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陵渡> 玄幻小說> 魔傀> 第二三四章:魔王之秘
    假如未來擺在麵前,問人想不想知道,絕大多數人會回答:是。

    方笑雲猶豫、確切地講是忍了很長時間,最終沒能壓製住內心的好奇與渴望。

    “你看到什麽?”

    這麽問之前他想過很多,譬如蘇小月可能中了暗招而不自知,所見隻是幻覺或者魔王想讓她看到的景象,此外,異世記憶關於時光的膚淺知識令方笑雲產生更多猜想,如未來不確定,超光速才能超越時間等等之類的東西,當然還有精神方麵,蝴蝶效應什麽的。然而這一切沒有什麽效果,萌動的**一旦生成,再沒有什麽東西能夠阻止。

    那可是未來,未來啊!

    “我看到聖人隕落,戰火燎原,生靈塗炭,血流成河。還看到大地崩塌,江河倒流,風暴席卷神州,冰雪覆蓋整個大陸。”

    蘇小月的聲音微微顫抖,精致的麵孔蒼白如紙,魔王麵前還能掩飾的她,到此時才把內心恐懼盡情釋放出來,身軀不由自主地朝方笑雲靠攏。

    “我看到世界覆滅的畫麵,而這......起始於你的那個選擇。若你拒絕它,這一切就會發生。”

    果然不是好事。

    方笑雲暗暗歎口氣,內心反倒平靜下來。

    我的選擇導致世界滅亡?好吧,若真是那樣,我絕不會像電影主角那樣通過抗爭去拯救它,而是去驗證。

    不是因為內心黑暗巴不得世界滅亡,而是因為這根本就是扯淡!

    無需講道理,就是扯淡。

    這種話自然不能講出來,體會著臂膀傳來的溫軟,感受著輕微顫動所包含的莫大驚恐,方笑雲拍拍蘇小月緊抓自己手腕的那隻手。

    道骨元胎,終究隻是個小女孩兒,這種事情該由爺們兒來扛。

    “別怕,我沒那麽選,未來就不會是那樣。嗯,陽光依然美好,春花照樣燦爛,世界和平,安寧喜樂......三邊人民團結一心,奮發向上,在英明神武的侯爺帶領下建設美好家園......”

    “噗嗤!”

    編不下去的時候蘇小月笑了,她一時忘形,如尋常女孩兒般在緊抱著的手臂上狠狠擰一把,接著把身體坐正。

    “胡說八道什麽,不是你說的那樣。”

    “啊?你又看到什麽了?”方笑雲吃了一驚,明明不信仍不禁為之惴惴,同時暗暗後悔。

    自己安慰人的能力過於出眾,應該收斂些才對。

    “沒有,你答應之後我什麽都沒看到,但我知道,世界不會像你說的那樣祥和寧靜,三邊......”蘇小月臨時換了說辭。“到你說的那樣很遙遠。”

    “隻要皇帝老子沒昏聵到相信我是殺死軒轅無忌的凶手,隻要我還能做這個侯爺,最多半年時間,三邊就會大變樣,信不信?”提到三邊,方笑雲豪情萬丈。

    “信你才有鬼。”

    蘇小月真的變了,說話的時候竟然有了撇嘴、翻眼睛甚至做鬼臉之類的舉動,而她分明意識到這點,趕緊收斂起來。

    “進入你身體的那個魔球怎樣了?有何不妥之處?”

    “......沒事,安穩的很。”

    方笑雲暗想你這時候操心會不會太晚,臉上自然不會流露出來。由蘇小月的話能夠聽出來她依舊不知道那是怨魔所化,嗯,這樣最好不過,方笑雲省去很多解釋。

    “回頭安定下來仔細研究,實在不行找高人看看,會有辦法。”

    “我也是這樣想。”蘇小月頻頻點頭,“事後不管用什麽辦法,好過與魔王當麵翻臉,它太強大了,哪怕隻是投影,如今的我們也根本無力對抗。這就叫......”

    “好漢不吃眼前虧。”方校園內接一句,隨即疑惑道:“話說回來,那家夥真的是魔王投影?居然那麽容易死。”

    “誰說它死了?”蘇小月睜大眼睛道。

    “......”

    方笑雲一時不知道如何回答。理智與直覺都告訴他魔影已經死掉,也可能蘇小月看錯了,那家夥根本不是魔王。

    也對,魔王哪有那麽容易死,即便死需要聖人出手才對,豈能以“自殺”的方式任由自己殺死。

    可這究竟是怎麽回事?

    望著方笑雲疑惑的樣子,蘇小月知道他欠缺的不僅僅是修行知識,還有修行界的方方麵麵,趁著這個機會,決定給他補補課。

    “首先你要明白,魔族衰退,魔王降世是很困難的事情,哪怕隻是投影。據我所知,自聖祖北伐摧毀聚魔塔,降臨通道被徹底封死,魔王再也無法降臨真身,即便隻是投影、神念或者化身前來神州世界,也需要純正的高階魔族以鮮血與神魂獻祭,才有機會在封界壁壘薄弱處尋找縫隙,再以接引之法使之前來。”

    “原因之前的那個魔物。”方笑雲若有所思。

    “正是如此。”蘇小月點頭道:“他應該是遠古人魔大戰時期留下的殘餘,也可能是聖祖時期滲透到神州內部。單獨獻祭就能引動魔王投影,隻可能是黑雪、命輪、影魔之一,最大可能是影魔。”

    黑雪,命輪,影魔。

    方笑雲默念這幾個名字,“這幾種魔物很厲害?”

    “何止厲害!”蘇小月幽幽歎息道:“黑雪將神通融於天象,覆蓋可達千裏,沾上便會灼燒靈魂;命輪更加詭異莫測,相傳他甚至能侵入到任的命運輪回,到死都不知何故,至於影魔,最為人所知的就是速度與隱秘,快如閃電,堪比瞬移,能夠藏身到影子裏,完全不被察覺。”

    影魔的特點與之前的魔族青年相符,難怪蘇小月如此猜測。

    “這三種魔物都在十大上位魔族當中,實力強悍,對人族強者威脅極大。所幸他們的數量極為稀少,聖祖北伐時,已是難得見其蹤跡。”

    “也不見得有多厲害。”方笑雲嘿嘿冷笑,想著之前戰鬥時的無奈與辛苦,又不禁咬牙切齒。

    “那是你運氣好!”蘇小月狠狠瞪他一眼,壓低聲音道:“相傳聖祖就是被黑雪所傷,難以跟治且最終隕落,影魔與之齊名,你自己想想有多厲害。今天這隻影魔不知在人類潛伏多少年,實力大損,連自己的身體都沒有。而且.....當時他顯然不在狀態,必定是你用了什麽手段。”

    “哪有用手段,是他自己蠢罷了。”

    害怕蘇小月刨根問底,方笑雲敷衍過去,再把話題拉回來。

    “還說魔王,為什麽說他沒死。”

    “魔王當然沒死,也不會死。遠古道祖隻能將其驅逐,聖祖北伐為的也隻是隔斷,你想殺死魔王?”蘇小月沒好氣地道。

    “是投影。”方笑雲再有勇氣也不敢與道祖聖祖相提並論,隻好默默強調一句。

    蘇小月不再與之爭論,解釋道:“魔王不死,但不是不受任何限製,現如今的情況,魔王想來很艱難,當真來了,想走也不容易。今次因來的隻是投影,召喚他來的影魔又不夠強,周圍既無法壇也沒有陣法,甚至沒有哪怕一隻魔族可借用,想靠自己的力量回歸本體,幾乎不可能做到。”

    “你的意思是......”方笑雲聽出幾分意思,眼睛漸漸瞪大。

    “魔王以真陽之火引動昊陽之力,唯有這種無所不在、與天地共鳴的力量,加上影魔殘軀燃燒,才能幫助他穿梭虛空......別問我具體怎麽做,握也不知道。”蘇小月徐徐說道。

    “......”

    魔王需要自己幫忙才能離開?方笑雲不知道應該得意還是後悔,懊惱之極。

    “早知道就......”

    “就怎樣?”蘇小月反問道:“不送他走?”

    唔?方笑雲再次失語。

    魔王不滅,假如他走不掉會做什麽?

    總不會是留下來幫助人族大興,想必也不會幫助自己守護三邊,建設美好家園。話說回來,假設魔王不殺人而且留下來,又當如何?

    想著這些,方笑雲心情轉好,悻悻然說道。

    “我隻是覺得奇怪,你說魔王穿梭虛空,穿梭虛空啊......一點跡象都沒發現呢。”

    “投影無形無質,如何能夠發現?嗯,也不是絕對發現不了,隻是你我本事不夠,若有聖人......”

    “算了別說了。”

    動不動就聖人,方笑雲根本懶得去想,此時他忽然想起一事,忙問道:“魔王搶你的東西回來沒有?”

    “被魔王搶走,哪有那麽容易回來。”

    蘇小月苦笑著示意方笑雲不必為此擔心。“不是什麽重要的東西,失去它,對我而言或許是好事。”

    故弄玄虛。

    方笑雲心裏嘀咕著,卻也無可奈何,隻得道:“你小心點,別被魔王借物施法,弄出什麽不好的事情。”

    蘇小月失笑道:“你把魔王想成什麽了?他是人族之敵是沒錯,但這不影響地位格局,在其眼中,你我不過是稍具特色的螻蟻,頂多有點好奇,哪會費心用手段?”

    想了想,她又道:“對你可能不一樣,魔王放到你體內的那團事物必有用心,可能是......”

    “那東西沒事。”

    方笑雲將話題岔開,“他說道骨元胎是騙人的東西,何意?”

    提到這個,蘇小月微微歎息道:“道骨元胎,道骨指修行,元胎天生與世界隱隱相連,如若有什麽能夠影響到世界層麵的大事即將發生,便能生出警兆,感應到某些跡象。這個說法,以往連我自己都不太相信,如今想來,正是我能夠看到那段世界毀滅的畫麵的原因。當時在我看到畫麵,魔王似乎也有感應,所以才那麽問。我自不能告訴他真相,當時他已搶了我的......以他的身份,不好再次朝我出手逼迫,又不便毀諾收回給你的選擇,所以他,大概是賭氣才會那麽講。”

    賭氣?

    方笑雲愕然,內心堅決不信,暗中念了句“傻丫頭太幼稚”,但在此時倒也不必說出來。

    此時忽聽蘇小月說道:“無所謂了,我已失去那種能力,今後想看也看不到了。”

    什麽?

    方笑雲大吃一驚道:“魔王搶走了你的元胎?”

    “胡說八道,那樣的話我豈還能活著。”

    “你不是說元胎與世界相連,感應,警兆什麽的?”

    “這個......另有因果。”蘇小月的臉莫名泛紅,索性凶巴巴的表情說道:“你不會懂的,總之不用管了。我已失去那種能力,但是我沒事。”

    “......好吧。”

    方笑雲無可奈何,縱然魔王當真搶走元胎,他也沒本事遁入虛空找上門去再討回來。思來想去,與魔王有關的部分便隻剩下一件。

    “事情恐怕瞞不住,有什麽好的建議?”

    “其它交給我處理,你隻需要解決一個人。”蘇小月早已考慮過此點,顯得胸有成竹。

    “解決誰?”

    “就是他。”

    話音落時,一條高大身影出現在門口,啪!的一聲,手掌拍在胸前。

    “見過聖子殿下。”

    “......”

    方笑雲愣愣地望著雲飛,好一會兒才反應過來他叫的是自己。

    升官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