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洋還要再說話,孩子們一窩蜂的跑了進來,“爸爸!!去玩兒過山車!!!!”

    家裏給孩子們在院子裏弄了一個小型過山車,孩子們還不敢自己坐,也舍不得拉著媽媽作陪,就每次都找關洋。

    “............”幸好他這個爸爸,還有點用.........

    “媽媽,今天我後桌的男生一直玩我頭發,真討厭.........”仙仙靠著陸七一,抱怨了一句。

    陸七一點了點閨女的小臉蛋,“又這麽說,媽媽怎麽和你說的,又忘了?”

    仙仙悶口氣,沒言語。因為她覺得還是這樣說最痛快........

    噸噸端著大哥的架子,看著妹妹,也擔心媽媽不高興,就替妹妹回答了,“媽媽說,討厭這個詞,不太好聽,就算是撒嬌說,也不太好聽。所以,要用好聽飛詞來代替,比如說,真不可愛.........”

    陸七一讚許的摸摸大兒子的腦袋,“說的好!!”又看向仙仙,“你啊,就是太嘴硬,可你又心軟,你說你,別扭不別扭?”

    “媽媽,我嘴也是軟的.........”

    “.............”

    陸七一和關洋笑成一團,行吧,“等你可以順順利利和媽媽說自己做的不對的時候,你嘴就是真的軟了........”今年要正式上小學了,孩子們的性格又發生了了許多細微的變化。比如仙仙現在,就特別要麵子,輕易是不肯說自己不對的。說是傲嬌也不太準確,因為,她不是口是心非的那種,她就是要麵子,單純的要麵子,才說不出口的。

    關洋和陸七一都不太記得自己小時候是不是也偶這種時候,但是家裏人說小祖宗小時候,有過這麽一個時候。要麵子的很。陸七一就覺得,那就不用太緊張,畢竟,她不是現在長得很好嘛~~~~

    隻是,到底舍不得閨女自己別扭的自己難受,就還是時不時提醒一句,效果還是有些的,起碼她不再又一開始的那張理直氣壯的態度了,還是知道自己這樣做是不對的。能認識錯誤,就距離更好,更近了一步啊........

    關洋第一部電影隻撈到了一個提名,但是,這寫在履曆表裏,也是超級輝煌的一筆了。最佳男主角的提名。國內曆史上,第一人。

    這個提名,也正式打開了關洋的海外事業版圖。他又開始創作寫歌了,然後,就成了國際音樂節上,第一位拿下金獎的第一位國人..........

    這件事發生在孩子們小學畢業的時候。

    仙仙回家就問媽媽,“我同學們都說,不想當影帝的富豪不是好歌神,這句話是說爸爸的嘛?”

    “...........”依舊美麗如故的陸七一,放下手裏的茶杯,很是一眼難盡。現在的孩子真是好毒舌啊........

    之前關洋再去外國一個地方拍戲的時候,不小心掉進了一個廢井裏。等陸七一接到消息心驚肉跳的趕到之後,關洋已經成了一位石油大亨了.........按照當地法律規定,誰發現了石油,誰就享有一半的所有權和開采權。而當地這邊,最後一次發現石油,還是六十多年前..........

    天上掉餡餅都不敢這麽掉的。

    關洋從井裏爬上來,讓人鑽井鑽出石油之後,他瞬間就上了富豪榜........雖然石油儲備不是很多,但是,富豪妥妥的了。

    國內外都驚呆了,人形錦鯉轉到網絡癱瘓。

    有人就說啊,怎麽會就那麽巧,去那個國家拍戲,怎麽會就那麽巧,掉進了那個井裏,怎麽會就那麽巧,關洋懂得一些地理知識,怎麽會就那麽巧,就真的有石油,怎麽會就那麽巧,法律那麽規定..........

    人形錦鯉無疑了。

    【關洋從小到大,就是一路開掛啊。生母不在了,養父養了他,養父和小仙女爸爸是戰友,成了小仙女的青梅竹馬。差點被殺死,被小仙女救了,國內呆不下去的時候,舅舅找來了,送去國外上學。學習差不多了,參加選秀,成了,出道就是天團級別的。外國不好混,回國之後,和小仙女再續前緣,有了小仙女和陸家的支持,暖風和極風的駙馬爺,資源隨便用,國內大獎拿個遍就被小仙女送去國外拿獎。

    雖然演戲一直都是陪跑,怎麽演都不拿獎,但寫一首歌紅一首,演技類的獎一個沒拿著,創作歌曲類的獎都拿到了。給電影做配樂都拿了大獎,創作類歌神第一人。典型的東邊不亮西邊亮。財產都是小仙女的,關洋寫歌賺得錢也都配的夠嗆了,眼看要放棄演藝事業不給小仙女浪費錢了,結果人介自己發現石油成超級富豪了..........

    這是怎麽樣的一個人生啊..........】

    開掛的人生啊..........

    被石油的稅務問題折磨的焦頭爛的關洋,最近都在家。前幾天去參加國際音樂節,衣服差點被人扯掉。要不是保鏢給力,他真的擔心自己會被外國那些也信了他是錦鯉的人給撕成碎片。安全起見,也為了陪孩子們完成六年級的學業,關洋就一直在家,門都沒出。

    這看到網上說他是開掛的人生,下樓來就聽見閨女說了這麽毒舌的一句話。

    “...........”真不可愛啊.........

    這些年,陸家人,一切不好聽的話,都被換成了這句。

    關洋和孩子們說過話,讓他們各自去忙,就過來陪寶寶喝茶,起膩的靠在陸七一身上,親親熱熱的,這麽多年,就沒夠。

    “寶寶,你看,網上都說我是開掛的人生,你看呀........”

    陸七一看過了。

    笑出來,親了下關洋,“這不好嘛?”

    關洋笑眯眯的,“好,特別好。我的外掛就是你呀~~~~隻是你呀,真好~~~~~”

    陸七一跟著笑,更要說話,陸肆進來,“陳嘉永到了,你要去接他嗎?”

    陳嘉永在外地結婚生子,這年才被申請調回來。陸家這邊沒有任何意見。

    過去那些事,早就在很多幸福的生活裏,被磨去了當時那些酸澀和痛苦。陸七一很平靜的點頭,“去,這就換衣服,你先去讓孩子們也換衣服,一起去,去接他們的最後歸家的這個爺爺.........”

    關洋幫著陸肆去孩子們的房間。

    陸七一一個人回到房間,換衣服的時候,就看到鏡子裏,仿佛被時間遺忘,依舊定格在二十歲模樣的自己。

    外掛嗎?

    她算是關洋的外掛吧。

    但是,正確來說,關洋才是她的外掛啊........讓她有了愛人,有了家,有了孩子們,有了現在幸福的生活.........

    前幾天,墨玄依舊日常單機不在乎她回不回複的問候她,今天你快樂嗎?

    我很快樂,我每天,都很快樂。

    陸七一穿戴好,拿起手機,準備出門前拍一段穿戴介紹的直播~~~~

    我的幸福快樂,多的不分享一下,陸七一都擔心她會撐死~~~~~~

    哦,不對,不能這麽說,應該說,不分享一下,陸七一就擔心她會發胖——幸福肥嘛~~~~~

    “媽媽?”

    “媽媽媽媽~~~~~”

    “媽媽,您又在做直播了嗎?”

    “媽媽,請快點,我想吃機場附近的烤肉呀~~~~~”

    “老婆?要我上去幫你拿手機嗎?”

    聽著樓下傳來的一連串的呼喚,陸七一舉著手機,直播打開,就是她怎麽忍都忍不住的一個大大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