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淨淡笑:“你忘了嗎?我對了空搜過魂,這施禁解禁之術,其實並不難。隻要法門對了,簡單的很。”

    說著他走到顧貞身前,伸指點住顧貞眉心處,配合法咒。

    不一會,便見一縷黑芒從顧貞眉心飄出,隨即瓦解於虛空之中。

    接著便見顧貞的眉頭皺了皺,一聲輕吟飄出唇間。

    鳳歌趕忙上前摟住顧貞:“娘,娘你怎樣?”

    顧貞昏昏沉沉的,卻聽見耳邊的聲音是柯兒,便閉著眼道:“娘沒事,就是困了,好困啊!”

    八淨道:“顧夫人沒事,你帶她回去好好休息一番便可。”

    正好這殿中還有了明的屍體在,顧貞若是清醒的,讓她見了,少不又要受一番驚嚇。

    八淨指著殿後道:“那裏有一小門,你們從那邊走吧。兩個丫頭被囚在柴房裏,我會派人送她們回去。”

    鳳歌和夜滄瀾帶著顧貞從小門走了,出去與上官朔會合後便直接回到城中的家裏。

    上官朔瞧著主子麵色不好,問了幾遍都沒問出什麽來,便趁著鳳歌給顧貞換衣服的空檔,悄悄飄進房裏。

    “風小姐,殿下真的沒事嗎?他的臉色可不太好。”上官朔急問。

    此時顧貞身上脫的隻剩一衣肚兜,鳳歌也沒想到上官朔會在這時候進來,趕忙扯了被子幫顧貞蓋好,轉身怒道:“你怎麽回事?不知道我在做什麽嗎?”

    上官朔一臉委屈道:“風小姐,我不過是個鬼,看與不看也沒什麽區別,再說了,我剛剛壓根就沒往那裏看。”

    “出去出去,一會再與你細說。”鳳歌揮手,打出一縷勁風,將上官朔推開。

    上官朔無奈,隻得先出去,心裏急如火焚。

    殿下的模樣,分明看起來不像他說的那般一點事都沒有。

    鳳歌也不知該怎麽和上官朔說這事,這才故意裝做發怒的樣子。

    待上官朔離開後,她頹然坐在了顧貞的床畔,心苦如浸黃蓮。

    避了上官朔一整天,到了夜裏,顧貞突然醒來,記起了所有的事,拉著鳳歌在屋裏問話,上官朔這才找到了機會。

    “柯兒,我怎麽回來的?我不是在雲華寺聽了空方丈講經嗎?”顧貞問。

    鳳歌笑道:“是啊!您聽的太入迷,都睡著了,怎麽叫都叫不醒。了空方丈說,你這是入了經障,說你沒有佛緣,往後還是不要去了。”

    顧貞更不解:“可你怎麽也在雲華寺?”

    “說來也巧,我去風府做法事,正好府中有一件寶貝出自雲華寺,便去雲華寺尋了空方丈問問,誰知遇到你也在那裏。”她笑,拍了拍顧貞的手,又道:“好了,你歇著吧,我去看看廚房的飯做好了沒。”說著便起身離開。

    顧貞揉著額角,覺得柯兒的解釋有些牽強,可又挑不出什麽來,隻得不作他想。

    “風小姐,我家殿下究竟怎麽了?這才剛剛入夜,他竟歇下了,這可是從來沒有過的事。”以殿下對風小姐的情意,這會怎麽可能會把自己一個人關在房裏睡覺。月圓花好,他怎會浪費這般良辰美景不與佳人作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