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陵渡> 玄幻小說> 飼龍師> 第三百九十五章 冰火熔爐
    看著氣息重新變得無比強盛,帶給劉明的威脅感甚至隱隱已經超過之前的熔岩妖精塞奇,劉明麵色有些凝重,暗暗將念力和原氣蓄力,並暗中囑咐酥米三者做好戰鬥準備。

    畢竟自己和熔岩妖精隻是暫時的盟友,而且這個盟友關係還是靠威逼利誘得來的,若不是有著煉獄血契存在,幾乎毫不牢靠,劉明在熔岩妖精塞奇恢複實力的刹那,就做好了預防對方反噬自己的準備。

    盡管此時的塞奇變化大得驚人,而且那被其稱作是冰素燃燒的新能力強到詭異,帶給劉明莫大的威脅感,可劉明卻並未有多少忌憚。

    對方若得真的頭鐵要單方麵撕破煉獄血契攻擊自己這個正兒八經的盟友,那血契的反噬之力自然能再次將其重創,對這份再劉明親眼見證下建立的盟約,劉明還是較為相信的,他還從未聽說有毫無代價就背叛煉獄血契的事情,或許這種存在一定有,但絕無可能是麵前這個不過二階層次的熔岩妖精,哪怕這隻熔岩妖精和其同類比起來稍微不同了那麽一些。

    退一萬步講,就算對方真的反噬自己,那自己開始布置的手段,那張讓自己肉疼半天的白色二星消耗類神恩物品“紫煞凍魂符印”,也能對其產生牽製作用。

    哪怕這張符印對一隻已經恢複了所有實力的二階b級上位生物很難起到重創對方的作用,但讓其實力受損,掉一個小層次還是能夠輕易做到的。

    要不是這家夥突然掌握了冰素燃燒這種冰係能力,單憑紫煞凍魂符印這種和其屬性相克的詭異道具,就能重創對方,直接降低對方兩個小層次的實力。

    如果這樣,一個不過二階c級和自己念力水準相當的熔岩妖精,自己一個人說不定都能硬剛對方。

    表麵上不動聲色,實際上已經嚴陣以待的劉明過了半響才確定,妖精塞奇這家夥哪怕已經徹底恢複,實力還更上一層樓,依然沒有頭鐵撕破血契的念頭。

    漂浮在半空中不斷運用新能力點燃一片片雪花的熔岩妖精看到劉明老盯著自己,有些詫異的問道:“劉明,你看我幹嘛呢?我比之前更強了,這次一定要幹掉阿摩頓那個混蛋。”

    阿摩頓就是塞奇的複仇對象,那位坐鎮冰雪迷宮的鎮守者,一個實力無比強悍的冰係土著生命。

    劉明乍聽還覺著這不過是小孩心性的妖精塞奇的一時玩笑之言,不過一回想他又覺得或許這家夥現在真的能對付那隻冰係鎮守者,畢竟這家夥的新能力就叫做“冰素燃燒”。

    這玩意兒不就正是針對冰係敵人的變態招數嗎?

    一想起這家夥之前輕而易舉就點燃數千平方米的冰雪,劉明不禁為那隻讓熔岩妖精苦大仇深的冰雪鎮守者阿摩頓默哀。

    “劉明,還剩下三顆果子,你快吃。”妖精塞奇忽然出聲打斷了劉明的遐想。

    劉明回過神來,也想到那顆樹上確實還掛著三顆瑩藍冰晶果,不過這東西,自己吃了真的沒毛病?

    一想到塞奇這家夥吃下幾顆果子後被冰封的模樣,劉明有些懷疑。

    “這家夥,不會想害自己吧?”

    不過轉念一想,確實有這種可能,如果塞奇沒有對自己和三隻龍寵直接動手,而是自己吃果子自己把自己吃死了,那根據煉獄血契的條約,對方確實不會受到任何懲罰。

    緊緊盯著妖精塞奇,直到將其盯得渾身發毛,塞奇率先忍不住開口道:“這是能夠促進生命體進化的好東西,你真的不吃麽?你不吃我吃,這麽看著我幹嘛。”

    妖精塞奇的聲音有些委屈,仿佛一個被人冤枉的孩子。

    劉明皺著眉思索了片刻,摘下一枚瑩藍冰晶果放在掌心觀摩了好一陣,並運用念力感受其中是否蘊藏有害元素後,終於放下心來,直接將一顆瑩藍冰晶果吞下肚中。

    他有至少九成的把握,這東西應該不會對自己有太大的壞處,畢竟自己如果仔細算來,也屬於半個火係生命,畢竟自己的很多能力,如灰燼孽火和火山熔爐都是火屬性的,既然塞奇這個純粹的火屬性吃下都沒事,還進化出冰素燃燒這種變態能力,自己沒道理吃下會玩完。

    況且劉明心底還是有些眼饞熔岩妖精憑借這幾顆果子酒再次提升進化的。

    第一顆瑩藍冰晶果一下肚,劉明近乎已經百病不生的軀體忽然從腹部傳來一股揪心的絞痛感。

    如同一簇鋒利的冰渣在自己腹中蠕動,將血肉都攪得模糊一片。

    接著已經被攪動得血肉模糊的腹部又被極寒溫度冰封起來,整個腹部就像被凍成了一個大冰塊。

    無數淺藍的寒氣從劉明身上升騰而起。

    當一陣強烈的痛楚過後,取而代之的是一股迅速流淌周身的冰流封鎮了這股痛楚。

    這種感覺來得快去得也快。

    劉明還未仔細感受,冰流就已經消失一空,隻殘留下劉明已經被凍結的身體皮膚,就連毛發也被嚴寒凍出了一層冰霜。

    劉明念力一動,第二顆瑩藍冰晶果被納入手中,第二顆瑩藍冰晶果吞入腹中後,那陣強烈的劇痛沒有隨之而來,反而是那陣冰流轉瞬及至,瞬間流轉周身,仿佛有一股無形的冰流薄膜開始在冰流的流經處形成,劉明渾身都是冰涼的感覺,身體都逐漸變成了趨向於瑩藍冰晶果那種瑩藍的顏色。

    當劉明渾身已經閃爍著瑩藍冰晶光澤,冰霜薄膜已經徹底成型的刹那,這第二顆瑩藍冰晶果的神秘能量也已經被劉明吸收一空。

    接著是第三顆,也是最後一顆,劉明的身體已經無比僵硬,可思維卻變得無比清晰,甚至念頭精神的運轉速度比之之前還要敏捷高效數倍,仿佛自己一直都處於一種玉壺冰心般的神奇狀態,能讓自己的反應和大腦功率在毫無超負荷的狀態下保持難以想象的高效。

    換句話說,如果自己現在的狀態戰鬥,自己甚至能夠比之前快上三兩個動作就分辨出敵人的下一步行動並做出反應,並將這種反應傳遍周身肌體,做出應變。

    這種改變讓劉明無比欣喜。

    而且他還感受到自己的變化遠不止這點,似乎這種神秘的力量還引動了根植於自己血脈細胞深處的天賦力量,將要孕育出什麽了不得的東西。

    懷中期待,將第三顆瑩藍冰晶果吞入肚中。

    心中有些些許坎坷和緊張,此時的劉明已經萬分肯定這些果實確實如妖精塞奇所說的那般,對自己有益處而非會對自己造成損傷。

    不過現在唯一未知的便是不知道這最後一顆瑩藍冰晶果的神秘能量,能否支撐到那東西最後孕育而出。

    哢哢!

    當腹中冰流在一刹那間傳遍周身後,劉明的身體徹底被冰封,和之前熔岩妖精一般無二,化作了一座人形冰雕。

    晶藍的色彩在酥米尾巴上的火焰映射下熠熠生輝。

    妖精塞奇和酥米四小組成一個方陣,各自把持一個方向很默契的將劉明圍了起來。

    此時的劉明已經陷入到一種完全無法控製自己身體的狀態,他思維無比清晰的感覺到自己化作了一座冰雕,哪怕連念力都難以動用分毫,隻有大腦還在無比高效的高速運轉著。

    冰膜已經徹底成型,神秘能量匯聚成的冰流對冰膜點強化已經微乎其微。

    那些能量冰流開始改變流經路線,往著軀體更深處的所在挺進,就像一支充滿鬥誌的軍隊在劉明身體中即將進行一場轟轟烈烈的變革。

    劉明的思維以遠朝以往的靈敏和反應速度,很清晰的察覺到自身的變化。

    一點點如冰星般的高純度能量凝態體正緩緩融入自己的全身細胞中,一種極致的寒冷從血脈深處慢慢噴薄而出。

    冰晶果實中所隱含的能量已經趨近耗盡,而劉明的新能力孕育野達到了尾聲。

    當瑩藍冰晶果實的最後一點殘存的能量都被像海綿中的最後一些水份般被擠壓出來後,劉明終於清晰感受到了那股全新的能量,一種凜冽冰冷的能量氣息。

    不過劉明卻仍未露出絲毫喜色,而是鎖緊了眉頭,隱約中幽幽長歎了一口氣。

    這個新能力的孕育怕是要失敗了,瑩藍冰晶果實的能量已經耗盡,然而新能力的孕育卻始終卡在了最後關頭,戛然而止。

    就在劉明已經放棄,覆蓋包裹著劉明的冰霜開始即將緩緩消融時,已經渾身冒著寒氣的熔岩妖精賽奇撲騰著冰藍般的熒光斑點飛到劉明近旁。

    隻見它微微一揮手,抽象的烈焰十指間突兀間升騰起耀眼的冰藍光焰,隻是這些冰藍色的光焰卻沒有絲毫熱量,反而散發著凜冽刺骨的寒冷,瞬間便讓這片冰天雪地裏已經極低的氣溫又下降了幾個檔次。

    不遠處,雞賊榮那布滿了密密麻麻稀碎暗黃色鱗甲的龐大身體如小山丘一樣趴伏在雪地上,粗大的鼻孔中冒出的滾燙呼吸在瞬間編唄吹散成冷風冰霜。

    而妖精賽奇突然射出的這些冰能寒流紛紛湧向劉明。

    劉明渾身已經逐漸解體的冰霜,在這股忽然出現的冰流衝擊下瞬間又重新化為冰封劉明的冰雕。

    冰流在穩固了劉明的冰封狀態後,又穩固了一次遍布其全身的冰膜,隨後所剩下的冰流則開始朝劉明尚未孕育成功的能力雛形湧去。

    劉明有些詫異的念頭傳達到了妖精賽奇腦海中,沒想到這家夥竟然還剩餘了冰晶果實的能量。

    賽奇連忙回應道:“劉明,這些剩下的能量已經是我的全部了,我本來準備剩下來提升實力的,要不是你急需我還不會給你呢。”

    聽到賽奇一股懊惱對方不識好人心的語氣,劉明暗感好笑。

    冰流就像一支戰無不勝的軍隊,不斷在身體中橫衝直撞,肆無忌憚的擴大著改造區域。

    所到之處幾乎沒有能力做所阻擋,就被冰流攻城拔寨般淪陷。

    劉明渾身的冰霜力量和凜寒氣息也越來越強悍。

    就當冰流即將徹底改造完劉明軀體時,一種讓劉明十分心悸的感覺從心底浮現。

    劉明先是悚然一驚,揣測是不是有什麽危險生物靠近,可轉念一想,這種心驚膽戰感似乎不來自外物,而是來自心底,或者說是來自自身。

    這到底是怎麽回事?劉明冥思苦想著。

    忽然他靈機一動,似乎隱隱猜到了什麽。

    莫非?

    轟!

    還未等劉明相出結果,一股驚天動地的巨響轟然爆發。

    突然之際,毫無征兆中,覆蓋劉明的冰霜徹底被一股巨力撕裂開,粉碎著散落在空中,隻是還未等這些冰霜跌落地麵,劉明就像一座活火山爆發一般,一股股灼熱的熔漿從劉明渾身的皮膚毛孔中被擠壓而出,一股股熔漿濺射出來,將那些冰霜瞬息之間的融化,化作滾燙熱氣冉冉生升騰。

    如果仔細看過去,會發現在這些深紅色的高溫熔漿表麵,還包裹著一層赤紅的烈焰,這些紅色火焰竟將空氣都燒得扭曲。

    滾燙的熱浪直接衝向四周。

    而在劉明的體內,也正在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在冰流的寸寸改造劉明身體時,原本盤踞在劉明身上,根值於血脈深處的能力火山熔爐突然爆發,竟有徹底驅逐消滅冰屬性能量的架勢。

    二者赫然是水火不容的架勢在對峙著。

    熔漿徹底將雪地上的冰雪上的冰雪化開,滾燙的赤焰熔漿甚至徹底包裹著劉明。

    劉明渾身的冰流終於也在火山熔爐的寸寸緊逼之下爆發。

    從劉明的渾身毛孔中飆射出一道道蘊含極致寒冷的冰流,冰流像冰瀑一樣衝刷著火山熔爐的熔漿。

    冰藍和赤紅兩種顏色在不斷交織纏繞,仿佛一條冰龍和一條炎龍在互搏,而他的身體細胞也在冰火兩種力量的博弈下不斷陷入被撕裂又重組般的痛楚之中。

    劉明這時終於明白了那種心悸的感覺來源於何處。

    不知這場搏鬥持續了多久,熔漿的滾熱和冰瀑嚴寒都在飛速消退。

    而劉明整個人都陷入了古怪的境地,他的臉龐竟變成了一邊冰藍一邊赤紅的顏色。

    一邊麵孔被冰霜覆蓋,一邊麵孔則燃燒著烈焰。

    看起來十分詭異,而在劉明身體內的冰火兩種力量也逐漸找到了一個趨於平衡的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