下去——因為,災難降臨了。

    天空宛如被撕開了無數條裂縫,不到一刻鍾之內,整個世界全部被大小不一的空間裂口所包圍,紫黑色的霧氣伴隨著閃電包裹在城市的幻力護盾上。

    如同雨點一樣的晶體石柱不斷地從天際落下,撞擊在薄薄的城市護盾上,無聲無息地融化成青煙,匯入周圍的紫黑色霧氣之中。

    唯一桎梏著霧氣擴散的,就是一層晶體化封印在空間壁壘外圍的薄膜。

    “怎麽可能……”

    特質係的學工食堂外,安托涅瓦抬起頭看向天際,眼神中一片死灰。

    “幾乎所有的侵蝕場全都降臨了,這樣精準的定位分布,它們是怎麽做到的。”

    “這還要感謝你發出的定位信息啊,否則我們還迷失在虛空界。”

    一個輕飄飄的聲音從安托涅瓦身後傳來,隻見一名穿著白大褂的瘦削男人緩緩從空氣中顯現出來,深紫色的瞳色裏閃爍著妖冶的光芒。

    “希羅執政官?!”

    安托涅瓦猛然轉過身,一臉震驚地看著身後。

    “好久不見,我親愛的小涅瓦。真是一個讓人懷念的世界。”

    希羅微微一笑,張開雙臂,深吸了一口氣。

    “隨著我在侵蝕領域的無盡探索,我終於意識到部分的秩序是永遠不可能戰勝混亂的。隻有當整個世界重歸無序的時候,才有可能出現真正的秩序世界。”

    “所以,是你將它們帶到這裏來的?”安托涅瓦皺了皺眉。

    麵前的希羅雖然依舊是曾經的樣子,但是身上的氣息已經截然不同,就好像是某種格外危險的頂級魔神一樣。

    “不,世界壁壘太強大了,如果需要強行開啟這麽多世界,還需要一些必要的犧牲。”

    希羅搖了搖頭,意味深長地看了一眼安托涅瓦,慢條斯理地說道:

    “你偷偷看過我的實驗筆記吧,所以你應該知道,每一個被大型空間侵蝕眷顧的孩子,其實都是一枚人形的賢者之石。當兩名賢者之石同時激發的時候,產生的共鳴效果,才可能同時完成兩個世界的開啟。”

    “但是,每一個世界理論上來說同一時間隻會誕生一名這樣的孩子。所以一直以來,你都是那樣的孤獨,我們嚐試過很多次,想要為你找尋一個同伴,都失敗了。最後,我不得不深入侵蝕領域,想要去找尋另一個世界的賢者之石。”

    “然而,出乎我的意料,奇跡發生了。你已經找到了另一枚小石頭了,對吧。”

    希羅微微一笑,目光越過安托涅瓦,看向強化係校場的方向。

    “不好,奧蒂莉亞,趕緊讓小鹹魚跑掉。”

    安托涅瓦眼神一凝,胸口上的粉紅色晶體瞬間亮到最大,啪地一聲變成碎片,籠罩住了她的身體,強橫的靈力波動一瞬間突破到了一個前所未有的高度——與希羅一模一樣的執政官能級。

    一條橫跨天際的巨大靈力鯨魚出現在她的身後,帶著一往無前的氣勢朝著希羅撞去。

    “天真的孩子。別忘了,你的所有技巧都是我教你的”

    希羅嘴角一揚,輕輕擺了擺手,看似凶猛的靈力浪潮宛如被冰封了一下,瞬間沉寂了下去。

    與此同時,跑到一半的奧蒂莉亞也發出了一聲慘叫。

    一束她剛剛凝結出來的冰晶突然轉向,刺進了她的身體,將她整個人釘在了原地,血液如同開了閘的水龍頭一樣,不停地從她被貫穿的巨大傷口中湧出。

    “涅、涅瓦……”

    奧蒂莉亞艱難地轉過頭,半空中,安托涅瓦渾身已經開始出現了粉色晶體。

    整個人如同一個精致的玩偶一樣,眼神空洞地懸浮在空中,散發著強大的靈力波紋。

    下一刻,一名眼神茫然,似乎剛睡醒的少女出現在了希羅手中——準確的說,是女孩頭頂的一撮呆毛被抓在了手肘。

    “涅瓦?這是發生了什麽?”

    幽萌茫然地環顧了一下周圍,微微一呆,隨後臉色一變,用力拍打著身後的陌生男子,“痛痛痛,你是誰,快放開我的頭發……否則,我絕對不會放過你的!”

    “安靜。”

    希羅冷漠地看了一眼手中抓著的女孩,就如同看著一條正在用力掙紮的鹹魚。

    “從災難中活下來的你們,沒有資格去安安心心的混日子。獻出生命去開啟新的世界,才是你們唯一的歸宿。”

    沒有繼續解釋更多,希羅輕哼了一聲。

    幽萌感覺到一陣撕心裂肺的劇痛瞬間傳遍了全身,整個人漂浮在了空中,一圈又一圈的靈力波動從她的身體中擴散出去,與安托涅瓦的波紋匯合在一起。

    啪。

    天空中發出了一身宛如氣泡破滅的輕響。

    那一層桎梏著霧氣擴散的晶體化薄膜瞬間消失不見。

    隱沒在紫黑色的霧氣之後,數不清的魔物身影如同潮水般湧出,瘋狂撞擊著城市的外壁。

    前幾天安托涅瓦三人剛剛大鬧過的外城區幾乎在第一時間就徹底淪陷了,刺耳的慘叫聲,爆炸聲,咆哮聲響徹了整個城市。

    再隨後,戰爭在內城徹底爆發。

    無數靈力的光芒從城市的各個角落裏亮起,整個城市所有的靈者都湧了出來,對抗著他們數量十萬或者百萬以上的魔物們。

    高階靈者們的破壞性靈技橫掃過戰場,將整個世界染上一層淡淡的凜冽靈力。

    而不遠處,學校之中各個教學樓裏麵,教師們迅速地朝著特質係學工食堂方向湧來。

    一黑一白兩條巨龍守護靈劃破天際,撲向立於半空中放聲大笑的白袍男子。

    “希羅!你這個混蛋,你到底幹了什麽?!”

    “放開安托涅瓦,你這個投靠了深淵的叛徒!”

    就在幽萌意識即將完全陷入黑暗的時候,幾聲有些熟悉的女子怒喝從遠方傳來。

    “是誰……”

    下一刻,世界歸於黑暗。

    世界毀滅。

    幽萌,卒。

    一周目結束。

    ————

    ————

    咕,大結局了。

    之後或許會開新坑重新寫過。

    畢竟這隻是一周目吖(?>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