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終

    給內侍打了個大賞。大到足夠彰顯出寧九公子不差錢,德福隱約有些明白為何寧子珩無論如何不進京了。

    你說這人活著吧。

    不管圖名還是圖利,總有個終極目標吧。

    圖名為了啥?

    圖利又為了啥?說到底,求的無非是日子更好過些。

    雲郡寧家的公子……

    德福看著手裏那張一千兩的銀票,欲哭無淚。

    回去還是乖乖交給陛下吧。

    “受賄”一千兩,足夠他掉腦袋了。

    打賞便打賞唄,做什麽給這麽多?

    這要是給個十兩八兩的,他拿的也心安理得啊。

    偏偏要給一千兩。

    不過話又說回來了……隨便打賞他一個內侍,便是一千兩。這寧家,真是富的流油啊。

    如果換成他是寧子珩,也一樣不會去京城的。

    寧九公子聲名顯赫,寧九公子一站出來,整個雲郡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寧九公子懷裏還揣著一杳一千兩的銀票,看那意思,似乎是見誰高興,便打賞一張。

    這人生啊,還有什麽所求的。

    如今人家媳婦大著肚子,再給他添個丁……人生圓滿了。

    何苦來京城受罪。

    說的好聽是吃皇糧,可人家壓根不缺這口糧食啊。回到京城後,德福乖乖的上交了銀票,直言這是寧九公子打賞他的,人家袖子裏還揣著一杳呢。

    然後,新帝生氣了。

    足有半月不用德福伺候。

    然後,皇帝下了道新聖旨,也不用等雲北富的流油了。

    直接便下令讓寧子珩做了雲郡郡守。

    突然有一在,夜深人靜。

    德福想,他是不是……被利用了?

    ——————

    穆臻已經足月了。孩子隨時會落地。

    寧家上下,簡直就是風聲鶴唳。

    寧老夫人早早請好了穩婆。

    一個不放心,一下請了三個,雲郡最好的三個穩婆,都被請到了寧家。好吃好喝的伺候著。

    以便穆臻一有不適,穩婆隨傳隨到。

    寧老夫人和寧夫人最近經常一左一右陪著穆臻在園子裏散步。

    以寧老夫人的經驗,她覺得穆臻這胎不那麽好生。

    一來穆臻年紀還小,才十六。

    二來,穆臻生的秀氣。懷胎十足,哪都不見長肉,唯大了個肚子。

    所以寧子珩最近總被揪耳朵。

    他母親和祖母都覺得是他苛待了穆臻。要不懷胎十足,怎麽不見穆臻長肉。

    人家要生孩子的女人,哪個不是膀大腰圓的。

    寧子珩冤枉死了。

    隻要是好東西,隻要能給穆臻補身子,他從不吝嗇。

    可穆臻害喜的厲害啊。

    再好的東西,吃到肚了裏,立時就會吐出來。

    寧子珩愁啊,直接請了穆老太爺來坐鎮。

    對於孕吐,穆老太爺也沒好法子,隻得開了養胎方子溫補著。

    寧子珩時常盯著穆臻的肚子,仿佛穆臻肚子裏懷的不是他的孩子,而是他的仇人。

    還沒出來,便這般折騰母親,等出來,他一定第一時間打娃屁股。

    不聽話的臭孩子。敢欺負他媳婦!

    便這麽被當成寶,捧著怕摔,走路怕滑的。終於,孩子要出生了。

    那時深夜,才過了子時,穆臻覺得肚子有些疼。

    寧子珩最近睡覺十分警醒,不等穆臻推他,他已經骨碌一下翻下床。

    二話不說便喊人。

    這一喊人,寧老會人被驚動了,寧老爺夫妻被驚動了。

    天還寒著,寧老夫人和寧夫人披著衣裳便跑了出來。

    丫頭婆子在背後拿著大氅……

    “怎麽這時候生啊?”

    “誰說不是呢。大半夜的。臻丫頭多辛苦啊……”

    寧老夫人和寧夫人急的團團圍。一旁寧家父子對視一眼。

    寧子珩已經不想開口說什麽。

    明明白天時,婆媳兩個還湊在一起,說怎麽還不生?

    穆老太爺也到了。

    三個穩婆也被請了過來。

    屋中,穆臻初時叫喊的聲音不大,兩個時辰後,正是夜裏濃的時候,她突然一陣痛呼。

    寧子珩登時眼睛便紅了。

    若不是寧老爺拉著他,他恨不得衝進產房。

    “你拉他做什麽?阿臻在屋裏給他生孩子,他這個當丈夫的,便是進去也是應該……”

    寧夫人當時生寧子珩時,也十分辛苦。

    心裏唯一的念頭便是盼著男人陪在自己身邊。

    可寧老爺迂腐,是絕對不會踏進產房一步的……

    寧老夫人覺得奇怪,不由得百忙之中打量了一眼寧夫人。要知道自己這個媳婦,以前最重規矩。

    產房,或者叫血房,這種地方,是汙穢的。男人不能踏足。

    可此時,聽寧夫人的意思,似乎並不打算攔著寧子珩進去。

    寧老夫人也不是迂腐的。

    雖然覺得孫子進去陪阿臻生孩子有些奇怪。不過……

    “當真?多謝母親。兒子進去了。”

    說完,不等寧夫人回應,已經掙開了寧老夫人,三步兩步的竄進了房。

    寧夫人和寧老夫人對視一眼。

    寧老爺:“……”他才是一家之主,為什麽沒有問一問他。

    他兒子,竟然陪媳婦生孩子去了。

    這若是傳出去……

    剛想到這,屋中穆臻又叫了一聲。

    寧老爺抖了抖,決定還是睜隻眼睛閉隻眼睛吧。

    一個時辰,兩個時辰……

    天亮了。

    終於,伴隨著朝霞,一聲嬰兒的啼哭劃破了晨曦。

    很快,穩婆出門報喜。

    “恭喜老夫人,夫人,老爺,少夫人生了……”

    “是男是女?”寧老爺問道。

    “是位小公子……”

    寧老爺一臉喜色。至於寧老夫人和寧夫人,隻是鬆了口氣。

    對她們來說,不管是男是女,隻要阿臻好好的。

    “少夫人如何?”

    穩婆說情況還好,隻是累極,如今睡了。

    寧夫人突然想起自己的兒子。“少爺呢?”

    穩婆神情有些奇怪,隨便回道……“少夫人生小公子的時候,出血有些多,少爺……見到血,暈了。”

    寧家諸人……

    這成了寧九公子最不想被人知道的事。

    ——————

    寧家少夫人給寧家添了個孫兒。

    這是最近雲郡最津津樂道的事。

    說起寧家……

    簡直就像祖墳冒了青煙。

    當初娶穆臻過門時,還有人嘲笑。

    說寧家要沒落了,娶個穆家女兒,還是穆家不要的女兒。

    如今證明,人家寧子珩眼光是極好的。

    穆臻如今可是皇帝的義妹,皇帝親封的郡主……

    這便罷了。

    冊封郡主的旨意下了不過月餘,又一道聖旨來了。

    封寧子珩為雲郡郡守。

    轄製整個雲郡……

    四大家族中,寧家排在第四位。如今一越成了第一氏族。

    而雲家……

    有人前幾天看到了雲公子。據說雲公子娶妻了,娶了位京城的小姐,據說雲少夫人的娘家以前頗有權勢。隻是運氣不好,站錯了勢力。如今登基的二皇子宅心仁厚,給了雲少夫人父親一個閑職。

    雲家妄想通過聯姻翻身。

    不想反而被連累……

    灰溜溜的回了雲郡。

    而雲家,要想再恢複往日繁盛,恐怕是無望了……

    夏家一直以來,都以雲家馬首是瞻。

    雲家敗了,夏家雖然沒受連累,不過在雲郡,聲望也是一落千丈。

    唯有梅家……

    當初和寧家一起守城。如今梅公子經常和寧子珩一起出門辦事。

    儼然便成了寧子珩的左膀右臂。

    有人無意中聽到過一段對話……

    梅殊對寧子珩說,這輩子算了,下輩子,他一定到的比他早。

    寧九公子露出譏笑的神情。

    然後擲地有聲的對梅殊說。

    這輩子,下輩子,下下輩子,他都休想染指……

    至於染指什麽,便是個謎了。[全文終]

    作者的話:

    終於敲下了全文終幾個字。感覺輕鬆的同時,心裏又發酸。這本文成績很差很差,幾乎沒什麽人看。朋友勸我隨便結了,這麽寫,純屬浪費時間。可我總覺得,既然開始了,便要有始有終……還是寫了九十多萬字。我不敢說自己多盡職,可自認絕對是個負責任的人……

    感謝追文的親,最近好久沒敢去看留言了。一來是留言版太冷了。二來也怕罵……

    追文的親,謝謝你們,打賞的親,謝謝……

    我們約下一本吧。

    下本年後開,是本穿越斷案的文……麽麽噠,我還是會好好寫的。

    生命不息,打字不止……