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陵渡> 玄幻小說> 重生之軍嫂奮鬥史> 第一千零六十一章 大結局
    劉好好的衛星電話響了。

    “劉市長,你現在在東山縣?”電話那頭竟然是s市徐市長的聲音,“你怎麽瞎跑到那裏去啊!你明明知道水庫的壓力大,東山縣很危險,還……”

    劉好好走到一邊,壓低聲音,“是不是水庫頂不住了?”

    “怕是要頂不住了!我們這裏已經疏散了群眾了,你們也快點出來吧!”徐市長帶著哭腔。

    “就算你沒有提前泄洪,也不至於這麽快就頂不住了,”劉好好反而鎮定下來,“我記得你們水庫的建設標準是按照千年一遇的洪水標準設計的,沒有這麽容易潰堤。”

    “我們的水庫還能頂一陣,是農民自己挖的小水庫頂不住了!已經崩潰兩個了!再這麽下去大水庫也頂不住了,”徐市長幾乎要哭出聲來,“劉市長,我對不住你,快點組織群眾轉移吧。”

    s市不僅有大型水庫電站,還有若幹個農民自己挖的,或者是村集體挖的小水庫電站,形成了一定規模,這些小水庫在程序上都未必合法,又怎麽可能請水利專家來進行設計,在大洪水麵前全都不堪一擊,很快就一個接一個決堤了,就像多米諾骨牌一樣很快會全線崩潰。

    劉好好握緊電話,看著外頭漸漸減緩的雨勢,看著眾人因為天氣好轉而充滿了希望的模樣……

    她轉過頭,眼神鋒利如刀,打了個電話給遠在京城的謝亮。

    她還沒有開口,謝亮就搶著說,“好好,我正要找你,水庫的事情我聽說了,圖紙也已經拿到手了,那些小水庫接二連三潰堤,很快就會影響到大水庫,到時候別說是整個東山縣了,你們q市都得泡在水裏……”

    劉好好沒有追問他怎麽這麽快就得知q市現在的情況,也沒有糾結他怎麽拿到圖紙的,更不耐煩聽他說後果,“你直接說該怎麽辦?”

    “辦法是有,立刻炸開缺口泄洪。”謝亮急急地說,似乎在奔跑一路上喘著大氣,“在你們東山縣炸一個缺口泄洪,將洪水引入木溪,再經南江入海,這個方案已經報到你們省裏批了,莊立軍已經帶隊先進去了,你要做的事情就是盡快疏散群眾,越快越好,最遲今天下午就要進行爆破,爆破還需要時間,最遲明天中午就要把缺口完全炸開,不然你們整個q市就成了水城了。”

    “也就是疏散所有木溪和南江沿線的群眾是嗎?”

    木溪是南江的一條很重要的支流,貫穿於整個q市,在q市的地位比南江還重要,沿線居民無數,還不單單涉及到東山縣。

    “是,降水剛有所緩解,又要承擔泄洪任務,為了安全起見,沿線的群眾還是先撤離更穩妥。”

    “好。”她相信謝亮的決定。

    “立刻組織二次撤離,將群眾們轉移到遠離水麵的高地去。”她轉向高縣長吩咐道。

    高縣長一臉忐忑,“是不是上遊出了什麽問題?”

    “別多想,待會兒要在我們東山縣炸一個缺口泄洪,為了安全起見先轉移群眾。”她拍了拍高縣長的肩膀,低聲道,“你先得穩住,不然下麵的人怎麽穩得住?”

    高縣長的臉色很難看,“市長,我就怕……”

    “不要怕,所有人都在全力以赴幫我們,你自己別在這個時候泄氣,我相信東山縣一定會沒事的,不然我也不會來了。”劉好好的表情十分淡定,“走吧,快點行動起來,所有的幹部都動起來,幫忙轉移群眾,抓緊時間,最遲要在兩個小時後轉移完畢。”

    雨勢漸漸小了,大家的心依舊沉甸甸的,有許多人抓住他們的手,“為什麽又要我們轉移?是不是又發生什麽事了?”

    “大家不要驚慌,什麽事也沒有,為了大家的安全,也為了方便救援才轉移的,大家不要胡思亂想……”

    “隻管配合就好了……”

    “市長都在這兒呢,還能出什麽事?”

    “對啊,那麽大的官難道連命都不要了?”

    “她不怕,咱們也沒什麽好怕的。”

    群眾的情緒穩定下來,表現得極為配合,撤離轉移有條不紊地進行,除了孩子們嘰嘰喳喳的聲音,幾乎聽不到什麽聲音,還有一些識水性的青壯年主動出來幫忙。

    天上的雨依舊在下,地上的水也還在漲,但是在天災麵前大家都出奇地團結在一塊兒。

    劉好好回到縣政府的時候,渾身已經濕透了,來不及換上幹爽的衣服,披著陳彤遞過來的大浴巾站在會議室裏。

    黃琪將修好了無線電通訊設備,他們總算恢複和市裏的聯係了。

    “劉厝口的群眾已經全部疏散完畢了,爆破裝備也全部到位了,十分鍾之後開始第一次爆破。”無線電波裏傳來的是莊立軍低沉微啞的聲線,劉好好莫名鼻子一酸,眼圈泛紅,但很快就把這種情緒拋開了。

    將山體炸開一個缺口不是容易的事情,雖然劉好好和莊立軍配合默契,爆破的時間比原先預計得要早,但爆破持續的時間很長,一直到第二天清晨,才完成爆破,上遊的洪水傾瀉而下,令人膽戰心驚。

    台風帶來的降水漸漸停止,過了一天雨水總算是完全停了,洪水也漸漸退去,所有人這時候才鬆了一口氣。

    但是幫助受災群眾重建家園對劉好好來說才是一個重要的挑戰,洪水退去後路麵上留下厚厚的淤泥、垃圾和牲畜屍體在炎熱的夏天散發出濃濃的惡臭,劉好好甚至來不及回去洗個澡換身衣服,就指揮著各部門安置群眾、清理垃圾、防範疫病……忙得聲嘶力竭。

    劉好好再見到莊立軍的時候,竟然有一種恍如隔世的感覺。

    “感謝你們及時救了我們全市人民,我代表q市政府感謝你們!”劉好好的眼眶泛紅,說出口的卻是這麽一句話。

    莊立軍握著她的手,情緒複雜,說出的話卻很簡單,“應該的。”

    “你們倆說話能不能不這麽官方啊?不是夫妻嗎?不是應該噓寒問暖一下嗎?”夏夢夢從他們身後跳出來,好奇地看著他們倆。

    劉好好用力回握了一下莊立軍的手,一切盡在不言中,“接下來還需要你們的幫忙。”

    “我們一定全力配合。”莊立軍回答得簡單有力。

    夏夢夢急了,“你們就不說說心裏話?好好姐,你不知道你去了東山縣,立軍哥有多擔心你……”

    “小孩子就別搗亂了。”桑雲華把夏夢夢拉到一邊,“人家夫妻倆說什麽,你瞎摻和個什麽勁兒啊?”

    “我就是看不過去嘛,立軍哥明明那麽擔心好好姐,為了她冒著那麽大的風險義無反顧地到東山縣,結果這兩人見了麵竟然不說話……”

    “莊立軍義無反顧地去了東山縣也是為了工作,為了他自己的職責,就像劉市長一樣,每個人在社會上都有自己的定位,在家裏他們是夫妻,要噓寒問暖盡管回家去,在這裏他們都有自己必須擔當的責任。”桑雲華堅定地說。

    夏夢夢還是有些不服氣,結果扭頭一看,就發現莊立軍和劉好好早就各忙各的去了,如果不是這幾年和他們接觸得多,她肯定會誤以為他們是一對貌合神離的夫妻。

    等到受災最嚴重的幾個縣初步恢複秩序的時候,劉好好才有時間回到家裏,洗過澡之後就倒頭便睡,睡了個天昏地暗,反複要把這幾天失去的睡眠全都補回來。

    結果喚醒的還是她饑腸轆轆的肚子,這段時間她的飲食本來就不規律,回家之後累得不行,連飯都沒有胃口吃,就直接睡了,結果睡著睡著被生生餓醒了。

    她捂著胃,迷迷糊糊地坐起來,隱約聞到廚房裏傳來香味,別揉著眼去了廚房。

    莊立軍正站在灶台麵前煮麵,見她捂著胃出來,心裏大概有數了,“餓了?”

    她眼巴巴地看著鍋裏的麵,點了點頭。

    莊立軍的眼神柔軟,她這呆萌的樣子,哪裏像是那個不顧生死的拚命三娘。

    “吃吧。”莊立軍將麵碗端到她麵前。

    明明隻是一碗簡單的陽春麵,她卻吃得很歡,“你怎麽知道我餓了?”

    “我是煮給自己吃的。”莊立軍又無奈又好笑。

    她抬起頭,發懵地看了看他,又看了看牆上的鍾,“都淩晨四點了?”

    莊立軍做了個噤聲的手勢,“秦阿姨已經睡了,不想麻煩她。”

    “你怎麽這麽遲還趕回來?”

    “知道你今天會在家休息。”他伸手捏了捏她的臉,“剛養出來的幾兩肉又瘦回去了。”

    “遇到這種天災,沒辦法的嘛。”

    “下次別這麽魯莽了,你知道我會擔心的,你不僅是q市的市長,也是我的妻子,也是未未的母親,我知道你有你的職責,但是下次在做決定的時候,多想想我們。”

    莊立軍的聲音很溫柔,並沒有任何苛責的意思,更讓她覺得愧疚了,“對不起,我當時沒想那麽多……”

    那個時候她把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洪水上,連自己的安危都沒有多想,哪裏還會去考慮莊立軍和未未,回頭反思,覺得自己還真是對不起這爺倆。

    “我沒有怪你的意思,在那種情況下,我自己也沒有辦法多想,我隻是心疼你,”他握住她的手,“那個時候怕不怕?”

    她仔細想了想,“現在回想起來,真有點後怕,但是那個時候是真沒想那麽多,連怕都沒時間去怕,當時要是往深裏想了,也許我就在市裏呆著,不敢去東山縣了。”

    莊立軍將她拉進自己的懷裏,劉好好發起狠來比男人還拚,全憑一腔孤勇做事,這次q市如果沒有她提前防範,鎮定指揮,後果恐怕不堪設想。

    “這次幸好有你們幫我,要不是謝亮那麽快提出解決方案,你又很有效率地進行爆破,恐怕這場洪水還沒有這麽快退。”劉好好對謝亮也是不無感激的,他一接到消息不僅在最快的時間內給出了解決方案,還立刻冒著台風的風險飛到了q市,在現場進行勘察,幫助他們精確選點,用極高的效率解決了困局。

    如果沒有大家齊心協力的幫忙,q市是真要遭受滅頂之災了。

    “你有你的職責,我們也有我們的職責,不過是盡了本分而已。”莊立軍拉著她走到陽台。

    夏天天亮得早,淩晨四點多的天空已經蒙蒙亮了,兩人望著漸漸亮起來的天空,都不約而同地注視著太陽即將升起的方向。

    每一天都是新的、鮮活的、燦爛的,充滿了蓬勃生命力的。

    這樣的世界,怎麽不值得他們拚盡全力去愛去保護?

    天亮了,腳步聲、洗漱聲、收音機裏的新聞聲斷斷續續傳來,一個早起讀書的小孩兒捧著書,站在陽台上,充滿感情地大聲朗誦著,“一個人的一生應該是這樣度過的:當他回首往事的時候,他不會因為虛度年華而悔恨,也不會因為碌碌無為而羞恥……”

    @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