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陵渡> 玄幻小說> 陰陽女鬼修> 第七百零二章 不安
    駱瑾瑜一口氣收了兩尊陰鼎和四尊陽鼎,剩下的也就隻有兩尊陰鼎和一尊陽鼎了。

    她頓時覺得鬆了一口氣,感覺這次任務雖然艱險了點,但還是能順利完成的。

    駱瑾瑜緩步走出天師宮偏殿時,遠處飛掠了一道人影,人影落下,正是此地天師宮的主人國師鳳霽!

    鳳霽一落下,便朝駱瑾瑜怒目而視,駱瑾瑜笑盈盈,對他的怒意全然無視。

    鳳霽繞過她朝偏殿風一樣跑去,但他很快就風一樣跑回來了。

    “你拿走了寶鼎,把它們交出來!”鳳霽閃身至駱瑾瑜的麵前,手中的炎鳳劍直指她的麵門。

    駱瑾瑜在看到他來便知道會有這一幕,她之所以沒有及時離開,就是在這裏等著這位國師大人。

    三尊陽鼎是在他的天師宮裏找到的,就連皇宮裏的那尊陰鼎也能鳳霽有關,因此駱瑾瑜判定想要找到其他的九州鼎還是要從鳳霽身上下手。

    駱瑾瑜笑盈盈地將炎鳳劍用一指輕輕推開,“別這麽凶神惡煞的嘛,有事好好說呀,國師大人要注意形象哦!”

    鳳霽滿臉怒氣,他身上衣服散亂破碎,本是梳得很整齊的發此時也胡亂披散著,他的身上還帶著傷,血腥氣濃得十裏開外都能聞到了。

    駱瑾瑜不用看也知道鳳霽這是受了重傷,烏木和烏藏兩人可都是好戰分子,擁有炎鳳劍的國師大人,修為與他們又相當,正是棋逢對手,那兩人可不會手下留情。

    之所以國師大人還能完好地站在這裏,還是駱瑾瑜傳音給烏氏兄弟讓他們放鳳霽回來的。

    “把寶鼎交出,否則休怪本座不客氣!”鳳霽鳳眸圓瞪,炎鳳劍刷地又指向了駱瑾瑜。

    “嗬,你要怎樣不客氣呢!”駱瑾瑜依舊笑顏不改,雙眸卻已然運起探查術將鳳霽上下都掃視了一番。

    她想要看看鳳霽身上有沒有儲物法寶之類的,會不會有其他的九州鼎。

    隻可惜要讓她失望了,鳳霽身上並沒有儲物的東西,除了他手中炎鳳劍竟無其他法器法寶。

    駱瑾瑜不禁暗暗奇怪,難不成這位國師大人修的隻是劍道,跟劍修一樣窮得隻剩下一把劍了?

    這哪裏是國師呀!簡直跟苦行僧沒兩樣了!

    別看這天師宮修得金碧輝煌的,跟皇宮都不差上下了,可身為這裏的主人連一件像樣的法寶都沒有,駱瑾瑜怎麽看都覺得維和。

    雖然天師宮在陽火之下,除了他們身後的偏殿外都已經成了一片廢墟,但這不能掩蓋天師宮曾經的輝煌。

    看來她還是有必要再查查這位國師大人了!

    “你們聯手盜取我朝寶鼎意欲何為?”鳳霽冷聲喝問。

    “錯了,我們不是盜取,而是尋回!”駱瑾瑜悠悠地道。

    鳳霽冷哼,“九州寶鼎為當世傳國之寶,乃帝禹收九牧之金,鑄九鼎,曆經三朝,皆供為神器,你等不過一介鬼修,何來尋回之說!”

    鳳霽一頓喝斥,駱瑾瑜卻是笑盈盈地聽之,根本不與辯解。

    她緩步上前,靠近鳳霽,輕聲慢語道,“我不與曆數九州鼎的來曆,我隻問你還有三鼎在哪裏?”

    鳳霽本來還說義正言辭地指責駱瑾瑜,卻見她突然靠近本能地就後退幾步與她保持了距離。

    “這麽說你已經收了六鼎?”鳳霽眼裏閃過光亮,有驚喜也有意外。

    駱瑾瑜沒有錯過他眼神的變化,立即便想到了他應該在意外她能聚齊六鼎,這代表著他所知道的九州鼎並不完成。

    “你想看這六鼎嗎?”

    駱瑾瑜拋出了一個誘餌,鳳霽立即就點頭了。

    就在這時,遠處出現了兩道人影,飛速地朝著他們這裏而來。

    駱瑾瑜抬頭仰望,很快就看清了兩人,正是替她引開鳳霽的烏氏兄弟。

    兩人在駱瑾瑜的身邊落下,看到鳳霽拿著炎鳳劍指著駱瑾瑜,兩人便出手了。

    烏藏一劍就揮開了鳳霽的炎鳳劍,烏木則是扇子朝鳳霽的麵門,鳳霽飛出退離。

    “兩位大哥住手!”

    駱瑾瑜急忙阻止,她可不想他們再打,這鳳霽本就重傷,再被他們全力攻擊死了就麻煩了,她還指望從鳳霽身上得到其他九州鼎的下落呢!

    烏氏兄弟顯然也沒有殺意,隻是逼退了鳳霽後便各自收了手。

    “你們到底是什麽人,為什麽要尋找九州寶鼎?”鳳霽落在一處斷垣上,居高臨下地看著駱瑾瑜三人。

    “我們是什麽人你不必知道,你隻要交出其他三鼎便可!”駱瑾瑜眨了眨眼道。

    “其他三鼎並不在本座這裏!”鳳霽很老實地回道。

    他見三人匯合,自己又受了重傷,態度也沒有之前的強硬了。

    駱瑾瑜知道他並沒有欺瞞,點了點頭表示接受他的答案,又問:“那你知道其他三鼎的下落嗎?”

    “哼,本座為何要告訴你?!”鳳霽傲嬌地回。

    “哎呀呀,看來你還沒有打夠呀,要不要咱們再來戰?”烏木上前,手中的扇子搖得一派悠閑,但看鳳霽的目光卻戰意熊熊。

    烏藏冷著臉也上前邁了一步,很顯然他也沒戰夠,肩頭扛著重劍輕顫,表達著主人同樣的意思。

    駱瑾瑜見他們倆如此,立即上前擋在他們的身前,“等等,我說兩位,先讓我問出其他三鼎的下落再說,到時你們想怎麽打就怎麽打,我不阻止!”

    烏氏兄弟見駱瑾瑜態度強硬,也不好再堅持,彼此互看了一眼,都順從地收起他們的戰意。

    烏木又變回了他那懶散的樣子,“好說好說,既然小駱駱都這麽說了,我們當然不會耽誤你的正事,阿藏你說對不對!”

    烏藏沒有回答他,冷冷看了他一眼,退開了。

    駱瑾瑜滿意地看到他們的表情,回過頭看鳳霽時,感覺鳳霽明顯地鬆了一口氣的樣子。

    顯然這是讓烏氏兄弟打怕了,駱瑾瑜很是了解他這種心情,誰讓她認識這兩位也不是一兩天了呢,對他們的脾氣也是很了解的。

    很是難得的,鳳霽竟然引起了烏氏兄弟兩人共同的興趣,這簡直是跟中五百萬彩票都難。

    駱瑾瑜收回心緒,對鳳霽笑盈盈道,“國師大人,您真不想告訴我其他三鼎的下落嗎?你不說我可不再阻止這兩位找你打架了哦!”

    鳳霽聽了這話嘴角可疑地抽了抽,看向三人的目光也跟著閃了閃,顯然是對他們頗多忌憚了。

    “罷了,告訴你們也無妨,就算你們知道了怕也取不出那鼎!”鳳霽感歎。

    “哦,怎麽說?你怎知我們取不出?”駱瑾瑜來了興趣。

    “若不信本座之方,你大可去一試!”鳳霽道。

    駱瑾瑜點頭,眨著一雙明亮的大眼看著鳳霽,靜待他的答案,她還真不信鳳霽的威嚇,兗州鼎的器靈都成了煞靈了,還不是被她收服了。

    “笨丫頭,那是你收服的,還不是鬼珠的功勞!”陰陽小魚突然出聲,嚇了駱瑾瑜一跳。

    “切,就算是鬼珠還不是有我在,否則笨小魚你都沒醒來,鬼珠都不能主動收了陰鼎!”駱瑾瑜不服氣地懟了一句。

    陰陽小魚沉寂了,似乎不想反駁駱瑾瑜。

    駱瑾瑜也沒再關注傲嬌魚,而是等著鳳霽的答案。

    “本座可以先告訴你們豫州鼎的下落,等你們尋到它再來找本座!”鳳霽道。

    駱瑾瑜不疑有他,點頭,“好,請講!”

    “它就在離皇城千裏之外,扈澤之地!”

    鳳霽說完便飛升而起,朝著皇宮的方向而去了。

    駱瑾瑜和烏氏兄弟都沒有阻止他的離去,既然都得到了豫州鼎的下落,他們也沒必要糾纏這位國師大人了。

    至於剩下兩鼎的線索,等他們拿到了豫州鼎後,再來找鳳霽也不遲。

    不過,她怎麽感覺鳳霽給的答案太順利了,其中有詐怎麽辦?

    駱瑾瑜看向烏氏兄弟,“兩位,你們覺得他說得可是真?”

    “是不是真,去看看不就知道了!”烏木無所謂地道。

    烏藏則是冷著一張臉,若有所思的樣子。

    突然駱瑾瑜感覺自己的魂囊裏有東西在震動,她的神識往魂囊裏一搜尋,發現是她的身份令牌。

    她的身份令牌自她晉升鬼王後,就回陰司更新過了,現在這個身份令牌上麵不隻記載著她的鬼王境的修為,還有她是枉死城城主及監察廳廳長。

    相當於她的身份銘貼了,當然這個令牌更重要的作用是通訊,此時震動應該是有人聯係她了。

    駱瑾瑜就擔心監察廳出事,她把各組成員都派出去執行任務去了,萬一有哪組出了事,她肯定會頭疼。

    她真不想再出現七組那樣全軍覆滅的糟糕情況了!

    駱瑾瑜把身份令牌拿出來,神識一查看,頓時就鬆了一口氣。

    原來是餘辰聯係她了,上麵就隻有兩個字,“在哪?”

    言語是一如既往的言簡意賅,但是還是令駱瑾瑜意外了一下,沒想到餘辰這家夥會主動聯係她。

    不過,駱瑾瑜也就意外這麽一下,隨即便回複道,“在執行任務!”

    餘辰:“何時回?”

    駱瑾瑜:“不知!”

    餘辰:“嗯!”

    駱瑾瑜:“???”

    餘辰:“……”

    兩人就這麽一來一往,然後便沒了下文。

    駱瑾瑜被弄得莫名其妙,等了片刻,見餘辰不再有信息,她搖了搖頭就將令牌收了回去。

    抬頭就對上了兩對探究的眸子,烏木更是一臉八卦地湊過來,“是誰給你傳訊?”

    事實上他早就看到了令牌上麵某人的訊息了,隻是裝成不知罷了。

    駱瑾瑜搖頭,“隻是一個朋友!我們走吧!”

    她不願多講,把剛才這段小插曲忘在腦後,還是辦正事要緊。

    駱瑾瑜不知道,剛剛給她傳訊的餘辰此刻正堂而皇之地出現在她那寬大豪華的辦公室裏,他身後的傳送通道正緩緩消失。

    “出來!”餘辰那清冷的聲音在辦公室裏響起,鬼王境的鬼壓朝著房間一角的水晶球壓去。

    “嘎嘎!”一聲慘叫,冥鴉從空中跌了出來,“你你你,你怎麽能進來?”

    餘辰沒有回答,而是坐到了駱瑾瑜那舒適的辦公椅上,“她在哪?”

    “嘎嘎,我憑什麽告訴你,壞人!”冥鴉飛了起來。

    一道鬼壓又朝它而來,於是冥鴉剛飛起來就‘啪唧’一聲,又摔了回去。

    “說!”餘辰的聲音更冷了。

    冥鴉本來還想反抗一下的,卻又聽到餘辰的聲音再響起,“不說?”

    鎏虹劍突然飛出,懸浮在冥鴉的頭頂,於是冥鴉立即就慫了。

    “別別別……”冥鴉小心翼翼地站起來,鎏虹劍向上提了提,不過劍尖還是對著冥鴉那小腦袋。

    冥鴉拍打了兩處翅膀,辦公室裏的水晶光幕突然亮了起來,光幕裏出現的正是駱瑾瑜與烏氏兄弟在一起的畫麵。

    此時,他們正朝著鳳霽給出的地點扈澤之地的方向飛去,途中風光無限美好,陽光明媚,千裏綠蔭,一步一換影,真正是如畫如仙境。

    隻是三人都無暇欣賞這一路的風光,駱瑾瑜巴不得能飛再快點,再快點,心裏有種莫名的焦慮。

    事實上她並不需要這麽急,都已經得到了豫州鼎的線索,他們找過去便是了,又沒人跟他們搶。

    但她有心弦就是這麽緊繃著,在沒看到豫州鼎前,她都不能安心。

    尤其這一路上,她還回想起國師鳳霽對他們說出豫州鼎下落時那個神情,似乎有什麽在裏麵。

    她開始不安此行是否順利了!

    還有餘辰為什麽突然聯係她,餘辰這人不會沒事找事的,算起來他們認識也近百年了,自從陰司秘境裏遇到他後,駱瑾瑜與他相處的時間也不短,從來沒見過餘辰主動聯係她。

    駱瑾瑜心裏感到了不安,心神也越發焦慮起來,這種焦慮甚至影響到了身邊與她同行的烏氏兄弟。

    “我說小駱駱,我們不必這麽急著趕路的,要不要先找個城鎮休息一下!”烏木終於看不下去了,提議道。

    “不行,我們要盡早趕到扈澤去!”駱瑾瑜拒絕道。

    “小駱駱,你這是怎麽了,你在焦慮什麽?”烏木索性問道。

    “不知道!”駱瑾瑜搖頭,雙眼直視前方,眉眼跳了跳,不安的感覺越發濃烈起來,隻是她真的不知道自己在不安什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